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暗流涌动心思异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暗流涌动心思异


        天庭。

        阶下桐叶,森绿幽然。

        周匝竹树葱蒙,藤萝垂地,瑶光折射入内,影子参差。

        青衣帝君顶门之上,庆云流转,幽幽深深的水光弥漫,冷寂无声,他踱着步子,看向深处,在那里,紫青横斜,层叠澎湃。

        云气天光激荡,圈圈晕晕的。

        每一层,在中央都有神灵,吟唱神咒。

        字字珠玑,摇曳生姿。

        光耀千古,冲霄明亮。

        青衣帝君看在眼里,目光晶莹,隐有莫名之意。

        在此时,只听玄音清越,鹿鸣呦呦,漫天五彩云气流转,化为华盖,高高举起,照亮所有,南天混元帝君骑着梅花鹿,翩然而至。

        “道友,”

        南天混元帝君抵达之后,自梅花鹿上下来,随手将之系在木桩上,然后大步向前,面容上有光,晶晶莹莹,道,“真没有想到,蟠桃会还有这样的作用。”

        “是啊。”

        青衣帝君收回目光,看向南天混元帝君,大袖一挥,天庭的景象化为卷轴,徐徐拉开,里面天运激荡,龙腾虎跃,说不出的玄奇,道,“我们这样的举动,居然引动了纪元天运的爆炸,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天庭都会气运大涨。”

        “气运鼎沸,”

        南天混元帝君哈哈大笑,神态潇洒,云袖之上,丹烟微合,良辰不再,道,“对于我们来讲,是大好事。天庭气运鼎沸,我们也正好水涨船高。”

        南天混元帝君眸子之中,精光四射,意气风发,道,“借此天运,我以前有点晦涩艰深之处,正好用此机会,推演出来。”

        南天混元帝君走来走去,衣袂飒飒,道,“当时同意瑶池之主举办蟠桃会,真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好处。”

        “群贤毕至,众人来聚。”

        青衣帝君抬起头,看向天庭,紫青翔集,龙虎来聚,道,“这样的反应,真是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对了,”

        南天混元帝君此来,可不只是来闲聊的,他说了几句后,开口道,“这样一来,关于紫阳的根底,我们能够更快一步看出来。”

        “是。”

        青衣帝君点点头,答道,“我昨日还和东玄道友讲过,这次紫阳藏得再深,我们也可以推算出他的根脚。”

        “紫阳和玄门的关系,甚至和太冥宫的渊源,”

        南天混元帝君踱着步子,法衣之上,竹木交晕,浓绿如露,道,“我们拭目以待吧。”

        “道友,”

        青衣帝君不再说这个,而是提起另一个话题,道,“这次蟠桃会,佛门来人不少啊。”

        “对。”

        南天混元帝君眸子有光,炯炯有神,道,“佛门对这次的蟠桃会很重视,会有很多的佛陀前来。”

        “是这样。”

        青衣帝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眸光闪烁。

        “我先告辞了。”

        南天混元帝君又和青衣帝君说了几句,主要是最近蟠桃会前天庭的事务后,然后告辞离开。

        青衣帝君待对方走后,他收回目光,在松下端坐。

        周匝朱璎宝络,海潮涌起。

        夕阳倒蒸下来,郁郁青青。

        青衣帝君一个人,并不说话,四下静幽,悄然无声。

        好一会,这位帝君才抬起头,眼睑之上,有璀璨的光,喃喃道,“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地藏啊,地藏。”

        青衣帝君拢在袖中的拳头攥紧,紧紧的,前所未有。

        对于他来讲,弄清紫阳的底细很重要,维护天庭的利益也很重要,但最为重要的是,能够斩杀佛门的地藏。

        因为这不是简单的善恶,也不是简单的仇恨,而是关系到他的成道之路。

        斩杀对方,才可功成。

        “地藏,”

        青衣帝君吐出这两个字,非常冰冷,有着森然的杀机,他展袖雷动,唤来道童,进行吩咐,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布置。

        忘神山。

        琉璃宝地,金光激射。

        功德池之上,莲花盛开,冷香碰撞,寂静无声。

        不同的光折射,凝成宝杵,香炉,金轮,佛珠,等等等等,千姿百态。

        佛篆如金,洋洋洒洒。

        圣天佛垂眉而立,眉宇间有毫光,照彻三千大世界,他耳朵一动,听到无量的声音,天庭上下的举动,不少都传入耳中。

        他静静看着,静静听着,不停地思考。

        天庭的蟠桃会,牵扯的因果实在太多。

        这个聚会,可能是整个纪元之中都有数的大事件了。

        “是时候了。”

        普世佛眸子一动,自天庭而落,望向东荒方向,当日他趁着几位金仙道祖离开此方宇宙的时候布置的棋子,也是时候动一动了。

        话音落下,他手一指,有莫名的光落下。

        幽水。

        光不可鉴影,折叠时空。

        错综复杂的线条勾勒,呈现出诡异的黑白,像是迷宫。

        人落其中,会有所迷失。

        不分东西南北,不见自我真心。

        这个时候,在从来无人的幽水中,浮现出惨白的灯芒,莹莹一点,其上有人影摇曳,有声音传出。

        说话的人,身材颀长,背对天穹,仿佛永远藏在黑暗中,不让人看到正面,声音有一种沙哑,道,“天庭举办的蟠桃会的声势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整个纪元都被撬动,诸天万界的各大势力纷纷入场,好不热闹。”

        “这样的热闹,可少不了我们。”

        又一人开口,声音听不出男女,只见白影飘飘,眸子之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冷漠,道,“现在纪元之中,天运激荡,聚于天庭,固然让天庭有勃发之姿态,但同样是打破了平时不少的篱笆和屏障。”

        “这个时候,我们也可以去天庭走一走,看一看。”

        “说的不错。”

        第三人出现,整个人没有形体,只有像是张开的庞大无匹的嘴巴,露出森然的牙齿,每一根都有山岳大小,道,“要是在平时,天庭上下,还真不好进去,这次有机会了,当然得走一走。”

        “准备一下吧。”

        幽水中的动静,由大变小,到最后,微不可闻,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可实际上,一股暗流涌动,直指天庭。

        而陈岩不管其他,只在等待宗门的消息。


  https://www.biqubook.com/0_2/121401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