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世界侠客行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大仇

第二百五十七章 大仇

        “这石碑的质地如此坚硬,可是还有人能以指力硬生生的在上面刻字,这份功力别说我比不上,就连常舒远常大哥也可能有所不如!”

        李侠客看着面前的石碑,又是惊讶又是赞叹:“就连这碑文上流淌的鲜血都不简单,内涵阴气,普通人若是看上几眼,就难免心生幻象,吓也要吓死了!”

        他在石碑前站了一小会儿,默默体察自身,现浑身山下没有任何不妥之处,这才迈步前行,一步步的向山腰处的山洞接近。

        随着他的靠近,山上兵器的碰撞声与呵斥声越来越清晰,感受到的山体震动幅度也越来越大。

        等到靠近大洞边缘之时,陡然天崩地裂般的一声巨震,山体如酥,巨石滚滚,李侠客缓缓迈步,躲过从头顶落下的几大块滚石,继续向上走去。

        山洞里的打斗声自此不复响起,整座山都安静了下来,只有洞口里的血色液体还在不住流淌。

        李侠客愈加小心起来,将自己的呼吸心跳都压制到了最低点,迈开大步,无声无息的前行,走了一段距离后,终于来到了洞口处。

        入目是一块极为平坦的巨大广场,广场上有一块大大的足有半亩方圆的血池,血池内血泡不住翻滚,一个个赤裸身子的孩童在水泡翻滚中载沉载浮,犹如滚锅中的水饺一般,挤满了整个血池,早就没有了生命气息。

        这个血池中间矗立着一朵血色莲花,此时已然被一股巨力打残,只剩下两片一人大小的花瓣有气无力的耷拉在莲蓬下面。

        血池的一边被斩出了一道口子,血色液体便是从这道口子缓缓流出,一直流到石洞之外的悬崖峭壁之上。

        在这血池后面正有两名男子相对而立,两人彼此双掌相对,头顶雾气升腾,正在比试功力。

        感应到李侠客从洞口出现之后,两人同时扭头看向李侠客,都是暗暗叫苦。

        这两人形貌迥然有异,其中一个是一名老者,一身血色长袍,红色的头乱糟糟的,在头顶形成了鸟巢模样,甚至连两只眼眸也是赤红之色,眼珠瞪着,浑身邪气四溢,就差在脑门上贴一个“我是坏人”的纸条了。

        这老者小腹部被人插了一柄铁尺,正正的从脊椎骨处穿了过去,鲜艳的血水如同自来水管似的,从后背沿着长袍不住流淌,最后从双腿处流下地面,整个人如同一个血口袋一般,似乎储存了无数的鲜血,怎么也流不干净。

        而另外一个则是一名中年男子,这名中年男子黄面金睛,留着短短的微黄色的胡须,一身紫色长袍,上锈铁尺飞鱼。

        此时一柄漆黑的长剑插进了中年男子的胸口,直没至柄,剑尖从后背探出,血液从前胸后背不住滴落,随着血袍老者双掌力道加剧,中年男子胸口后背的鲜血流的更快,脸色变得更黄。

        此时两人互相牵制,谁也不敢分神,正是生死的紧要关头,没想到李侠客从外面走了过来。

        一霎时两人都紧张起来,眼睛一瞬不瞬的紧盯着李侠客。

        这等时候,李侠客帮谁,谁就能赢,而另一个则要面对身死之局。

        “比拼功力啊?”

        李侠客扫视两人一眼,嘿嘿笑了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他对两人点头致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侠客!我是为了八百里外的上千名童男童女来的!”

        血衣老者闻言身子一震,不住咳嗽,每咳嗽一声,便有一股鲜血从鼻腔里喷出,双目之中流露出惊慌之色。

        黄面男子则松了一口气,集中精神,将内劲源源不断的冲向对面的血衣老者。

        “这血池里面的血都是那些孩子们的血吧?啧啧,我见过很多残忍的手法,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用童男童女的鲜血来浇灌一朵花的事情,这血池中的莲花就这么宝贵?难道非得用童男童女的精血才能把这样的花儿培养出来吗?花费如此大的精力,可惜功败垂成啊!”

        李侠客看了一眼血池中的残破莲花,叹了口气;“两位,我给你们变个戏法!”

        他说话之时,手一翻,眨眼间手中便多了一尊红衣大炮,“轰隆”一声,被李侠客放在了地面之上,随后微微调整了一下,将炮口对准了血衣老者:“这位老兄,你看你,长得獐头鼠目,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他摸出一枚炮弹,放进炮膛里,然后慢条斯理的将一包火药在炮膛里塞好,插进去一根引线,手指在炮筒附近轻轻一弹,一缕剑气飞出,斩在炮筒上,激起一溜火星,将引线点燃。

        中年男子与血衣老者眼中都露出恐惧之情,虽然不认识李侠客搞出来的红衣大炮,但是武道高手所独有的对危险的感知,却令他们从这门古怪的东西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险。

        但在这个时候,谁也不敢收力,一旦收力,对方的真气立马就能冲进他们的身体,将对方身体打爆。

        一时间,两人身上流血,脸上冒汗。

        李侠客缓缓跨坐在大炮后面,木匠吊线似的一只眼眯起,在引线轻微的嗤嗤啦啦的声音中,将炮口稍稍调整了一下,对准了血衣老者的腰部:“你们两个的修为比我高那么一点,我想要杀你们任何一人,都得面临你们临死之时的反扑,弄不好就是我没把你们杀死,反倒会被你们临死之时的反击杀死。”

        他调整完毕之后,从大炮上面跳下,身子缓缓后退,在经过血池的时候,伸手虚抓,血池中央的残破血莲花缓缓从血池里飞出,落在了他的手里,同时下面一支足有一人长的莲藕也被带了出来。

        这莲藕样子极其诡异,竟然长得像是一个大胖小子,眉目宛然,似乎离开了血池之后,极不适应,脸上竟然还流露出痛苦的神情。

        李侠客吓了一大跳:“这是什么妖物?”

        吃惊之下一拳轰出,将这莲藕轰的粉碎,爆散成一团红色粉雾。

        “不要啊!”

        血衣老者见李侠客将婴藕打爆,顿时目眦欲裂,凄厉嚎叫,身子扭动,想要扑过来阻止李侠客。

        轰!

        就在他身子正欲跃起之时,红衣大炮轰然巨震,一枚炮弹飞出,正打在老者的腰部,将他整个人都打的飞了出去,空中带起一流血线。

        就在血衣老者嚎叫之时,李侠客身子一闪,便已经出了大洞。

        刚出洞口,便听到大洞里接连响起几声暴喝,气劲交击声不绝于耳,震的整个山峰都在晃动。

        片刻后,一道红影从大洞内穿出,化为一道红线直入青冥,只有蕴含着刻骨铭心仇恨情绪的声音还在洞口处回荡:“李侠客!老祖记住你了!”

        声浪滚滚,犹如雷霆,震的李侠客凌空翻了一个筋斗,才将这声浪的力道消掉。

        等站稳之后,看着空中渐渐消失的一溜红线,李侠客一脸骇然:“好家伙,我这是招惹了不得了的仇人了!”

        :。:

  https://www.biqubook.com/33_33436/128722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