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白首不相离 > 第十八章 大喜大悲(求推荐票^_^)

第十八章 大喜大悲(求推荐票^_^)


        “……”

        马一诺抽出手,用力在她头发上揉了揉,在她哎呀尖叫的时候,笑骂道:“我对小丫头片子没兴趣,过五年再说吧!”

        张小豆正待大怒,听到最后这句话,瞬间暴雨转晴天,乐的嘴巴都扯到耳根后面去了:“真哒?五年后就结婚?”

        “……”马一诺笑着摇摇头:“这么晚了,你出来干什么?”

        “我扔垃圾啊!”张小豆指了指不远处的垃圾桶,咧嘴乐道:“没想到听到了好消息。”

        五年后就结婚,嘎嘎嘎。

        “……”不忍心打断她的美梦,马一诺转身进了楼道。

        “哎!一诺哥哥,等等我呀!”张小豆追了过去,奔跑间颤巍巍的,吓人。

        ……

        刚进门,看到坐在客厅喝茶看电视的白蒹葭,满脸笑容的张小豆哼了一声,随即用胜利者的眼神睥着她:“我赢了。”

        “???”白蒹葭看着一脸无奈的马一诺,似是在问他:你给她吃脑残片了?

        “小豆刚才下楼扔垃圾,可能脑袋撞垃圾桶了。”马一诺换上拖鞋,没理会哇呀呀乱叫的张小豆,走过去说道:“我老师这人有点老派,你别多想。”

        白蒹葭含笑摇头,看着电视道:“南方雨停了,能缓口气了。”

        电视上正报导南方降雨暂缓的消息,虽然让人松了口气,但看到画面上依旧有些阴沉的天空,终究不能让人放心。

        见两人聊起了新闻,张小豆撇撇嘴:“我去看看嫂子。”

        见张小豆进屋后随手关了屋门,白蒹葭小声问道:“这丫头到底怎么回事?”

        “是我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马一诺没有隐瞒,把之前在楼下对刘志魁说过的话,以及张小豆无意间听到后的反应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白蒹葭恍然,眯起的眼睛闪过一丝光彩,微笑道:“难怪这丫头进门后跟只大公鸡似的。”

        “我也是懒的解释。”马一诺道:“我跟小蝶虽然没举办婚礼,但已经领了结婚证,是合法夫妻,她现在这种情况,我不可能跟她离婚,民政局也不可能允许。五年后她要是知道不能嫁给我,也就放弃了。”

        白蒹葭微微一愕:“那你……”

        “我当然还是希望小蝶能醒过来。”马一诺道:“只要五年内醒过来,就不算我食言。”

        “如果小蝶醒不过来呢?”白蒹葭问道。

        马一诺叹了口气:“五年后的事,五年后再说吧!”

        “……”白蒹葭静静的看着他,端起茶杯,道:“我觉得老师说的对,你还年轻,总不能一辈子这样。如果真的有必要,我相信小蝶会理解你的。”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马一诺摇摇头,道:“我现在只想多赚点钱,给小蝶最好的护理,希望她能早点醒过来。”

        “……”白蒹葭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另一边,马一诺的卧室里。

        张小豆坐在病床边,满脸笑容的对胡蝶倾诉她的喜悦。

        “嫂子,你放心吧!等我和一诺哥哥结婚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不是小心眼的女人,不会容不下嫂子,肯定把你照顾的妥妥帖帖,比亲姐姐还亲的给你养老送终。”

        “结婚以后我大概会和一诺哥哥生两个孩子,就算以后我和一诺哥哥老了,照顾不动了,我们的孩子也会帮我们照顾你。就算孩子不行了还有孙子,子子孙孙无穷无尽,你放心好了。”

        “嫂子,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不过拜托拜托,五年内你千万别醒过来,要是我能和一诺哥哥结婚,一定感激你一辈子。”

        “……”

        “唉!”高兴了半天,张小豆突然叹了口气,情绪低落下来:“其实我知道一诺哥哥肯定不会跟你离婚,法律也不允许……但我和别的女孩不一样,我只要和一诺哥哥在一起就够了,别的都不在乎。”

        “再说嫂子你都这样了,那张结婚证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温柔的握着胡蝶的手,张小豆道:“嫂子,以后咱们三个好好过日子,我们都会幸福的。”

        沉默片刻,笑道:“再说一诺哥哥本来就是我的,是你截了我的胡,我只是把本就属于我的重新拿了回来。让嫂子跟我一起分享,我已经很大度了,对吧!”

