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白首不相离 > 第二十四章 小白,你变了

第二十四章 小白,你变了


        “回家的感觉,真好啊!”

        刚进家门,马一诺就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气,走到厨房门口一看,果然看到白蒹葭正系着围裙做饭。

        锅里正炖着酸菜鱼,是白蒹葭的家乡菜。

        “回来啦!”白蒹葭扭头看着他,微笑道:“十分钟。”

        “我去洗把脸。”

        ……

        “还是家里的饭好吃啊!”马一诺吃着一桌子菜,都是他爱吃的。胃口大开的他比在医院时多吃了两碗饭。

        白蒹葭笑眯眯的道:“你就是说出花来,该刷的碗还得刷。”

        “呃,不是吧!我好容易回趟家,居然还要刷碗?”马一诺脸色一苦:“不刷行不行?”

        “你说呢?”白蒹葭呵呵的笑着。

        马一诺耸耸肩,化悲愤为食欲,又多吃了两碗干饭。

        饭后,两人稍微消消食,就钻进白蒹葭做直播的卧室,开始录歌。

        现在网络上的软件特别好用,再加上白蒹葭为直播准备的麦克风等设备,虽然达不到专业录音棚的水准,却也不差多少。马一诺又不求财,够标准就行。

        说起来简单,但录歌的时候,马一诺还好,随着对身体微操愈的熟练掌控,唱出来的嗓音和气息都没有问题,但白蒹葭很多年不唱民族乐了,虽然过去几天抓紧时间练了练,但录制的时候还是出现了不少瑕疵。

        没办法,只能一点点的找出问题,然后重唱。

        “你这唱的什么玩意儿?”凌晨的时候,马一诺气的一拍桌子:“你到底会不会唱!”

        “别给我太大压力!”见又是自己出了问题,白蒹葭本来就很内疚了,被马一诺拍着桌子一骂,憋闷许久的她终于爆炸了,站起来吼叫道:“你是天才,你当然唱的好!但我只是个普通人,别拿你的标准要求我!我做不到!”

        吼完,见马一诺一脸呆滞,白蒹葭眼睛一湿,转身跑出了房间。不一会儿,卫生间里传来压抑的呜咽声。

        马一诺唱的太好了,完全不输给专业的歌唱家,但也给白蒹葭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偏偏她今天状态不好,录了十几遍还是出错,重压之下,她有点崩溃了。

        和天才交朋友,可以享受到天才带来的便利,催促自己上进。但同样也要承受天才带来的压力。

        七年来,白蒹葭没有一天敢放松自己,除了自己要强之外,就是不想让马一诺甩开太远。她怕一旦这样,两人就没办法再做朋友了。

        前几年还好,连翻遭受打击的马一诺自顾不暇,反而需要她更多的照顾,虽然让她有些累,却甘之如饴。但随着马一诺的重生,重新开始绽放光彩,白蒹葭感受到了越来越重的心理压力。平时没表现出来,只是缺少一个导火索,但现在,这根导火索被引燃了。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白蒹葭止住了呜咽声。

        “小白,咱们好好聊聊吧!已经有很久没聊了吧!”马一诺的声音传进来,白蒹葭擦擦眼泪,洗把脸,开了门。

        马一诺站在门前,看到她略显红肿的眼圈,微微一笑:“没想到你也会哭。”

        白蒹葭翻个白眼:“我又不是硅胶做的,怎么不能哭。”

        老司机骤然车,萌新退散。

        马一诺哈哈一笑:“看来是没事了。这就对了,压力大了就哭哭,反正哭也是你们女人的权利,没人笑话。”

        白蒹葭恼怒的捶了他一下:“别挡门!”

        马一诺捂着胸口让开半边身子,白蒹葭用力把他挤开,去切了半个西瓜,坐沙上啃。掉了这么多眼泪,她得补补水。

        “没我的啊?”马一诺觍着脸凑了过来。

        白蒹葭没好气的道:“我自己买的西瓜,没你的份。”

        “你……你……你……何等无情啊!唉!”马一诺仰天长叹:“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我欺。”

        白蒹葭冷笑道:“你才知道?”

        “……”

        马一诺抢了一角西瓜,默默地啃。

        白蒹葭气乐了:“有你这样的吗?”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马一诺理所当然的道:“你是女子,我是小人。咱俩谁也别说谁。”

        “‘子’都要被你气活过来了。”白蒹葭噗嗤一笑,心头抑郁消散了一些。

        马一诺呵呵一笑,道:“他爱活不活,跟我没半毛钱关系,我在意的是你。”

        “……”白蒹葭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敢当着小蝶的面说这话吗?”

        “你想多了。”马一诺摇摇头:“小蝶是我媳妇,你是我哥们,虽然身份不同,但重量一样。”

        “在我心里,你们一样重要。”白蒹葭用偶像剧里渣男的口吻念了这句台词,随即冷笑一声:“小马哥,什么时候变花心了?”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马一诺脸色囧囧的:“得,你有什么气尽管往我身上撒,撒完好好睡一觉,把状态调整好了,争取明天把歌录好,后天把mv剪辑好。大唐将士都在等着我们胜利的消息,你可别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说完,把西瓜皮往垃圾桶一丢,擦擦嘴,身体往沙上一仰,大叫一声:“来吧!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用力呀!”

