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有毒 > 064 跑业务

064 跑业务

        九月初,秋高气爽,飞鹰社装饰一新隆重开业了。这一天不仅来了很多风雅之士,还有朝廷里的两位宰相和皇帝助阵,并在新建的室内飞鹰场中上演了一出龙虎斗。

        龙自然是神宗皇帝,虎是两只,王安石和司马光轮流上阵,最终顺理成章的被龙全给收拾了。

        但这还不是最受欢迎的项目,让洪涛没想到的是,后宫的嫔妃们居然在这两个多月时间里,训练出来一支飞鹰表演队。

        她们全是由官妓组成,除了打球之外,还编排进去了杂耍和舞蹈的元素,把个羽毛球愣是玩成了杂技表现。

        虽然洪涛本人对这种不务正业的做法不屑一顾,但宋朝的观众们却非常喜欢,那些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太学、国子监、算学、武学和朝集院的学子们最为热情,叫好之声不绝于耳。

        即便当着皇帝和宰相的面,也要向台上的官妓挤眉弄眼,极尽**之能。结果嘛,没啥结果,不管是皇帝还是大臣,对这种场面好像习以为常,也不觉得有损朝廷或者皇家颜面。

        还颁下奖励,鼓励下面的观众上台来和官妓们一试高低,赢了有奖、输了丢人。最终证明真是堵不如疏,真正敢上台的一个都没有,大家乐呵乐呵完事。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彩头,激起了玩飞鹰的热潮。谁不想近距离和官妓接触接触呢,而且皇帝说了,明年清明节时还有飞鹰大赛,到时候皇帝也会亲自参加。

        还有几个月时间,赶紧买飞鹰具练习技术准备参赛吧,到时候可就不是一点点彩头的事儿了,如果侥幸赢了皇帝,这辈子就再也不愁吹牛的作料了。

        “腊虫和白蜡树都已经找到,明日会派人送到琼林苑中,如果无误,明年开春即可播种羽化。官家之所以亲临飞鹰社,也是为晋卿筹备钱财。只是印刷一事不妥,如无必胜把握断不可大费周章,误了正事。老夫家中倒还有些浮财,晋卿如需尽可拿去。”

        刚从场上下来不久,气还没喘匀的王安石就在殿后找到了正在偷懒的洪涛,说来说去就是一个意思,让驸马别趁机乱搞,像印刷作坊这种竞争很强的行业,赚钱的希望不大。

        “王相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但印刷作坊并不是我的一时冲动,和钱财关系不大。试想一下,如果本朝能向辽国输出大量印刷精美的佛经,那么顺便带一些可以治疗病痛的药膏,是不是更合理也更容易呢?据我所知,辽国对佛经和各类书籍的需求量也很大对吧?”

        私下掏腰包赞助的话洪涛根本就没当真,到时候拿出来百十贯屁用没有,还得搭个人情。不过印刷作坊的事情到可以发挥发挥,虽然花膏不能和朝廷沾上太多关系,但佛经这东西并没属性,谁印不是印啊。

        “铜模也好、泥模也罢,再加上晋卿所言的油墨,老夫并不看好。此物仁宗朝已有之,然用之受限过多,所得字多不美,不可与雕版同日而语。”

        王安石倒也不是空穴来风,凭空想象就否定了铅字印刷技术。合算这玩意在宋朝并不是特别新鲜,至少已经有人用过了,却没有获得认可。

        原因嘛,让现代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居然是因为字体不美观。雕版印刷的师傅在刻板时用的都是当代或者前世名人手笔,有些师傅干脆自己就是书法高手,谈不上大家也得算精通。

        这样刻出来的版才能印出好看的字,然后被文人们欣赏。所以说古人看书不是有字就成,他们的追求更高,学习知识的同时还要兼顾艺术欣赏,真是难伺候。

        “确实,铅字比不得大家手笔,但我想问问王相,天下读书人有几何,又有多少人识得米元章、黄鲁直、苏子瞻的字?打个比方,大多数人还没有吃饱饭,只有少数人已经顿顿吃肉了。此时我拿出一碗香喷喷的肉羹和一大桶白米饭,哪个更受欢迎呢?”其实王安石的担忧放在后世就是一个问题,受众。

        不管是做买卖还是拍电影,投资方最先考虑的都是一个问题,受众是谁?在王安石,乃至绝大部分古代知识分子眼中,书的主要功能就是给士大夫们看的,平民百姓想看也成,不看更正常,所以根本不会去仔细琢磨书籍受众的问题。

        洪涛的做法有点背道而驰,假如把士大夫阶层比喻成高端市场的话,那他的铅字印刷针对的就是中低端市场。

        表面上看起来中低端市场好像没有高端市场购买力强,其实这都是假象。当初在南宋的时候他和文南就这个问题曾经争论过,事实证明中低端市场更大。

        因为书籍不光是经史子集,还有各种工具书、评话小说、通俗读物、报纸广告等等,再加上传单、包装之类的印刷品,量非常大。只要能找到一种成本低、质量过得去的印刷技术,完全可以借助低端市场倒逼高端市场做出改动。

        难道说古人的印刷作坊就看不到这个市场吗?真不是,古人不傻,只是由于技术限制,看到了也只能干瞪眼,技术达不到。

        “……晋卿所言也有道理,某还不曾想过,如此看来大可一试?”

        王安石是杠头不假,身上还带着巨大的历史局限性和政客的通病,但他的骨子里很富于冒险精神,对待新事物的态度也是容忍的。再加上多年在基层实干的经验,很快就想明白了洪涛所说的原理,也觉得并不是完全不可能。

        “王相如果觉得可行,不妨给些实惠。朝廷邸报并不需名家手笔,就交给宝绘堂印制如何?如效果不佳分文不取,可用的话,还望王相和司马相公日后扶持一二。”

        但到了洪涛眼里,宰相的态度并不值钱。此时还不像后世一般可以利用法规限制行业进入,明明很挣钱的行业却只留给国企和大资本去做。

        只要别去碰禁榷品,再挣钱的买卖朝廷也只能干看着,敢抢,御史马上就会站出来告你与民争利,不光抢不到还得弄一脸灰。与其站着说话不腰疼,不如来点实际的,支持一下民营企业的发展,也算是让利于民了吧。

        “此事……容我三思……”对于驸马这个要求王安石还真不敢马上答应下来,只要牵扯到花朝廷的钱,就没法一个人做主,哪怕是做样子也得回去开个会研究研究。

        “青苗法的利弊光是朝堂上的人明白了没用,这事儿得由上向下、由下向上两方齐头并进。不如由宝绘堂先印制一批告示,仔细剖析新法之利弊得失,再由各州府县广为张贴,由百姓自己去判断得失。若使得,这篇告示就由下官捉笔,王相可信得过下官?”

        看到王安石这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性,洪涛更来劲儿了,不从他嘴里扣出点肉末来就不甘心。你不是抠门嘛,我就专捅你的痒处,看你还不撒嘴!

        “自是信得过……待明日上朝某禀明陛下,想来邸报之事可行,告示之事再议。此番来某要替官家查看妖花长势,告辞……”

        看到驸马是咬死了不打算撒嘴,王安石也只能两害相较取其轻了。和写告示相比,印邸报危害更小。

        如果驸马的脑袋没被驴踢过,写这个东西都屈才了,问题是现在的驸马已经不是原来的驸马了,连句能让人顺利听懂的整话都说不利落,还捉笔呢,谁知道你会写出啥玩意来。

  https://www.biqubook.com/32_32891/11319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