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有毒 > 269 谁天生是奸臣?

269 谁天生是奸臣?

        这就是全部有关苏轼和高俅的内幕,但洪涛不知道啊,当他听王大说有个叫高俅的人在门外求见时,吓得差点把饭盒扔到地上。

        王安石他不怕、司马光他也不怕,甚至神宗皇帝他都不怕,因为那些人都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就算是政客也有一定操守。

        可高俅不同,小说里他是个坏蛋,而自己也是个坏蛋。坏蛋怕什么?真不是警察,而是更坏的坏蛋。只有坏蛋才能明白坏蛋要做什么,也只有坏蛋才能遏制坏蛋,同行是冤家嘛。

        “你叫高俅!”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洪涛抱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心态打开了院门,然后就愣住了。

        门外站着一个面目清秀,身材不高的年轻人,岁数应该还不到二十。说好的老奸巨猾呢?说好的吃人不吐骨头呢?说好的玩弄权柄于股掌之间呢?

        “见过帅司大人,正是小人……我家官人让小的把此物亲面交给大人,里面是长公主所托……”洪涛怕高俅,高俅同样怕洪涛。

        他早就听说过这位脑子有病的驸马,也知道这位驸马每走到一个地方上任就会人头滚滚、破家破财,比扫把星还扫把星。可是闻名不如见面,看到活人了,小心肝差点没跳出来。

        现在他知道苏轼为啥不自己来了,这位驸马合算是真有神经病,穿的和黄河边的渔民差不多,一脸一身的污渍,身上还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味道。

        都这个德性了,手里居然还捧着一个方方的铁盒子,盒子都装着饭菜。这些饭菜都被搅合到了一起,看着就和猪食差不多。

        而驸马吃饭用的家伙也不是筷子,是一把铁质的大勺子。与普通勺子相比,这把勺子不光大,前端还有几个分叉,有点像三根齿的梳子。

        具体这玩意是叫勺子还是叫别的什么名字,高俅真不知道,他根本就没见过如此怪异的餐具。但他心里很坚定的认为,如果这样都不算精神病,大宋基本上就可以消灭精神病这个词儿了。

        “你真叫高俅?开封人士?”洪涛微微扬了扬头,王大就伸手把包袱接了过去。

        洪涛对包袱里装的是什么么没兴趣,无非就是一些长公主亲手缝制的衣服。情谊很浓,但自己基本不穿,穿不惯。现在他感兴趣的是这个年轻人,是不是水浒传里的那个高俅呢?

        “回大人话,小人家确在开封,也确实叫高俅……”看着面前的驸马,高俅两条腿都快软了。

        “你听说过还有别人叫高俅吗?”洪涛往嘴里塞了一勺子饭菜,一边嚼一边又冲王大使了个眼色。然后王大就转到了高俅身后,手还扶上了腰间的刀柄。

        “……这、这、小人不曾听说……”明知道身后站着一个同样可能有精神病的女人,高俅也不敢回头,那股子冰冷的杀气已经渗入了他的骨髓。现在他终于知道勺子前端的三个齿是做什么用的了,居然可以像刀子一样把食物插起来送进嘴里。

        “来,进来给我讲讲你的过去,就从……就从你记事开始讲吧。”洪涛歪着头琢磨了琢磨,至少有百分之五十是高俅,还得再盘问盘问,就算找不出有用的信息也不能这样放他走。

        “我、我家官人还等着小人回话……”驸马一闪身进去了,高俅才看到院子里还有几个穿着同样怪异、眼神同样犀利的孩子,有男有女、有大有小。

        相同的是她们都站在一个高高的铜罐子周围,盯着罐子上的几个细管往外滴东西。滴的是什么高俅看不清,但他好像看到地面的木板上有些许淡红色。

        驸马在蒸人!他吃小孩!这是高俅脑子里的第一反应。

        淡红色的肯定就是血液啊,被这个大罐子一蒸,混上水汽就没那么红了。罐子应该就是童男童女,外面不是都传说这位驸马是星宿下凡,还是天煞星,吃个童男童女好像也挺正常的。

        不正常的是他叫自己进去干嘛呢?难道说童男童女吃腻了,想拿自己换换口味!