        白蒹葭看他这副臭无赖的死样子,差点喷他一脸西瓜汁。

        “你够了。”白蒹葭笑骂:“你怎么不去死呀!”

        “在没有录完歌以前,我是不会死的。”马一诺偷偷看他一眼,见她脸色好看多了,露齿一笑:“再说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死,咱们可是斩鸡头烧黄纸,拜了把子的兄弟。你忘了咱们当年的誓言了吗!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呸!鬼才跟你一块死。”白蒹葭骂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今天很奇怪,以往的她不是这个样子的,不管对谁,她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从没让人见过她失落、伤心、生气的样子,但今天不知怎么了,她把以前没有表现过的情绪,全在今晚对马一诺泄了出来。

        你会讨厌这样的我吧!我根本不坚强,我也不善解人意,我表面的一切都是伪装,我也会生气、嫉妒、叫骂,像个泼妇。

        “我恨你!”白蒹葭面目狰狞,说出了压抑在心底七年的话:“恨你的出身,恨你的性格,恨你的才华,恨有那么多人喜欢你!为什么天底下所有的好事都被你占了去?我不服!”

        白蒹葭重重一拳砸在马一诺肚子上,涕泪滂沱:“为什么……就连从小磨练的民族声乐,也被你比下去了?为什么……为什么……”

        这一拳让马一诺差点把晚饭吐出来,疼的他面无血色,冷汗直流。

        他总算确认了一件事。

        白蒹葭绝对练过,拳头的冲击力比男人还重。

        控制着气血加流动,将腹部的淤血化开,马一诺脸上渐渐恢复了血色。

        “小白,你说错了。”马一诺苦笑道:“我怎么可能处处比你强。至少,我肯定打不过你。”

        七年前那个持刀小偷被白蒹葭一脚踢晕,能做到这点,除了足够的力量和技术之外,还需要极为冷静的头脑和过硬的心理素质。

        这四点,白蒹葭全部具备。当时马一诺就觉得她很厉害,只是白蒹葭总是笑眯眯的说那天只是运气好,再加上之后没再出现需要武力解决的事,马一诺也就慢慢淡忘了。

        时隔七年,他再次回想起了被白蒹葭暴力拯救的恐怖。

        白哥纯爷们,铁血真汉子。

        白蒹葭恶狠狠地瞪着他,这对女人来说是好话吗?

        马一诺被瞪的心里虚,讪笑连连。

        白蒹葭收回目光,抽出两张纸擦擦鼻涕眼泪,自暴自弃的道:“随你怎么说,反正我的丑恶嘴脸都暴露了,就算以后不做朋友……”

        “你在胡说什么!”马一诺脸色变了,呵斥道:“把我当什么人了?”

        “我说错了?”白蒹葭带着几分凄然,惨笑道:“凡人有什么资格和天才做朋友?”

        “就凭你救过我的命!”马一诺沉声道:“就凭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帮过我!”

        白蒹葭脸色缓和了一些:“那是……”

        “就凭你在我最孤独的时候一直陪伴着我!”

        “……”

        “就凭你在生活中无微不至的照顾过我!”

        白蒹葭张张嘴。

        “就凭你……”

        在白蒹葭眼神朦胧的时候,马一诺语气柔和了许多:“是我认定的一辈子的朋友。”

        深吸一口气:“小白我告诉你!”

        马一诺的语气前所未有的郑重:“除非我死了,或是你死了,不然咱们这辈子都没完。”

        “……”

        客厅里很安静,安静的落针可闻。

        良久,白蒹葭擦擦眼角,起身回房:“睡了。”

        “刷牙,不然有口气。”马一诺提醒道。

        白蒹葭站定,扭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一头扎进了卫生间。

        马一诺松了口气,揉揉肚子,有点疼。

        摊上个武功高强、爱打人的朋友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第二天早上再见面的时候,白蒹葭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笑眯眯的和他打了声招呼,顺便溜溜嗓子,调整气息。

        看起来比昨天的状态好多了。

        果不其然。

        上午,在听完第三遍完整的录音后,马一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对白蒹葭一挑大拇指:“小白,我就知道你能行。”

        白蒹葭松了口气,虽然依旧笑眯眯的,但笑容比以往多了几分真实:“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马一诺哈哈大笑:“那是,谁不知道白哥是臂上能跑马,拳上能站人,胸口碎大石的热血好男儿,铁血真汉子。”

        拳风起,至马一诺鼻尖一毫米而止。

        白蒹葭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你刚才说什么?”

        马一诺脸色白,一头冷汗。

        小白,你变了,你真的变了。

        *************

        有些沮丧,有些失落,但熊猫会调整好心态,毕竟来日方长。

        求推荐票。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


  https://www.biqubook.com/32_32900/108216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