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激烈的自由辩论

第一百七十三章 激烈的自由辩论


  辩论比赛是分为几个环节的。
第一是立论阶段,即由正反双方一辩发言,开篇立论,也就是要以逻辑清晰、言简意赅的语言来论述己方的观点。
第二是驳立论阶段,即攻辩环节,由正方二辩开始,正反方交替进行,两轮为止。
第三是自由辩论环节,在开始这一环节前,双方选手各有三分钟的时间进行战略的部署与讨论,每个辩手都可以发言。
第四是结辩环节,各自队伍推选一人进行总结,但一般都是选择各自的四辩。
这就是一场辩论比赛的环节大致步骤。
刚刚随着余磊的发言结束,辩论赛的第二个环节也结束了,所以才会有三分钟的休息时间。
趁着这仅剩的三分钟时间,华国队的几人赶紧在台上围在一起商议接下来自由辩论的对策。
姜丰一脸严峻:“我们现在看似占优,对方也出现了一些纰漏,但是我们不能放松警惕!要知道,来马队的四辩古月彪还没有上场呢!”
余磊点了点头,赞同姜丰的话:“那个四辩一定是接下来第三、第四阶段的主力,我们必须要想好办法堵住他。”
蒋舸也是发表了自己的“很多时候都是这个叫古月彪的四辩选手力挽狂澜,帮着来马队获得最后的胜利的。”
“后路虽然现在封死了,可对于古月彪这个选手,不可不小心提防啊!”余磊小声道:“我刚刚发言的时候,看到他好像挺胸有成竹的样子。”
三人像是感叹了一番对面来马队还未出场的四辩古月彪实力的强大,给自己,也是给其他人打打预防针,不要以为现在场面占优就骄傲。
胜利离得还远呢!
接下来两轮的挑战,更大!
姜丰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的朱铨,问道:“朱铨,你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对方在理论的时候,没有下决心争夺定义,或者对定义之争的惨烈性估计不足,在自由辩论的环节,他们一定是会竭尽全力的跟我们争夺的。”
“不过对方无法解释我们提出的“诸多和金钱无关的恶”,论定义的话,他们争夺不过我们,已经失去了先机!”
余磊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而且,他们对我们强行归类的论证方法没有任何基于逻辑上的反驳,我们是不是可以就着这个点来打?”
“可我们也有弱点啊,没有能够讲清楚到底“恶之源”是“贪”还是“不理性”。”
姜丰蹙着眉头,道。
朱铨沉吟道:“所以,我觉得我们接下来的战略就是“回归咱们的优势战场,不要在其他方面对他们做纠缠”。”
“你是说开始回到“金陵大屠杀”等“没有金钱的恶”上面,牵制对方节奏,不纠缠什么是“贪”,什么是“不理性”吗?”
姜丰明白了朱铨的意思。
“这样的思路,赢面确实大!”
余磊对这个方案表示的赞同。
“那我也赞同!”
蒋舸同样投了赞成票。
在辩论当中,四个人的团战必须要统一思想,也就是“劲往一处使”,不分散开来,才会使得自己队伍有最锋利的兵刃以及最敦实的盾牌。
可攻可守!
所向披靡。
在接下来的时间,众人又商量了一下措词,以及强调了自由辩论时的立足点,三分钟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
主持人岑萦控场道:
“观众朋友,欢迎继续收看2019年国际大专辩论会第一场半决赛。
现在呢,又是双方辩友施展辩才的时刻了,马上要进行的是自由辩论。
在自由辩论当中,各队都有4分钟的发言时间,必须交替发言。
我们先从正方来马队开始,请。”
来马队首先出场的就是那位被姜丰等人深深忌惮的古月彪,一开口就语出惊人:
“对方三辩刚才谈“贪”,请问“贪”字怎么写?
上面一个“今”,下面一个“贝”。
“贝”是什么意思?
还是钱嘛!
我请问对方辩友一个你也很熟悉的问题,所以请不要回避。
