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 第一百一十章 《深夜恐怖》收听率是...

第一百一十章 《深夜恐怖》收听率是...


  朱铨愣了愣神,仔细思索一番,再次拿起纸笔来,写道:
“小力,你好,我是朱铨。你写的信,我收到了,十分感谢你对我的支持。
但是,身为初中生的你,现在学习与休息是最重要的,不能为了听我的《鬼吹灯》而影响到自己的学习与休息,让第二天还需要上课的你打瞌睡。
以后还是要早点睡觉,听妈妈的话,不要熬夜了。
此外,你也不用担心听不到《深夜鬼故事》的节目,我们在直播后会将这个音频上传到国广的官网以及各大音频类APP中,可以在那儿听录播。
另,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是朱铨写的第二封回信。
接着朱铨又满怀期待的拆开第三封信件:
“...我听完今天的这个故事才知道我之前听的是什么垃圾!呜呜呜...能不能再延长一个小时?两小时的内容根本不够听啊!...”
第四封:
“我是咱们《深夜恐怖》节目的忠实听众,每天都是听完这个节目后睡觉的,但今天我睡不着了!
一来是觉得有些害怕,总感觉自己置身于墓地一般;
二来是心痒难捱,总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这接下来的剧情。
所以,求延长节目时间,两个小时不够听啊!!!”
得,又来一个要求延长节目时长的听众。
朱铨笑了笑,顺势又拆开第五封信:
“这部《鬼吹灯》是我听过的最有意思的恐怖灵异小说了,支持!”
...
朱铨接着又拆开其余几封信,无一例外的,都是对自己所演播的《鬼吹灯》进行的好评。
这里面有夜班的公交车司机,有医院的医务人员,有喜欢灵异探险的年轻人,而他们提出来的诉求都是隐含着要朱铨多播一个小时。
朱铨对这样一个合理的要求自然是举双手支持的,毕竟多播一个小时就可以多拿一小时的钱。
这对于囊中羞涩、再怎么豪迈也只能是抽三块五一包的红塔山的朱铨来说,已经是相当不菲的工资了。
朱铨一一看完后,又挑出两封有代表性的信进行了回寄。
写完后,朱铨拿着那四封信,找到刚才那个分发信件的女文员,让她帮忙贴上邮票,给那四个听众回信过去。
道了声“谢谢”后,朱铨点开《深夜恐怖》栏目组的节目邮箱,查看起那些没有寄信,而是发送网上邮件的听众们的来信。
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
在《深夜恐怖》中没有长期加入听众现场来电的环节,并不是在技术上做不到,而是说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基本上都是播放的录音,只是在偶尔真正直播的时候才会开启接听听众来电的环节。
所以为了与听众们交流,就得依靠他们的来信,以及邮箱的邮件。
甚至于安排了文员在各大音频APP中,搜索那些有价值、有意义、有深度的评论,然后汇总给主持人,让他们在直播时讲述出来,从而拉近与听众们的距离。
而就在昨天,朱铨正式接管了《深夜恐怖》后,刚刚已经有人给了朱铨节目的邮箱账号与密码。
在输入正确,敲击回车键登陆后,朱铨发现,那邮箱中的未读邮件竟然多了一百三十多封。
厉害!
看来听《深夜恐怖》的年轻人也蛮多的啊!
发送邮件来的基本上都是以年轻听众为主,他们不是以收音机为媒介,而是直接用手机或者电脑、平板,在各大音频APP内的广播功能来收听这个节目。
相应的,这些邮件就没有那些邮递过来的纸质信件的格式、用词、叙事等方面正式了,里面的网络用语更多一些。
夏天不热:为《鬼吹灯》打call!
药火:这本书我能吹一万年!
丰腴的风语:太TM的好听了!
在山上,不在山下也不在此山中:朱铨,是那个朱铨吗?《主持人大赛》的那位奥利给?
我的名字是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好听,好听,好听!就是每天两小时听不够!我是在火葬场的夜班入殓师,每三天上一次夜班,只能听两个小时,实在是不够打发时间的。能不能延长到天明?如果不行,延长一小时也行啊!(嘻嘻,漫天开价,就地还钱。)
