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抱紧系统大腿搞事情 > 第二百二十五章:老君之子——玉帝

第二百二十五章:老君之子——玉帝

  西王母是斗姆元君认识的混元女神之一,而且也就比老君弱了那么一线。

  关于混元境界的突破,斗姆元君实在是没什么经验,但是西王母那边多少应该会知道些。

  “母神,若是西王母那边没问出什么的话,劳烦您再去问一下女娲娘娘。

  关于气运这方面,女娲娘娘作为妖族娲皇,人族娲祖,应该更有发言权。

  而且当初重建天庭的时候,女娲娘娘也有参与,她了解的应该会比西王母多点。”

  紫薇帝君坐在斗姆元君的右上首,稍微上拱了拱手,很是感兴趣的说道。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

  这样,对外就说我稍微受了些伤,需要闭关休养,你们也暂且先避一避。

  对了,有空顺带也帮我把斗姆神殿稍微修复一下。”

  斗姆元君也不犹豫什么,当即就偷偷离开神殿去了西昆仑。

  ……

  西昆仑,西华太妙宫中。

  西王母将原先过来听她讲道的那些女仙打发走之后,挥手掐印打开宫内异域结界。

  颇为无奈的问道:“斗姆,你到底有什么密事要问,还让我摒退左右。”

  “王母,你有没有觉得老君这些年有些不太对劲!

  前几天他还把封印在弱水之下的相柳给放了出来,为的就是给玉帝一个教训。”

  斗姆元君小声的说着她自己的怀疑,其实没有一点证据,主要就是靠推测和推断。

  “老君啊!

  好久都没注意过他了,他存在感那么低,向来又是个喜欢下暗手的。

  不过说的也是,这些年他变化的确蛮大的。”

  西王母说着说着,也不由得右手敲桌,陷入沉思。

  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你不说我倒还真没觉得,两千三百七十年前,天道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震动,但是转即就平复了。

  所以当时我也没怎么在意,如今再想想,当时很有可能是老君在想办法突破天道限制,证道混元大罗,但是失败了。

  所以老君的变化很有可能是突破失败,换了突破路子。

  可是他现在所作所为也不像是收拢气运呀,收拢气运的话,可不是光靠背后下暗手就能办到的。”

  “要不,我们去找女娲问问?”

  斗姆元君建议道。

  她和女娲虽然认识,但是交情只能算一般,没有西王母与女娲关系好。

  “也好,被你弄的弄不明白我都有些不安心了!

  而且总隐约觉得老君这次可能图谋不小!”

  西王母性子急的很,说着就带着斗姆元君跨向娲皇宫。

  娲皇宫内女娲正与伏羲面对面下着围棋,执棋的手忽然停顿了一下,吩咐道:“西王母和斗姆来了,你去请她们两位进来吧!”

  “诺!”

  “她们两个可真是稀客了,你说她们这次过来是想干什么?”

  伏羲放下一枚棋子笑着说道。

  “肯定是有什么她们解决不了的事吧,不然也不会过来找我的!”

  女娲放下一颗黑子之后,又继续说:“估计和老君有关。

  斗姆刚刚和紫薇,勾陈封印了相柳,明面上说养伤去了,可是现在却过来找我。

  肯定是她已经弄明白事情前因后果,有些忐忑,所以想过来寻个安慰!”

  女娲虽然和斗姆元君只能算是同辈,但是论其修为和对这方世界隐秘事情的了解,斗姆元君是远远不如的。

  要知道,当年太一称皇,帝俊称帝的时候,对女娲也是恭恭敬敬的。

  那娲皇名号更是因为他们想要借女娲之名统帅妖族,想方设法把伏羲拉上战车,女娲才不得已受了娲皇之号。

  须臾,西王母和斗姆元君携手进来。

  这方世界虽是修为为尊,但是她们都是同辈,原先天地之初的时候也算是相处过一段日子,所以依旧还是行平辈礼。

  “快坐,你们来意我已大体知晓。

  今日之事,入得你我之耳,不可再外传。”

  女娲禀退左右之后,在娲皇宫中设下重重结界,甚至不惜动用掌握的还不怎么彻底的混元之力轻微隔绝天道。

  这才面色严肃的说道。

  斗姆元君和西王母面面相觑,原本,她们只是想弄明白老君的谋算,并且提前做些准备。

  可是现在看女娲这样子,分明是有大料呀。

  出于八卦的天性,她们都快忘了自己过来干什么的了,连连答应不外传,然后聚精会神的准备听。

  “玉帝他是老君的儿子,亲生的,但是玉帝他自己并不知道。”

  大佬还是大佬,一句话震的在场其他三个身子都有些摇摇欲坠。

  这句话的威力不下于核弹。

  直接把他们都炸懵了!

  “妹妹,你说什么?”

  伏羲也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戏,更没想到他妹妹藏的这么紧,这么大的事,竟然从来没跟他露过底。

  “女娲,我没听错吧?”

  西王母也感觉有些恍惚,这消息冲击力实在是有够大的。

  女娲嘴角微扬,呵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你们没听错。

  这事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原本我就对老君突然提拔上来的那个玉帝感觉奇怪,毕竟既不是先天神圣,又不是什么有大功于天地的存在,凭什么做那玉帝之位?

  后来老君又设了四御之位,将原本昊天上帝一人独尊的天庭,分成了四御大帝执掌四方,玉帝只掌一方。

  也就是因为这,我,包括其他诸仙神才没有反对。

  前段日子我修为有所突破,偶尔掐算了一番玉帝的溯古命运,结果发现他只有一世命运。

  也就是说,他只有做玉帝之前在凡间为太子的那一世命运,在之前,再无任何命运彰显。”

  “这也就意味着,他百世善人根本就是个幌子。”

  斗母元君也略微有些恍然。

  西王母这时也明白过来了:“是了,只有先天神圣后裔的灵魂才会不走轮回,直接由天地本源孕育而出,这样自然也就没有前世命运的说法。”

  “是啊,这世间先天神圣数量有限,逐一猜测掐算,我很快就找出了他的亲生父亲——太清道德天尊。

  道德这两个字很玄妙呀。

  呵呵!

  可是玉帝不知道,他一直以为老君是想要让他做傀儡,所以稍微有点势力,并且发现老君并不对他下死手之后,就处处与老君作对。

  有些事老君不可明说,但是见到自家子嗣不听话,当然也是想教育教育。

  结果可不就变成了现在你们所见到的佛道相争,势力角逐,释迦摩尼只能算是乱入的。”

  女娲嘴角的幸灾乐祸根本遮不住,这么大的料,曝不死他!

  

  https://www.biqubook.com/33_33422/124174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