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有毒 > 329 欺负孩子(白银26/40)

329 欺负孩子(白银26/40)

        “你老磨它干什么,王大也是,哪儿有这么当姐姐的,拿刀子当礼物送,蕃人女子之间也没这个规矩。”坐在他对面的就是宸娘,这个小姑娘也穿着全套的盔甲,甚至比自己的还整齐,就像个小机器人。

        这是她大头爷爷送的礼物,钢甲片很薄,不能说全是样子货,象征性也比实用性高。但宸娘自我感觉不错,她一点不怕打仗,没事儿就拿着一块磨石蹭那把匕首。

        这也是礼物,王大送的,还很有纪念意义。它是王大在湟州城北门外抹钱铜脖子的那把刀,凶器还能传承呢。现在她用不上了,有了更趁手的武器,就传给了宸娘。

        “宸娘要手刃敌人,至少一名!”宸娘根本不听话,愈发使劲儿磨砺起来。

        “别老想着杀人,搞不好咱们也会成为别人的刀下鬼。”洪涛总喜欢把事情往最坏的方面想,只有这样才能时刻提起警惕不放松。

        经历过两场胜仗之后,身边每个人脑子里都有了一种随便打打就能获胜的观念。这是好事儿也是坏事儿,好的是让他们燃起了斗志,敢于和强敌作战。坏的是盲目自信很容易骄傲,过份看高自己的能力很危险。

        “金戈铁马去、马革裹尸还、古来征战几人还!”宸娘可比洪涛积极向上多了,说得还特别真诚。

        “这又是从许师傅哪儿学的吧?别听他们瞎得吧,除了听着热血沸腾之外屁用没有。鼓励士兵牺牲并不是好将军,不怕死也不符合人性,如何避免更多伤亡并取得更大战果才是带兵之人需要考虑的。

        商人做买卖会尽量避免赔本,军人打仗也是同理,得想尽办法杀死敌人而自己不死,这才叫本事。和敌人同归于尽是士兵需要有的勇气,不是指挥官该有的美德。”

        洪涛自己会的古代诗词很有限,也不想在这方面加强,所以听到别人张嘴就是诗句很烦。这种唧唧歪歪的话很容易蛊惑人心,让人听了之后总觉得打仗是个多么彰显人格魅力的事儿。

        其实等那些作者上了战场,三分钟不到就得尿裤子,狗屁灵感,尿意还差不多。战争是人类史上最残酷、最血腥、最没人性、最没道德的大集合,同等条件下比的是谁更坏、更无耻、更缺德。

        非要去战争里找美好,也只能拿着放大镜掐头去尾截个片段,还不是老有。自己的孩子不管以后会不会从军,都必须让她们懂得这个道理,别纸上谈兵抱着太多幻想。美好多了半点好处没有,那玩意是麻醉剂,会让人脱离实际。

        “官人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宸娘再聪明也不到八岁,和洪涛这种老狐狸、老油条比起来,浑身都是纯洁,就算她已经比同龄孩子狡猾了很多倍,依旧还嫩。

        “那不是说给他们听的嘛……你们俩看啥?转过头去!”箱车上不仅有洪涛和宸娘,还有两名特种兵和一名形影不离的影子,黄蜂!他能容忍驸马在马尾城单飞,但决不许驸马独自出征,死也得死在一起,这是他的工作。

        “将军和士兵就像店铺里的东家和伙计,一家店铺如果想长久经营下去,伙计不能太懒太笨,东家也不能太抠太狠。适当的鼓励必须有,但也不能死命的使唤。伙计要把活儿干好,东家要明白该干什么活儿,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谁也离不开谁。

        鼓励士兵奋勇杀敌就是东家的责任,努力完成东家的任务就是士兵的责任。士兵杀敌不利,店铺得垮台,东家指挥方式错误,店铺也得垮台,明白了不?各司其职,没有谁骗谁的说法。”

        两名特种兵很听话的把头转了过去,可是耳朵还支楞着呢。他们也想听听帅司大人的古怪理论,对错先放一边,以前肯定没听过,多了解一种思路没害处嘛。

        但是等他们听完这番教育孩子的理论,心里就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帅司大人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吧,很多时候越是有道理的话就越难听。

        再说了,这么教育小孩子真的好吗?才八岁啊,如果她长到王大的岁数,这人还能要嘛,还不得成为世界第一大坏蛋啊!

        “……那宸娘也要当东家,东家干不好不用死,活计干不好就死了!”宸娘转着花眼珠想了想,觉得听懂了,也有了决断,还脆生生的讲了出来,等着官人的评价。

        “噗……咳咳咳,那你黄叔叔是东家还是伙计?”黄蜂正举着水壶往嘴里倒水呢,听到宸娘的话差点把自己呛死。

        “这个问题官人没有教宸娘……”想和宸娘套话,有时候比洪涛还难对付。因为她是个孩子,小女孩可以顺理成章的耍赖。

        “小娘子了不得,王大在这么大的时候可比她好对付多了。”黄蜂也不知道是在夸宸娘聪明啊,还是在示意这孩子太狡猾。继续仰起头喝水,不再掺合两个人的谈话了。

        “知道官人为何要带你出来,儿童团里十二岁以下的孩子却都要留在马尾城吗?”

        洪涛也是闲着没事儿干,行军速度什么的自有王大掌握,索性就利用这段时间和宸娘聊聊。这孩子早熟的肯定的,有些事已经可以理解了。

        “她们没有宸娘聪明!”小丫头不光早熟还很自信,也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儿。

        “她们没了官人照顾依旧能依靠学识过上不错的生活,但你不成,你在大宋只是个外族,除了去瓦市做一些娱乐大众的嬉戏,你见过本朝有外族女人做官为贾的吗?广州、泉州可能有阿拉伯海商受人尊敬,但他们依旧有祖国,能给大宋人带来利益,你能吗?”

        这确实是洪涛特意把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带在身边出征的唯一理由,宸娘已经被自己带歪了,如果把她独自留在大宋早晚是个悲剧。与其让她走向悲剧,不如和自己共生共灭,这就是她的命。

        “……”这个问题说到点子上了,宸娘这些年已经有点忘了自己的长相与众不同,现在想起来一脸都是懊悔和委屈。

        “如果官人打胜了还能保护你,要是官人打败了,咱爷俩只能一起马革裹尸还,你怕不怕?”看到宸娘居然没掉眼泪,洪涛觉得还得再刺激刺激。要打击人就得一棍子闷死才有效果,不疼不痒的没意义。

        “……怕!”这次宸娘眼睛里终于出现水花了,但依旧咬着嘴唇努力不让它们掉下来。

        “怕也没用,将军百战死,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越怕死的越快。”敢不让眼泪掉下来,洪涛真忍不了,再补上一句,看你掉不掉!

        “兵法上是怎么说的,未料胜先料败。你看看你,从昨天开始就惦记着用这把小刀杀敌,难道说夏人都是被抓住的山鸡,说抹了脖子就抹了脖子。得意忘形是要遭报应的,以前官人讲的话你都忘了。做人必须有自知之明,时刻都要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不能做超出个人能力的事儿!”

        宸娘最终还是被说哭了,刀也不磨了,杀敌立功的事儿也不提了,连带着一车人的心情都不太好,沉甸甸的。

        洪涛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些新军和特种兵们成长的太顺了,总以为凭借犀利的弓弩、火箭就能随随便便把夏人打败。

        自己没法为了锻炼军队就故意打败仗,更不能控制夏人的战斗强度,只能用这种方式稍微提醒提醒。

  https://www.biqubook.com/32_32891/127628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