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东荒行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东荒行


        陈岩告辞之后,回到自己所居的小亭。

        亭四面轩窗,松风森森。

        右面石凸似屏风,上生花纹,古朴清幽,光可鉴影。

        天上光的斜照下来,照在石屏风上,反射入亭中,映出陈岩的神情,沉凝如水。

        他手握玉如意,看着外面猿猴腾跃,鹤饮请示,一动不动。

        “看来真要下去走一走了。”

        好一会,陈岩自亭中云榻上起身,来回踱步。

        紫阳道人说的不错,只要紫阳出任东御中,开始掌管具体事务,自己在天庭的挥空间就变得有限。

        不如下界走一走,见识一下天运鼎沸之下的气运之子们,倒是一番不错的经历。

        再说了,三十三天奇遇井喷,不能入宝山而空手归。

        想到这,陈岩了一封金书给徐有志后,就简单收拾一下,从从容容,要出天庭。

        他身上有紫阳令,即使是紫阳已经不是帝君,但权限依然不小,所以路上平平静静,没有人对他打打杀杀。

        待出了天庭后,陈岩大袖一摇,一点金芒自其中跃出,迎风而涨,化为恢宏的天宫,宝阶玉柱,雕梁画栋,威严肃穆。

        周天神将手持三尖两刃刀,骑着雷霆巨兽,绕殿而行,来回巡逻。

        正是飞行法器,大哉九真天玄宫。

        陈岩扶正道冠,进入天宫,来到中央,石壁森立,下有深潭,周匝是松柏翠竹,高梧青青,水流之音,终日不绝。

        肉呼呼的大娃娃在咿咿呀呀叫唤着,跑来跑去,不时还摔个跟头,弄得小兜肚上满是泥土。

        平静,安详,自然,惬意。

        有一种与世无争,有一种翩然出尘。

        陈岩深吸一口气,稳稳坐下,逗弄了一会好久没见的大胖娃娃,整个大哉九真天玄宫倏尔一转,向东荒而去。

        大哉九真天玄宫风驰电掣一样,一日千里,很快就抵达东荒,到了幽云罗域地界。

        刚到地界,已经得知消息的白凉凉已在等候。

        只见一段时间不见,这个少女依然美丽,素裙罩身,四下有青青的风,自水面上来,氤氲化形,吹在她的宫裙上,隐见晶花。

        见陈岩出来,白凉凉笑靥如花,敛衽行礼,道,“见过陈副殿主。”

        “白师姐好久不见。”

        陈岩还了一礼,笑道,“见你修为精进,可喜可贺。”

        白凉凉心头高兴,玉足踏着莲花,徐徐而动,却谦虚地道,“只是小有奇遇,比不上其他人。”

        两人说说笑笑,一路而行。

        不多时,来到正殿。

        入座之后,白凉凉在袅袅的烟水中,吐字清晰,将最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陈岩没有说话,听得是津津有味。

        在天庭的时候,他可以自用紫阳帝君的权限和山门的东方朔沟通,因为山门中有强横的存在坐镇,覆盖时空。

        可是他却很少和幽云罗域的诸人通信,原因也简单,幽云罗域连一个天仙都不存在,万一被天庭查到蛛丝马迹,就会坏了大事。

        在天庭,行事要谨慎小心。

        足足半个时辰,白凉凉才讲完,她抬手取来一杯灵茶,抱在掌中,嗅着淡淡的茶香,道,“磕磕碰碰的,算是还顺利。”

        “顺利就好。”

        陈岩刚刚开口,蓦地感应到一种心悸,只是一闪而逝,他疑惑地抬起头,看向远处,依稀是镇海神针的所在。

        “镇海神针?”

        陈岩微微愕然,然后压下了心中的惊讶,恢复平静。

        白凉凉没有注意到陈岩的异常,她纤纤玉手握着翠羽茶盏,花纹如鹤,翩翩其影,笑道,“虽然没出大失误,但我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陈副殿主能够回来主持,我真的长舒一口气。”

        陈岩能够听出对方的实心实意,不过他还是摇摇头,道,“我只是回来转一转,很快就离开。至于幽云罗域的主持,你一个人担着,确实是力不从心,我来之前已经跟宗门的斗圣仙尊沟通过,门中会有安排。”

        “那就好。”

        白凉凉长出一口气,虽然在幽云罗域中大权独揽的感觉很令人陶醉,但是她从来都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凭借自己的修为和手段很难应付越来越复杂的局面。

        自己最好的位置是副手,而不是独当一面。

        要是自不量力的话,是自己吃苦果。

        陈岩过了一会,问起镇海神针的具体情况。

        天庭,太阳神宫。

        宫殿巍峨,连绵成片。

        金灿灿的光晕自檐下垂落,和庭中的绿荫相映,还有庭阶前灵芝四下,摇曳着香气。

        太阳神君负手而立,衣袂飘飘。

        他容颜俊秀,双瞳如火,正是意气风之时。

        园中早已经布置好了酒席,美酒佳肴,非常丰盛。

        天上飞的,水上游的,6地上跑的,应有尽有,数不胜数。

        此时,太阳神君面上带着笑容,看向外面。

        不到半刻钟,有脚步声响起,走进来一个青年人,剑眉朗目,鼻直口方,身上大红袍,上面绣着火麒麟,御火焚烧。

        青年人大踏步过来,看上去很有气势。

        “哈哈,”

        太阳神君见到来人,大笑着迎上去,朗声道,“飞云小子,何故迟迟不到啊,我都等了大半天了。来来来,必须得罚酒三杯。”

        太阳神君将来人引到宴席上,吩咐道童一声,开始斟酒。

        来人真的是连饮了三杯,然后放下酒樽,看着对面太阳神君意气风的样子,叹息一声,道,“你最近的日子是真的舒坦,帝君改革后,你的权力大增,是扶摇直上啊,快要和我们这些老朋友不是一个层次的了。”

        “老友啊,苟富贵,勿相忘啊。”

        “你啊你,”

        太阳神君和来人是熟人,当然知道这是小风凉话,他并不在意,只是看着好友的神情,稍一沉吟,道,“看你这一脸倒霉相,莫非是吃教训了?”

        太阳神君像是现了新世界,笑道,“你这家伙,是又做错了事,被仙尊训斥了一顿?”

        “我能做错什么事?”

        飞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有气无力地道,“还不是仙尊没有上位东御中,憋了一肚子气,现在拿我出气呢。”


  https://www.biqubook.com/0_2/93639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