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有毒 > 038 五品大员

038 五品大员

        “都尉大人,陛下宣您和长公主入朝,请更衣。”这个人洪涛见过,皇帝每次来几乎都带着他,应该是个太监头子,公主见到他也尊称一声裴中贵。

        宋朝的宦官在宫外还不那么多见,也没机会干涉政事,如果不常接触皇宫基本可以忽略。他们也不叫太监,尊称为中贵人,只有背地里才可蔑称为太监、阉人之类的,算是骂人。

        管理太监有专门的机构叫内侍省,太监们有自成一系的官职,比如通侍大夫、正侍大夫、中侍大夫、中亮大夫等各种大夫。这么做仅仅是为了把宦官与士大夫的权利区分开,防止有可能生的宦官干政。

        要说终宋一朝,在防外戚、后宫、宦官、武人干政方面做得真是非常成功了,可惜的是唯独忘了防备外患,这可能就叫做时代局限性吧。在它之前历朝历代留下的经验都是国家毁于内乱,外患只是疥癣之疾。

        “更衣……裴大夫还请稍后,下官去去就来。”

        该来的还是会来,真来的时候洪涛反倒没那么紧张了。看样子结果可能不算太坏,否则皇帝也犯不着让贴身太监特意跑来宣召自己和公主一起入宫,直接派几个殿前侍卫就把这事儿办了。

        但更衣这个技术活儿洪涛还真玩不转,驸马上朝该穿什么呢?穿越过来之后从来也没问过,根本就想不起这个事儿。

        其实这个事儿也不用洪涛自己琢磨,莲儿已经飞快的跑到院子里去通知公主了,等洪涛进屋时,王嬷嬷和莲儿已经翻箱倒柜的把那套左卫大将军的朝服准备好,不由分说就开始扒衣服。

        公主则在一边穿她的朝服,四个人鸡飞狗跳的忙活了半个多小时,才把这套里三层外三层的破玩意穿戴好。然后就像两个全副武装的戏曲演员,一个坐车一个骑马,跟在裴大夫后面出了府门。

        这次洪涛终于有仪仗队了,整整二十名禁军护卫,浩浩荡荡的杀奔西华门。

        洪涛以前只知道自己是驸马都尉和左卫大将军,具体是几品官还没来得及细问,这次上朝一更衣才知道自己还有个亲卫大夫的头衔,听着好像和太监是一脉的,真晦气。

        宋代的官制非常复杂,使劲儿的简化也能把现代人弄得头晕脑胀。仅官职就有寄禄官和职事官之分,寄禄官相当于后世的军衔和行政级别,是评定工资用的,和具体干什么工作无关。

        亲卫大夫是从五品,大致相当于后世的上校或者大校。左卫大将军则是职事官,正五品军职,大致和后世的师长或者副军长差不多。

        但是……只要这个词一出,前面说的话基本就可以无视了。王诜是驸马,宋代对外戚的防范非常严密,别说师长,连长都没戏。这玩意就是个有名无实的虚职,充门面用的。

        堂堂公主的丈夫,出个门参加个活动啥的,总不能向别人介绍说是个少尉小排长吧,那样就显得大宋皇室太寒酸了。

        所以按照惯例,只要当了驸马立马就给个将官,顺便再弄个挂职的师长干干。一方面是给皇家充门面,一方面也能多领点工资。

        前面不是说了嘛,宋代的官员工资差别很大,五品是个分水岭,过了这个分水岭就能靠工资过小康生活。

        驸马的职务也就恰恰在五品上下晃悠,皇帝看你顺眼了就提一提,让你小康着。不顺眼了就踩一踩,生活立马就拮据不少。

        而且皇帝踩外戚,不管缘由合理不合理,朝臣们都不会反对。在他们眼中,外戚就是祸乱的根源之一,最好从来不存在才好呢。

        洪涛对工资多少毫不在意,别说每个月个三十多贯,就算把当朝宰相的三百贯工资全送到眼前也看不上。

        可是他对自己穿的制服挺在意,原本以为能来一套盔甲试试,手里再拎着两把大锤就更拉风了,评书小说里不都这么描述的嘛。

        没承想折腾了半天自己还是一身袍服,红彤彤像刚出锅的麻辣小龙虾,玉带上挂满了小零碎,脑袋上顶着个竹编还刷了漆的帽子。

        最有意思的是脖子上还戴着一个金属的圆圈,下面缀着个方方正正的金属框。看到这个玩意,洪涛立刻就觉得德国小胡子比较亲切了,党卫军的狗牌合算是从宋朝学来的啊!

        “官人莫要乱动,朝服来不得半点差错。”公主的打扮比洪涛还夸张,尤其是脑袋上戴的冠,支支楞楞的都快比肩膀宽了,全金属得有好几斤重。

        好在她是坐在车里,不用满大街晃悠。但能看到丈夫就像浑身长了虱子一般满身乱摸,忍不住出声提醒。

        “富姬……来给官人解惑!”看到公主也没法和自己多解释,洪涛向后面招了招手。除了马夫之外,莲儿和富姬也都跟着呢,想必身为女官应该知道这些零碎的来历。

        富姬确实知道,也乐意给新主人详细讲。经过她一解释洪涛才明白,合算自己在南宋白混了,漏过了很多学习当代规则的机会。

        宋朝官员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官,最少也得准备四身衣服,祭服、朝服、公服、丧服。祭服和丧服就不多解释了,只有在特定时候才能穿,平时根本用不上。

        朝服是朝廷开朝会时穿的,有点类似后世的礼服,规矩很严格,必须是绯红色,内村白色中单,束大带,挂玉剑、玉佩、锦绶,穿白袜黑皮鞋,着方心曲领,戴进贤冠。

        那个党卫军的狗牌就是方心曲领,作用只有一个,压住袍服的领口别敞开。进贤冠就是那个藤编刷漆的帽子,还以品阶高低分为几道梁,最多五梁,最少两道梁。再搭配锦绶的图案、玉佩的形状,就能一眼看出具体品阶了。

        公服是官员日常开会办公时穿的制式服装,类似后世的工作服。它按照品阶高低分成了紫、绯、绿三色,配以皮革腰带和鱼袋,用来细分品阶。

        如果是正职武官的话还要加一套戎服,那才是洪涛所期望的顶盔贯甲、佩剑持械的打扮儿。可惜驸马都尉和左卫大将军都没这个权利,只能想一想罢了。

  https://www.biqubook.com/32_32891/110243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