        “我就知道嫂子你肯定说对,你就是这么善良。嘻嘻嘻,我啊……我……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客厅里的马一诺和白蒹葭听到张小豆的惨叫声,面色剧变,急忙冲了进去:“小豆,怎么了!?”

        两人看着卧室里的景象,就见张小豆瘫坐在病床边的地板上,满脸惊恐的盯着病床,仿佛看到了无比恐怖的东西。

        “嫂……嫂……嫂子她……”张小豆被吓的磕磕巴巴的说不出完整的话。

        “小蝶!?”马一诺脸色大变,急忙冲到病床边。

        当看到胡蝶一如往常安详的样子,心里骤然一松,随即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

        没事?

        保险起见,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还是没事。

        怒气上涌,马一诺脸色难看的看着被白蒹葭拉起来的张小豆,训斥道:“你搞什么鬼!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这个臭丫头,刚才他差点心跳骤停。

        白蒹葭却觉得不太对劲儿,眼睛一眯,问道:“小豆,你刚才说小蝶怎么了?”

        “嫂……嫂子她……”惊魂未定的张小豆坐在凳子上,深吸几口气,平复一下惊恐的情绪,道:“嫂子她刚才……睁开眼了。”

        “什么!?”

        马一诺和白蒹葭大惊失色,白蒹葭是震惊,马一诺却是惊喜。

        “小蝶,小蝶你醒了?”马一诺急忙把目光转到胡蝶脸上,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嘴唇颤抖:“你……你是不是醒了?你说话呀……小蝶。”

        白蒹葭也走到病床另一边看着她,但不管马一诺说什么,胡蝶都毫无反应,表情十分的恬淡,一如往常。

        马一诺的脸渐渐失去血色,浓浓的失望笼罩心头。

        白蒹葭秀眉微蹙,问张小豆:“你是不是看错了?”

        “不可能!”张小豆急忙起身,道:“我明明看到嫂子睁开眼睛了,她还看着我,眼睛睁的特别大。”

        “可小蝶并没有醒,你自己看。”白蒹葭道。

        “看就看。”张小豆站到病床前,看着闭目沉睡的胡蝶,深吸一口气,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嫂子,我知道你醒了,快起来吧!我不怪你吓唬我就是了。”

        拍了半天,毫无反应。

        渐渐地,张小豆也开始怀疑自己:“难道我真的看错了?”

        仔细回想当时的景象,却十分模糊。

        “难道是今天上课太累,出现幻觉了?”张小豆揉揉眼睛,拍拍脑袋。慢慢的,小拳拳在头上轻轻一敲,吐舌卖萌:“哎嘿,好像是看错了。”

        “……”

        马一诺刚涌起的一丝希望就此破灭,无比失望的瘫坐在凳子上,连训斥张小豆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诺哥哥……”张小豆怯生生的搓着手指。

        “好了。”白蒹葭适时的说道:“你也是太累了,早点回去吧!明天休息好了再过来。”

        “你少管我。”张小豆对她龇着牙,但看到马一诺情绪低落的样子,还是低着头,小声道:“那我明天再过来。”

        张小豆默默地出去,马一诺不但没起身相送,甚至连一句再见都没说。

        他伤心,张小豆更伤心。进了家门,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钻进自己房间,一头扑在床上,眼泪直流。

        哭了几分钟,张小豆擦擦眼泪,重新回忆之前的场景。也许是冷静下来了,此前的场景在脑海中清晰了许多。

        虽然依旧有几分模糊,但她的的确确看到胡蝶睁开了眼睛。

        “我没看错!”张小豆忽的坐起来,就要去告诉马一诺这个消息。

        刚下床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不片刻,默默的退回床边坐下,身体后仰,有些无力的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喃喃道:“就算是真的又能怎样,她醒了,我也没机会了。”

        想到刚刚和马一诺有了五年之约(自以为),胡蝶就睁开了眼睛。

        张小豆就口一闷,仿佛表演了一场胸口碎大石,身心皆伤。

        窗外渐渐响起噼噼啪啪的声音,又下雨了。

        **************

        后台没有发来新书推荐的消息,这意味着本书下周继续裸奔。新书难混,泪目~~

        求推荐票。


  https://www.biqubook.com/32_32900/107661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