达拉崩吧你怕了吗:朱老师,您好!跪求你每天多说一点吧!只要你多说一点,那我在下期观众打分的时候就给你打观众最高能够打出了99分,怎么样?你只需要多动动嘴,保管你拿第一名。
我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我是不信鬼怪不信神的,在听了朱老师您的《鬼吹灯》后,我虽然还是不信鬼怪不信神,但我相信了一件事,那就是咱们华国人的脑子实在是太聪明,居然能够想出这样离奇的恐怖灵异故事来。
买可乐不如自给自足:奥利给大佬,万人血书求多说一点吧!强烈要求节目组增加节目的播出时长。另外,我已经将这部《鬼吹灯》介绍给了更多的小姐姐,长夜漫漫,她们都需要我去安慰啊!
奶一口提莫:铨哥哥,是你吗?你不是主持人吗?怎么跑去电台做主持了?那我是不是以后就只能够听你的声音,看不到你出镜了啊?呜呜呜...
晚风与铨皆温柔:听铨哥哥你的声音,我感觉自己“怀孕”了,是耳朵!
...
这么好评如潮?!
走马观花似得看完这邮箱里发来所有的新邮件,朱铨心里美的像那煮沸了的开水,不停的“嘟嘟嘟”,冒了泡。
瞧一瞧,看一看,自己真的是干啥啥都行啊!
直到中午十一点半,到了中午饭的时间,朱铨还在那儿噼里啪啦的回复着邮件呢。
这时,牛奇走了进来,满面春光,神采奕奕,全然没有被昨天的那件丑闻的事情所影响到,拍了拍手,提醒众人自己有话要讲。
当办公区的众人目光全都聚焦到牛奇身上时,牛奇满意的扫视了全场一眼,最后在朱铨的座位上停留,朝着朱铨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昨天的节目收听率已经出来了!”
众人闻言,神色一紧,纷纷竖起了耳朵。
这是牛奇接管国广文艺广播后的惯例了,只要他不出差,几乎每天都会亲自宣布昨天的收听率排名,以便给大家压力。
那些排名靠前的明星节目,因为收听率高,所以所创造的广告费也高,自然的,节目组所有人的奖金也会高;
排名靠后的节目待遇则相反,虽说国广家大业大的,不太可能砍节目,用作培养新人主持,但是没钱的话,整个人的工作效率与主观能动性就会下降,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每一次的收听率不仅是他们奖金多少的重要评判标准,而且各种的奖项也是按照收听率来颁发的。
在国视,尽管可以混,但是这钱自然就不会多。
在首都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混子是混不下去的。
“昨天一天,节目收听冠军是《早间班车》,收听率是9.87%。”
这个《早间班车》是国广文艺广播的王牌节目了,常年都是9%,偶尔还超过10%。
这是黄忠秋的节目。
对于这样的一个结果,众人都并不意外,
“第二名,《娱乐大世界》,收听率6.54%。”
这是娱乐八卦类型的节目,受众很多,有这样的成绩,众人也并不意外。
“第三名,《我知你的心》,收听率5.43%。”
这是情感类节目,是在朱铨的《深夜恐怖》前面一个时间段直播的,属于广播电台的黄金时间,是众多女孩们的最爱。
这三档节目都是国广文艺广播的前三甲,是独处一档的,剩下的节目,最好的也就超过了2%而已。
众人静静的听着牛奇继续进行播报。
他们心里面其实是有杆秤的,对于他们自己节目的收听率其实都能够猜的到,毕竟也主持的那么久,还是有一些固定的听众的,收听率都在那个区间。
而他们最想知道的是朱铨的《深夜恐怖》收听率是多少。
“第四名...”牛奇故意的拉长了声线,道:“《深夜恐怖》,收听率...”
随着牛奇的声音传出,众人皆目瞠目咋舌!


  https://www.biqubook.com/11749_11749063/560769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