        这尼玛也太吓人了,不成,我必须不能进去。其实想进也进不去了,两条腿不停使唤,胯下还有一阵紧迫感,然后就……尿了!

        “还不快走!”王大可不管这个男人叫啥,更不管他尿不尿裤子。

        在木台上割喉时,那些禁军军官照样大小便满地,都不算事儿。官人后来说了,人过于紧张或者濒死的时候就容易失禁,这是科学现象,不代表胆量大小。

        “就这样你以后怎么当奸臣啊……进来吧,只是聊聊天,说完了就放你回去,不会少一根汗毛。”

        洪涛又说谎了,他已经动了杀心,准备哪怕只有百分之三十可能性就得把高俅弄死,以后凡是碰上叫高俅、蔡京的也一律干死。是不是无所谓,杀一个少一个嘛。

        冤不冤顾不上了,要怪就怪你们父母吧,谁让他们给孩子起了这么一个倒霉名字。天怒人怨什么的更是瞎扯,自己现在归飞船上那个孙子管,老天爷和自己明显不是一个系统。

        高俅口才确实不错,即便都被吓得尿了裤子,始终还认为自己马上就会被扔进大铜罐子里蒸熟成为驸马的晚饭,依旧能用最简洁的语句表达清楚每个场景,把他从记事起所经历的一切一切全都讲了一遍。

        “哦,你是苏大官人的书吏……成了,以后你就跟着本官吧。王大,带他去二零三营地,和蒋队长说,让他专门学习蕃族的各种语言,再好好操练操练。”听完了高俅的经历,洪涛觉得这小子很可能就是水浒传里的高太尉,没理由,就是感觉。

        于是高俅同学的命运就在这一天走上了另一条岔道,他基本不太可能再去祸害大宋了,相反,他还要为保卫大宋抛头颅洒热血,至死方休!

        洪涛觉得杀了他有点浪费,就算是最坏最坏的奸臣,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是和别人一样的热血青年,说不定更热血。

        只是制度促成了他们的转变,既然这样,死就是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换一个环境、换一种制度,说不定就会变成英雄呢。

        到底会不会有这种彻底的转变洪涛也不知道,人性这个玩意比任何自然科学都复杂,因为不容易找到规律,可变参数太多,所以他想拿高俅做个试验。

        至于说以后高俅还会不会有危害,自己能不能始终控制住他,洪涛根本就不担心。哪怕这孙子骨子里注定要当奸臣,死不悔改,他也没机会爬上高位了。一个小兵,就算再坏,对国家也构不成太大伤害。

        只要自己一旦感觉情况有变或者身体快不成了,就会把身边一切有可能出问题的人一一除掉,其中就包括他!

        一名书吏换一辆驸马车,当苏轼收到驸马的亲笔信之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私人秘书本身和书童的性质相当,属于长期雇佣合同,只要本人乐意可以随时转换雇主。

        现在想问高俅同意不同意也晚了,驸马信上说了,军中缺笔吏,高俅正好担此职务,为了能尽快破敌,禁军的建设不能耽误,所以还请自己多多包涵。

        至于说不见面的事儿驸马也解释了,不是故意失礼,而是他太忙,正在研发一种新的克敌武器,还是为了尽快破敌,所以抽不出身,同样请多多包涵。

        不过驸马又说了,少了一个书吏肯定会缺人手,干脆把州衙的主簿周一日小娘子派给苏大官人临时差遣,另外还从本来就非常吃紧的亲从官禁军中抽出三个兵卒做为护卫。

  https://www.biqubook.com/32_32891/125894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