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陈岩传信 宝龟西来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陈岩传信 宝龟西来


  亭前。

  正是松月相对。

  枝叶之间,昏溟幽深,弥漫着淡淡的烟水。

  冷光自上而下,落在藤萝悬垂的小径上,淙淙的泉水和飒飒的风声交织在一起,夹杂雨晴后的蝉鸣,有一种静幽美丽。

  阮幽珠坐在莲花台上,细眉蹙起,眉宇间有少许犹豫。

  这个时候,已经有两人表态。

  只是无论是孔任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稳若磐石,还是周如华的大胆进取,冒险一搏,都是很大方面和他们身后的宗门息息相关,牵一发而动全身。

  可对自己的参照,可谓寥寥无几。

  云长生坐在角落中,一身简单的青衣,耷拉着小脑袋,像是在数蚂蚁,似乎是感应到阮幽珠的目光,这位太玄门的阳光少年抬起头,看了一眼。

  “云师弟,”

  赵宛然头戴星冠,身披华丽的法衣,手持玉如意,星辰扶摇,顾盼之间,自有威势,他笑了笑,问道,“对于紫阳是否能重登帝君之位,你怎么看?”

  他的语气平和,如同对同辈天仙。

  原因并不复杂,因为云长生出身于太玄门,又手持造化封魔剑,有这样的地位。

  “我不知道。”

  云长生剑心通明,有一说一。

  “哦。”

  赵宛然笑了笑,星冠之下,圈圈晕晕的光晕流转,呈现紫青,如同万千的星神端坐,口吐真言,道,“我看云师弟怡然自得,还以为师弟已经成竹在心了。”

  云长生腼腆一笑,坐直身子,背后隐有剑鸣,绽放灿白之彩,贯通四方,道,“等门中师长问了,我就有答案了。”

  “嗯?”

  对于这话,就是清冷若莲花的栖宁郡主都是微微讶然,觉得自己听不明白。

  云长生眸光清亮,纯真无邪,道,“等门中师长问我了,那时候,我想到什么就是什么。”

  “这个,”

  在座的天仙听完,都是愕然,须臾后,若有所思,这可不是简单的碰几率,而是剑心恒一,空明返照,以冥冥之中的牵引,直指根本。

  其中的玄妙,不可言,不可说,不可见。

  或成,或不成。

  栖宁郡主螓首低垂,鬓角插花,摇摇摆摆,有着余香,到现在为止,在场已经有三人有了决断,或是以宗门为主,或是用剑心叩问,可一点相同,都认可帝君之位扑朔迷离,紫阳重登的机会并不是板上钉钉。

  “我该怎么决断?”

  栖宁郡主顶门上灯火一盏,点亮希望,她在门中的话语权不小,所做出的判断影响更大,更得慎之又慎。

  赵宛然环视全场,眸子黑幽,星河在望,忽然问道,“太冥宫的陈道友未来?”

  “这个,”

  周如华面容平静,他可没有什么王不见王的意思,道,“陈道友神出鬼没的,自从上次一别,我就没有见过他了。不过这次我通知了三圣门和天上仙府的道友,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联系上陈道友了。”

  正在此时,只听一声清音响起,远远传来,像是金石一般,回响左右。

  众天仙若有所觉,抬起头。

  下一刻,

  就见亭前的虚空倏尔裂开,刚开始之时,只有半尺,宛若竖瞳,须臾之后,不停扩大,化为百丈,其中金灿灿一片,宛若黄金海洋。

  在里面,有一架飞宫沉浮。

  咔嚓,

  宫门打开,走出一个少女,她头戴宝冠,身披玄衣,脚下宝龟,一手持宝镜,一手握莲花之旗,威严肃穆。

  栖宁郡主看着来人,见她乘龟行来,顶门上是千千百百的神光落下,若华盖下垂,连络成帷,晶莹剔透,细密的经文若隐若现,神秘非常。

  她美眸一亮,认出根底,开口道,“可是金母元君的传承人?”

  “在下李清水,见过诸位仙尊。”

  李清水翩然向前,屈膝万福,裙裾摇摆,不卑不亢。

  “李道友,”

  栖宁郡主起身还礼,面上带笑,她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都是女仙,先天亲近,另一个方面是金母元君和她背后的宗门颇有渊源。

  李清水干脆利索,没有拖泥带水,进入亭中,简单寒暄了几句后,就直奔主题,道,“我这次来,是受太冥宫的陈岩陈道兄所托,他不便前来,就让我带一句话。”

  “陈岩,”

  在场的诸位天仙听到这两个字,都是神情肃然,他们口中不说,但都是天之骄子,仙中绝顶,自有傲气,可不得不承认,太冥宫的陈岩高出一头。

  对于这位太冥宫年轻一代光耀千古的人物的话,他们可以不听,可以不信,但不能够无视。

  周如华吸了口气,顶门上宝光流转,层叠花开,道,“李道友请讲。”

  李清水坐在宝龟上,裙裾散开,和龟壳上的花纹映照,周匝是粼粼开的水纹,她道,“陈岩陈道兄讲,要是诸位相信他,就押宝紫阳能够重登帝君之位。”

  李清水接着说话,道,“陈道兄认为,紫阳上位,有十之七八。”

  “十之七八。”

  在亭中端坐的天仙听到这四个字,或是蹙眉,或是抬目,或是握紧手中的拂尘,很显然,这不是言之凿凿,但已经是信心满满的。

  “诸位,告辞。”

  李清水说完之后,不再停留,她团团一礼,然后玉足一点,她座下的宝龟周匝的水纹荡开,层层叠叠,如同烟霞,踏空而起,重新进入飞宫中。

  轰隆隆,

  闷沉沉的雷音中,飞宫飞入虚空裂纹,须臾后,如同竖瞳般的裂纹由浓转淡,很快就消失不见。

  来的匆匆,去的果决。

  亭中安静下来。

  有枝叶的冷光,浸过小窗,到地面上,如同鱼龙舞。

  好一会,周如华踱着步子,妙音叮当,串串涌珠,道,“陈道友真是很自信啊,十之七八,这个我们都是没有想到的。”

  其他人都是暗自点点头,不管是他们要给宗门怎么汇报,有怎么的立场,但都是觉得帝君之位的争夺扑朔迷离,混沌一片,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可是陈岩的话,却完全不一样,话语虽少,但流露出一种肯定,言之凿凿,不会改变,真是让人非常意外。


  https://www.biqubook.com/0_2/104927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