请问印/尼前总/统苏哈托,是什么力量使他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不可以两全的呢?”
我类个去!
将这么敏感的问题吗?
不怕被四零四了?!
古月彪不愧是古月彪,他的大斧早已饥渴难耐了。
姜丰起身回应道:
“是他个人的贪念。
我想苏哈托却不会说,由于是钱的诱惑,我个人无罪吧。
我倒是对对方一辩提出的整个立论架构很有兴趣,他说今天人为恶不是本性使然,是钱诱惑他的。
那我想请问对方辩友,那钱还没发明之前,世界上有没有万恶呢?”
姜丰的回答很简短有力,用贪钱解决周玄毅的第一板斧,然后反问钱诞生之前世间的万恶是如何产生的。
又一次的强调了刚刚己方三辩余磊在发言时说的那句话,钱在没有出现之前,有已经有了罪恶。
依旧是古月彪,随即起身道:
“原始社会到底有没有恶,伦理学上有争议。
但是没有争议的是什么呢?
是钱产生之后,恶的种类,恶的形式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犹如“黄河之水滔滔来,奔流到海不复还”呐!”
古月彪间接的回避了姜丰提出来的问题,直接以一句“有争议”略过。
这是一种投机的方式!
或许是他没有想好,到底是该如何正面的回答!
余磊似乎发现了对方的漏洞。
既然你回避问题,不正面应答,那就继续问,问道你没话可说!
余磊开口厉声道:
“对方认为在原始社会钱还没有出现的时候,那种伦理还有争议。
真的是有争议吗?
难道肚子饿了就杀/掉同类;看到性/欲起来就侵/犯女性,这种罪恶还叫作有争议啊?
对方可还真会美化呢!”
这是对方三辩起身回答的问题,道:“这叫作动物性,根本就不是人的善恶嘛。”
顿了顿,对方三辩继续说道:
“对方同学刚才对苏哈托的问题,告诉我们是贪念,贪什么呢?贪钱。
那我再请问您,又是什么力量使得色/情/网站如洪水猛兽一样打击东方各国原本纯朴的本土文化的呢?
请正面告诉大家吧。”
朱铨不甘示弱,起身达到:
“所以其实对方辩友是告诉我,人在钱还没有出现之前,是兽性。
也就是钱还没出现之前,人根本就不是人,人是动物。
这样的逻辑大家可以信服吗?
再者,对方说人没有恶的本性。
那请问,贪婪是不是恶的本性?是不是人的本性呢?”
用对方之盾当成自己之矛,这样的机智还真的是少见呢!
朱铨立刻把“否定动物性导致的恶”归结为“否定人的本性里的恶”,并且趁势转换了辩论的方向,带着来马队往己方的战场上而去,宣告了自由辩第一阶段的胜利。
而朱铨这样的应对也是第一次让古月彪正视了自己:
敢情华国队的新二辩选手,还是比较厉害了啊!
就在古月彪想入非非的时候,朱铨没有停,继续问道:“我想请问对方辩友,对方说人没有恶的本性,那请问,贪婪是不是恶的本性?是不是人的本性呢?”
古月彪:“我方已经说了,连“贪”字下面都有个“贝”字,那不是表示对钱的贪欲吗?”
朱铨淡然一笑,道:“有一个“贝”字,就是为了钱。
好,那我们今天“辩论员”的“员”字下面也有一个“贝”字,你是说我们大家都是贪钱的人喽?”
...
一时之间,朱铨与古月彪针锋相对,你来我往之间,几乎是两三秒就站起来说一句,偶尔穿插这其他辩手的辩论。
交锋来回之快,令人震惊!
“我已经是懵逼的状态了!”
“我乱了!”
“我已经跟不上了!”
“什么鬼?!我这刚刚听完话,还没有开始理解呢,就有了新的回答?”
“不知道怎么说,我只能称赞“666”。”
...
不仅仅是观众们“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就连来马对的辩手们也在这丫激烈的交锋当中出了错。
甚至于都出现了“钱多,这叫钱多烧得慌,冲昏了头脑啊!”,这样子的言论,让观众们一下子就从这激烈的交锋当中出了戏。


  https://www.biqubook.com/11749_11749063/558238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