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抱紧系统大腿搞事情 > 第一百零四章:义愤填膺

第一百零四章:义愤填膺

        恢复理智的那些冤魂厉鬼就不再是模模糊糊的样子了,而是呈现出他们死时的模样。

        既有有缺胳膊少腿,浑身刀割痕迹的,也有被开膛破腹,带着未成型婴鬼的,还有浑身无皮,血淋淋的血尸鬼。

        总之死得都很惨,惨绝人寰的惨。

        季越神色顿时就变了。

        原本,他是不准备牵扯太深的,可是现在见到这些冤魂厉鬼的惨状,实在是忍不住内心的愤怒。

        这些鬼魂虽然有男有女,可是俱是少男少女,能够对这些人做出这等骇人听闻的事情,并且还一点消息都未传出的,必然是权贵。

        无能力也就罢了,可是有能力,不为他们申冤,心绪难安啊。

        这等丧心病狂的人怎能放过?

        季越一看张天师和东冠道人刹那惨白的脸色,知道他们也能够看见。

        可是,季越要的不是他们看见。

        转过头来,嘴角微笑的对着太子说道:“太子殿下可想见见先前那些围着太孙的鬼魂。

        害死那些鬼魂的,想来就是对太孙下手的那位了,就算不是他亲自动的手,必然也和他有很深的联系。”

        太子水渊虽然内心有些害怕,但还是默然的点了点头,鬼神之事,他也是有些好奇的。

        季越见他答应下来,立刻伸手抹了两道神光在他瞳孔之上,给他暂时开了小半个时辰的天眼。

        天眼刚开,水渊不过稍微往前看了一眼,就吓得瘫坐在地,再也不敢直视前方,唬的周围那些太监连忙围上去,甚至还有侍卫对着季越怒目而视。

        “他……他们怎么会是那个样子!”

        “那些鬼魂会维持着死前的模样,也就是说,殿下见到他们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就是怎么死的!”

        季越没有做任何掩饰,很是残酷的实话实说。

        太子的几位老师都是大儒,本身受的教育也是极好的,再加上从出生以来,前两年住在先皇后宫殿当中,后来立为太子之后,就一直长居东宫。

        从未出过皇宫,对于这等惨状,又何曾见闻过,在皇宫当中,见过最惨的,无非就是中毒,溺亡之类的。

        杖毙那也都是拉到无人的地方杖毙,从不会给他们看到。

        “世间怎有如此恶毒之人,快快询问他们是谁所害,孤必上禀父皇,替他们申冤,也好找到幕后黑手。”

        终究是三十来岁的人了,就算被吓到了,长久以来受到的教育,也让他能够强行镇定下来,面带愤怒的说道。

        这种事情最好办了,主持正义这种事,但凡与自己无关的,谁都乐意参上一脚。

        所以在里面的东冠道长,立刻就询问出声了。

        过了一会儿,脸色有些发黑,双拳紧握,双目通红圆瞪。

        “东冠道长又何须犹豫,这恶人地位难不成还能高过太子殿下和圣人吗?

        此等谋害皇太孙之事,与叛国造反何异?”

        季越懒得跟他们在这边磨蹭,立刻催促道。

        “太子殿下,那些鬼魂都是被被甄贵妃的弟弟,甄英所害。

        他们有的是被人拐卖去的,有的是被强抢去的,还有的是被人害的家破人亡,强抢掠夺而去。”

        顿了顿,右拳略微握紧,带着些愤怒,继续说道:“站在中间的那两位,是镇北将军三年前失踪的独子和义子。

        他们……是**致死的……”

        说到后面,东冠道人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镇北将军五年前战死沙场,四代将门,从曾祖年间起,世代镇守北疆,御外敌于国门。

        东冠依稀记得,他年幼之时住在北疆边城,犬戎入侵时城破家灭,是镇北将军的父亲,镇国侯派兵援助,方才救了他一命。

        后念他们这些孤儿无处可去,添上些香油土地,把他们送进一些道观佛寺。

        “请……殿下……必要……为他们……申冤!”

        东冠双膝微跪,已是泣不成声。

        边上那些太监宫女,有不少也是纷纷大声哭泣起来,齐齐跪下。

        但凡入宫的宫女太监,又有多少不是可怜人呢,有些纵使未受过恩惠,多少也曾听闻过镇北将军的名声。

        可以说在边民眼中,他的名声是远超千里之外的皇族的。

        那些侍卫又何尝不是如此?

        武人崇义忠之事,岂非理所当然?

        季越眼睛也有些微红,这等忠义为民之事,后代却遭如此惨事,实在让人义愤填膺。

        太子整个人似乎有些震惊,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眼角落泪,大声叫道:“快去请父皇……”

        话音未落,大殿之外就有一队人马进来,乾雍帝脸色青黑,愤怒无比的跨步而来。

        “你等所言可是真的?”

        “陛下若是不信,微臣帮您开个天眼,让您亲自审问如何?”

        季越立刻说道。

        有时候,有些事还是要让他亲眼见见为好,若是光听别人描述,这无凭无据的,哪那么容易信服。

        亲眼见过之后,想来原本只有三分的愤怒,恐怕会瞬间飙升到九分,乃至于十分。

        季越当即就决定了,若是最终判决不能让人满意的话,他就亲自将甄家的罪行印成传单,通传天下。

        到时候天下百姓,恐怕就能把甄家给活吃了,而不作为的皇室,不说立刻被颠覆,但国运至少得被削去百年,而且武将必定离心。

        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开了天眼之后,亲自看到他们的惨状,亲自审问过之后,又相信鬼魂不会撒谎的乾雍帝已经是怒不可赦了。

        他现在更愤怒的不是嫡长孙被暗算,而是镇北将军子嗣惨死,此事若是传出去,举国鼎沸是一点都不为过。

        一边下了封口令,一边立刻派禁军去甄家抄家,不论是在京城的甄家,还是远在扬州的甄家。

        当日,在京城甄家一处暗室之内,禁军找到了四个已经只剩一口气的少年少女,以及十多具残破不堪的尸骸。

        至于其他贪赃枉法,买官卖爵之类乱七八糟的事情,那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第二日

        甄贵妃赐死,三皇子贬为庶人,甄家夷族,甄英在菜市口,受千刀万剐。

  https://www.biqubook.com/33_33422/117532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