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有毒 > 896 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896 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宸娘带走的除了犹太族群之外,还有一千多人的护卫队,其中多一半是和蒋二郎、萧巫纳借的,说是到了新地方帮忙打个落脚地之后还送回来。

  大家在一起混了这么久,没亲情也有感情,带队的将领又是耽罗人和日本人,平时与宸娘也没什么接触,蒋二郎和萧巫纳都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痛痛快快的答应了。

  没承想十多天之后两位汉人水师副将和二十多名汉族水手坐着王家的商船又回来了,他们说耽罗和日本将领出海三天之后就叛变了,要和宸娘他们一起走,不愿意去的也不强迫,在中途送上了王家的商船。

  宸娘还让他带话给蒋二郎、萧巫纳,说这些人和船算是她借的,也不用再去海军和陆战队里搞清洗,凡是和她一条心的都已经上了船。要是济州岛攻打高丽兵力不足的话就去找她养父借,女债父偿很很合理。

  “幸亏她走了,你和老萧就偷着乐吧,否则以后你们俩是怎么死的都不清楚。”

  洪涛听完蒋二郎的叙述,又咧嘴又挠头,宸娘不光坑了两个叔叔的兵和船,还把王十三也拐带跑了。在忽悠人的技术上此女已得自己真传,走了也是好事儿,以蒋二郎和萧巫纳的能力,现在就已经快斗不过她了,将来更没戏。

  “不是大人您背后唆使的吧?”蒋二郎也没指望驸马能站在公正公平的角度上去指责宸娘,这父女俩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祸害人的招数都如出一辙,谁指责谁都等于是在自责。但这么轻描淡写的说风凉话,真不能忍,太护犊子了。

  “嘿,怎么说话呢,本王看得上你们俩那点破兵……”听了蒋二郎的话,洪涛立马就急了。

  “说吧,想借多少人,打算出个什么价格?”但很快就改变了态度,因为心虚!

  这事儿还真和自己有点关系,在蒋二郎和萧巫纳建军之初,自己就提醒过宸娘千万不能把兵权全交给别人,必须想办法安插亲信,而最容易收买忽悠的就是那些耽罗土人和日本流民。

  看来宸娘不光听了自己的话,还执行的挺完美。现在苦主找上门来了,死不承认吧,有点对不起蒋二郎和萧巫纳,人家这几年没少为自己出兵出力,得,真成了女债父偿。

  “人倒是不太缺,实在不成还可以去日本雇一些,费不了太多钱。就是火枪和火炮数量有点不足,弹药也得多准备些……”

  蒋二郎也没打算和驸马讲理,那是不智之举,也占不到任何便宜。最合适的办法就是哭穷,至于说借兵,算了吧,大宋新军太贵,真用不起。

  “……让八嘎去当倭兵的主将,再帮他在日本弄个贵族出身,本王就贷款卖给你五千条新枪、三十门野战炮和所需弹药,还有二十人的参谋团。”

  替女儿还债的事儿算是赖不过去了,但不能光还债,得琢磨琢磨能不能从这件事儿里再捞点好处。凡事儿就怕认真,仔细一想,还真可能有。

  蒋二郎口气很大,张嘴闭嘴就能从日本雇来兵马,这说明他和日本高层关系不错。大宋短时间内没有图谋日本的计划,可自己有个小计划,不如试试能不能借着这次机会启动。

  “八嘎!?他不是在大宋生活的挺好嘛,怎么又想回日本了?你在日本还有家人?”突然提到了八嘎,蒋二郎一点准备都没有,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声。

  “……有!”八嘎内心的惊愕其实比蒋二郎还大,可他那张死人脸天生就没啥表情,外人看不出来罢了。听到蒋二郎的问题,他冲洪涛那边看了看,然后坚定的点了点头。

  “你告诉我家人的名字、地址,我去帮你接出来到大宋生活多好。如果你有妹子,说不定还能和王爷攀个亲戚,将来……”

  蒋二郎还是想不通,八嘎在王府里混的这么滋润,干嘛非要回日本那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去。就算当上日本皇族,该穷也是穷,生活方面还没个海商滋润呢。

  “邦邦邦……你好歹也是国王了,说话注意点分寸,肆意污蔑大宋摄政王可是死罪!”洪涛不是不爱听有关妹子的话题,而是怕八嘎无言以对,他刀耍的很好,可撒谎的本事不太灵光。

  “嘿嘿嘿,那我回去就去找日本人谈,其实只要有钱,在哪个破地方当个官不算啥,大人您打算给八嘎弄个什么职务?”

  这事儿对蒋二郎来讲也确实不难,他在日本已经是可和天皇一家人聊天的存在了,尤其是那位天皇的老爹,只要有钱给,别说是个地道的日本人,宸娘这样的去了,也能想办法说成日本后裔。

  “本王现在还没想好,你先去准备船只,过几天上船之后再商议。”当什么官?洪涛确实没想过,也不太清楚日本的官制。另外这件事儿里还有个重要人物,八嘎只是她的助手,到底该如何让她上位,还得仔细问问。

  这个她就是平七海,平氏本身就是日本贵族,但还达不到一手遮天的程度。让八嘎带着雇佣军去帮蒋二郎打仗这是个引子,这些雇佣兵就是平七海回归平氏家族并夺取家族主导权的依仗。

  有了火枪和火炮,再有个不错的家族名号,吞并、打垮其它贵族还不是易如反掌。等平七海和八嘎联手控制了朝政,再让王十派人去日本给天皇一家弄个大炸糕,送他们上天,然后娶了大宋皇后的八嘎,就有机会成为高贵血脉的传承人了,愿意归顺的贵族留着,不愿意的咔嚓掉。

  这是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保不齐会在日本国内引发全国性的混战。但只要大宋能给八嘎提供必要的支援,这场仗的结局就没什么大出入。

  而且日本内乱,对大宋、辽东都是好事儿。如果让跑日本航线的海商们听说了,必须跳着脚的欢呼。再穷的地方,只要战乱一起,也能从地皮上刮下三层油来。

  “主人,八嘎是不是犯了错?”蒋二郎心满意足的走了,八嘎马上就不淡定了。蒋二郎说的很对,他在大宋生活得很好,根本不想回日本,当官也不去。

  “嗯,你犯了个大错误,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这些日子和她们母子俩相处的不错吧?别说不知道本官让你给她们母子当护卫是为什么。但只要你们还在大宋,这件事儿就断无可能。所以本王才帮你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等你在日本站住脚,就带着她们母子回去。也别亏了人家,继续当皇后,天皇的皇后,以后日本就是八嘎天皇的日本了,嘿嘿嘿……”和八嘎不用藏着掖着,明说了他都不一定能全听明白,必须掰开揉碎用水泡泡,搅合均匀才能大部分消化。

  “……天、天皇!”八嘎听得嘴角又开始抽抽,这次是两个嘴角一起抽抽,内心太激动啦。

  “中国古人说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大宋开国皇帝早先就是个守卫皇宫的禁军将领,和你比起来也强不到哪儿去,凭啥他都能当这么大帝国的皇帝,你就不能在小岛上当个破天皇?”除了激动之外,洪涛觉得八嘎还缺乏自信心,心灵鸡汤赶紧端上。

  “可小人除了用刀还有点心得,什么都不会……如何能让大臣信服?”鸡汤喝了,但八嘎的自信心还是不足,主要是自身基础太差,光靠稀的灌不饱。

  

  https://www.biqubook.com/32_32891/4794319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