笔趣阁 > 战神本纪 > 第216章 他爷爷的

第216章 他爷爷的

        高手?&1t;/p>

        这才是真正高手!&1t;/p>

        面对竹冥如此一击,没搞明白呢就被冻结在那儿了,秦辰忍不住地感慨。&1t;/p>

        “师祖,你……你这是做什么?”&1t;/p>

        秦辰在痛苦中挣扎着,眼神里尽是疑问。&1t;/p>

        他已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看到竹冥眼中圆滚滚跳动着的灼人光芒凛冽无情地射向了自己,他不禁寒意袭身闪过几个哆嗦,很浓厚的杀气,难道这老者要……&1t;/p>

        沉默,久久的沉默,竹冥痴痴呆呆的样子竟然流出了几行酸泪。&1t;/p>

        长久的等待,痛苦的煎熬,秦辰的心扑通扑通跳着,犹如十八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他现在已被冻结,是待宰的羔羊,是砧板上的肉,生死就在一线间,就在竹冥的一个念头。&1t;/p>

        “你是怎么得到这金甲圣衣的?”再也看不出竹冥一点点游戏人间的样子。&1t;/p>

        “是昊天前辈的!”&1t;/p>

        秦辰看到竹冥诧异的表情继续解释着,“我在沼泽禁地地的一个地方,碰到了昊天前辈的尸骨,他就把这件解甲圣衣赠给了晚辈,希望我把他的尸骨带到青晨青剑门安葬。”&1t;/p>

        “尸骨呢?”竹冥急不可待地倏忽一声到了秦辰的近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1t;/p>

        “在……在……在我身上,”秦辰咳嗽几声说道,“你解除我身上的冻结禁制,我拿给你。”&1t;/p>

        在秦辰从金丝网内取出昊天的尸骨这一刻,松冥老泪纵横了,他颤抖的双手触摸着昊天的尸骨,仿佛看到自己的父母儿女的尸骨一般,这一幕令得秦辰和章若凝茫然不知所措。&1t;/p>

        “师祖,师祖,你怎么了?”章若凝走过,弯腰小声问道。&1t;/p>

        “噢……噢……噢,我没事……我没事,”章若凝说了三遍,竹冥才惊慌失措地回过神来,抬看向了秦辰,“秦辰,看你刚才的自动防御,说明金甲圣衣你已经滴血认主了?”&1t;/p>

        “没经执事长老们的允许,晚辈就滴血认主了金甲圣衣,这实在是秦辰的罪过,还请前辈不要怪罪。”&1t;/p>

        秦辰先前认为反正昊天尸骨是要给青云请他们鉴定真假的,现在交给竹冥也是一样,可他马上意识到昊天假若是青云的那个昊天,那这金甲圣衣岂不也是要交公?因此主动认错。&1t;/p>

        这次是章若凝神情愕然表现异常了,不敢相信的语气问道:“师祖,这真是一百多年前被正反两派追杀的邪刹昊天的防御法宝金甲圣衣?”&1t;/p>

        竹冥淡淡又有些伤感地说道:“就是那件金甲圣衣,令正邪两派眼羡无比的防御法宝。”&1t;/p>

        秦辰哪里又知道这竹冥与与昊天的干系,那可是这竹冥的亲爷爷。&1t;/p>

        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昊天必定是他的亲爷爷,即使是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可依然血脉相连,时间阻挡不了至亲的人之间的那份永远也抹杀不了的情怀。&1t;/p>

        也许是因为金甲圣衣,又或许是昊天的尸骨,竹冥居然又把秦辰完全冻结在那儿走了,不一会章若凝也带着满腹的疑问走了,她就是想帮秦辰也帮不了,哪能解得了六品的禁制?&1t;/p>

        气得秦辰大骂竹冥老头是个老混蛋。&1t;/p>

        ……………………………………………………………………           &1t;/p>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想家的时候。&1t;/p>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1t;/p>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一个人思念亲人的时候。&1t;/p>

        夜半时分竹冥还没有休息,金甲圣衣和昊天尸骨的出现,注定了今天他有一个不眠之夜。&1t;/p>

        一双耳朵转动确认没人在四周的时候立刻布置了禁制,走到桌子旁神情凄凄地取出三块松色的长方形木牌,分别写着亡祖邓月之墓,亡父邓冥之墓,亡母滕青莲之墓。&1t;/p>

        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擦拭干净,按照长幼尊卑次序排好,邓月排在最上位,左下是邓冥他父亲的,右前是滕青莲他母亲的,并摆放好昊天的尸骨。&1t;/p>

        昊天原名邓月,是他闯出名声后自诩的一个绰号。&1t;/p>

        后来随着名声的渐大,他人变得偏激,邓月就慢慢地被昊天代替了。&1t;/p>

        以至于后辈之中,大多人知道昊天却不知道邓月了。&1t;/p>

        竹冥点燃了九支檀香,恭恭敬敬地依次插在了三个木牌下方,磕了九个响头。抬起头,已是汪汪泪人了,一张童颜的面容哀怨伤心非常,青色长无风自飘。&1t;/p>

        “爷爷,父亲,母亲,又到了夜深时候,你们在那边过得好吗?不孝子孙邓青在这里向你们扣头了,”晶莹泪花迷蒙了双眼,隐隐约约中还有丝丝缕缕的仇恨目光,“父亲,母亲,邓青真是无用,到现在还没能查出到底当年是谁毒杀了你们,又是哪些人杀了爷爷……”&1t;/p>

