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 第两百章 弥天大谎背后的阴谋

第两百章 弥天大谎背后的阴谋


  接下来,朱铨继续进行采访:
“丁院士,我们知道在科学界不仅有您反对,也有其他反对和怀疑的声音。但是给我们的印象是,因为IPCC这样一个研究的组织,它也是各国的科学家在一起,拿出一份报告,而且也是因为有这个报告作基础,全世界的国家会到那里去一开个气候的大会,所以给我们普通民众的印象,它是得到所谓“主流”科学界的认同的。”
朱铨在说道“主流”两个字的时候特地举起两只手在脑袋两边打了个引号。
丁院士反问道:“科学家有主流吗?”
朱铨笑了笑,引出了下一个问题,道:“我觉得没有!可是很多人却误以为有,就像IPCC的结论,我们如果不深究的话,那经过这么多年铺天盖地的宣传,我们自然的就认为这是对的。”
丁院士长叹一口气,道:“并不是所有权威机构做出来的结论就是对的。更别说IPCC这个根本就不是权威机构。
所谓的“主流”科学家,难道是根据人多人少来定的吗?
不,不是的!
科学是真理的判断。”
朱铨赞同的点了点头,附和道:
“丁院士您说的太对了。
这就像哥白尼的日心说,当然了,现在我们知道了太阳也不是宇宙的中心,但是在当时,这个可是巨大的突破,将“地心说”给推翻了!受到了当时的所谓的“主流”科学界的残害。
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现在西方法大大国家鼓吹的这些理论都是错的!
他们用设计一套有利于自己利益的模型,得出一个有利于自己的结论,然后告诉我们说‘现在已经是到临界值了,我们人类排放出了一大堆二氧化碳气体,导致全球的气候升温。我们必须减排...’。
他们实际上是说‘我们发达国家已经发展好了,你们发展中国家不能发展了’。
丁院士,我可以这样认为吗?”
丁仲礼院士面色一凝,话音很是郑重,说道:“它们不会明着说的,它们会用一种异常巧妙的方式来做到你刚刚说的这一切。
我们环顾这整件事情的发展,那就是通过媒体鼓吹“全球变暖”,接着再用看似专业的研究来证明,并同时拍摄大量关于“全球变暖”的灾难片,这“三步走”的战略慢慢的灌输给普通民众。
而等到全世界都共识“全球变暖”这一假的事实时,就推出了所谓的“碳排放权”这一虚拟资源。”
顿了顿,丁仲礼院士继续讲解道:“所以理顺了这整个事件,我们就很轻易的就明白了它们的目的何在。”
“想维持它们的霸权地位,实行垄断的政策,遏制住我们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势头...”
朱铨说出了丁仲礼院士话里面隐藏的意思。
这也是先前在一开始采访时,丁仲礼院士浅尝辄止的话。
“那您是怎么发现的呢?”
朱铨疑问道。
丁仲礼院士没有直接回答朱铨的问题,而是开口说了其他另外一件事情:
“我在看到IPCC通报的研究结果时,我看到他们的的遣词造句,处处都是“大约”、“可能”、“疑似”、“或许”...这些根本不存在准确的词汇,甚至于连最后的结论也是以“很大可能”为副词。”
朱铨引申并总结概括道:“您的意思是,您在没有开始研究的时候,仅仅看了这一份报告,就发现了不对劲,才着手研究?”
“研究是一直在研究的,只不过那份报告的出现加速了我的研究速度。”丁院士回答道:“这个报告,任何人看到了原文,都会觉得匪夷所思吧!疑点满满吧!可就这样的一份报告被西方媒体却称作了“权威调查结果”,是不是背后的“阴谋”更盛?”
“这背后的阴谋就是您之前告诉我们的那些!”朱铨再次点题,并继续发问,试图让丁院士详细的讲解一下:“那这份报告的结论,并不是一个事实判断,而是一个价值判断,并包装成了“事实判断”。”
丁仲礼院士对于朱铨的专业归纳总结很是满意,这两厢一对比,简直就看出来了柴静儿与朱铨在思想境界上的差别。
倒不是说朱铨在学识山比柴静儿高多少,而是说“屁股正”带来了“角度正”,从而得到的“观点与结论正”。
公知、香蕉人等这些崇洋媚外的人,在他们的角度上来看,替他们的主子着想,为他们的主子发声,那是再正确不过的事情了。
所以,就算再怎么跟他们解释,所站的立场不同,那他们也还是没有办法认同的。
所以,这期访谈节目的播出,就算为了要压制这些公知们的声音,拉拢更多的普通民众的认同。
起先,国视方面是不打算进行重录节目的,就直接是用柴静儿采访的这期视频进行播放。
理由很简单。
虽然柴静儿的立场不正确,但是丁仲礼院士在采访中完全压制住了柴静儿,将柴静儿的话鄙视的无以复加。
这样子一来,极大地振奋了华国民众的爱国热情。
只不过,《苍穹之下》曝光了出来,柴静儿的节目全部取消并屏蔽,所以朱铨这才得以临危受命,作为一颗坚定的红心而战斗。
因此,之所以要强调这只是一个价值判断,是因为在IPCC报告原文中,并没有100%地确认气候变暖就是由于人类活动产生二氧化碳带来的结果,也没有精确的数据表明二氧化碳到底对气候变暖有多大的影响。
但是对于未来排放空间的计算却要建立在二氧化碳升温效应的基础上。
根据“2度”阈值的共识,到2050年,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的最高峰值只能控制在450PPM以内。
也就是说到2050年全球二氧化碳的最大排放空间是大约8000亿吨。
丁仲礼院士讲解道:“当我知道二氧化碳排放的总量以后,我就马上意识到,这个数量是非常非常小的。
也就是说比如说我打一个比方,我们现在是人均排放1.4吨碳,不是二氧化碳,二氧化碳和碳是有个3.67(倍)的系数,如果是450PPM这个目标定下来以后,那么今后的人均排放量只有0.8吨碳。”
朱铨问道:“就是说,0.8吨碳这是一个天花板,对吗?”
丁仲礼点了点头,肯定道:“对,一下子你掉下来,就是从你1.4到0.8,这个是人数还不能变,还是65亿人口的时候,如果人口还要增加的话,你这个数字差距还要往上升。”
顿了顿,丁仲礼义正言辞的总结道:“我们赞同华国减排,但是决不能按照哥本哈根气候大会那种对华国经济发展极为不利的方案减排。”


  https://www.biqubook.com/11749_11749063/557692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