        话没完竹冥已是泣不成声了,情绪很是激动高亢。&1t;/p>

        “这么多年以来,我还是忘不了你二老临终时的告戒,我确实放不下,我真的放不下呀?为人儿女的,哪有看着自己父母被人毒杀而无动于衷的?你们的要求我真的做不到………”&1t;/p>

        竹冥说着想着,想着说着,想起了父母临终时的告言,设想着不曾见面的爷爷的模样。&1t;/p>

        像个孩子一样地啜泣着诉说着,很是无助很是脆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1t;/p>

        竹冥眼前闪出父母临终时的情景,那天邓冥和滕青莲同时都中了剧毒。&1t;/p>

        当竹冥赶到的时候他们两人就快不行了,只叮嘱了最后一句便闭了眼睛。&1t;/p>

        “青儿,记住什么也不要问,什么也不要查,这是我们应得的报应。我们不要你报仇,你爷爷也不要你报仇,只要看到你平平安安的,我们走得也就心安了,我们死得也值了。”&1t;/p>

        当时竹冥也就是二十刚出头岁,年轻气盛正是冲动的时候,。&1t;/p>

        他父母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傻事,所以才如此警告于他。&1t;/p>

        当时他们一家人的处境确实不怎么如意。&1t;/p>

        一个被整个修真界联合剿杀的邪魔后人,能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又何谈如意二字?&1t;/p>

        竹冥的眼睛有些微红了,声音也有点沙哑了,“爷爷,今天看到你的金甲圣衣和你的尸骨,我太高兴太激动了。这么多年让你一个人孤苦伶仃连安葬都没能够,是孙儿的不孝。等我查出杀害父母的凶手报了仇,我自当追随你们而去,我们一家人一定会团聚的。”&1t;/p>

        竹冥正在倾诉着祭拜着,房间四周布置的禁制被人触动了,他意念一动三块木牌全进了他练制的空间位面里,同时真气运行蒸掉脸上的泪水,恢复了人前游戏人间的模样。&1t;/p>

        “太郎,你来了。”&1t;/p>

        竹冥开门迎进了章太郎,这是他们约定的时间。&1t;/p>

        还有前面章若凝的无理取闹,实则都是章太郎的提前安排。&1t;/p>

        “怎么样,太郎,当年的事情你查得怎么样了?”竹冥早已动了房间周围的禁制。&1t;/p>

        “有劳邓叔叔关心了,经过这几天的探察太郎总算查出了一些头目,基本上已经确定是谁了,只是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证据,等交易会一结束一切也就见光于眼前了。”&1t;/p>

        章太郎和竹冥对面而坐。&1t;/p>

        “这样就好,一切按照你的计划进行,”竹冥看了看章太郎微笑着说道,“太郎,今天你气色不错,看来你的修行已经恢复了八九成了,快冲六品中阶了吧?”&1t;/p>

        “这都是三位叔叔多年的栽培之功,”章太郎也是莞尔一笑,“叔叔,辰儿怎么样了?”&1t;/p>

        “你放心好了,他已被我冻结在房间里严密保护了起来,要想在我这儿找到他灭杀掉简直比杀我还难,”竹冥转而一问,“对了,太郎,我看秦辰好象受伤在身的样子,怎么回事?”&1t;/p>

        “辰儿是身有重伤,我解印的时候纯影剑的剑气刺伤的。而他明天还要挑战擂主,我调查过对方的实力,以辰儿现在的伤势修行根本不可能赢得了他,所以我才请叔叔出手并把他冻结在房间里,以方面我给他修复伤势,也是对他的保护。”章太郎一点也不隐瞒实情。&1t;/p>

        “你小子先让凝儿把他气得爆狂然后又让我冻结他,为的就是先把他的伤势完全打乱,然后再行修复?”竹冥额头猛一皱,“可是这样对他以后的修行会增加很大的阻碍,你不怕?”&1t;/p>

        “事情紧急,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1t;/p>

        “他增加的修行瓶颈我日后会补偿给他的,也会慢慢帮他化去,”章太郎哀叹了一声,“我内心很是不安,我太对不起这孩子了,是我硬把他拉进来的,感到于心不忍。”&1t;/p>

        “有补偿就好有补偿就好,我们青云可不能对不起他,他可是我们青剑的大恩人!”&1t;/p>

        竹冥眼前光芒闪烁,精神矍铄忽感慨。&1t;/p>

        “秦辰这孩子确是修真奇才,半年时间就突破青剑四品,恐怕在我们青云的历史上也没几人,我们一定要大力扶持他并光大我们青晨青剑门才是,千万不能让人说是非道长短。”&1t;/p>

        “这我知道,多谢叔叔提醒,”章太郎对这竹冥今天的话有些诧异,感到很是别扭,“叔叔,真是麻烦你了,让你唱了个大黑脸,辰儿的那几个朋友怎么样?应该不会有危险吧?”&1t;/p>

        “不会有事的,别人要找的是秦辰,找不到他们自然也就没事,另外我还特意知会了巡逻队员,我们青剑也派出了一小队人保护他的那几个朋友,”竹冥头一摇苦笑着说道,“这么一闹他竟然成了正邪两派都要找的人了,正派要追杀他,邪派要拉拢他,这小子真是不容易!”&1t;/p>

        其实外面的情形果真如章太郎两人所谈的这样,。&1t;/p>

        不到半个时辰,秦辰的房间四周就先后出现了六拨不名人马窥视,同时想拉拢邀请他的信笺在门口又堆了满满一大桶,足有百封之多,当然怒骂他的信笺也有几十封。&1t;/p>

        &1t;/p>

  http://www.biqubook.com/29_29338/100144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