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尊独宠:逆天小魔妃 > 第六十一章 容不下她「求推荐」

第六十一章 容不下她「求推荐」


  南明柔半真半假的说道。

  “嗯,这么说来,你也受委屈了。”

  南昊天接收到自家女儿的视线,便顺着她说道。

  “父亲,女儿不委屈,只希望父亲能原谅女儿。”

  南明柔嘴上说着不委屈,可是眼泪一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她心里恨啊,本来是想毁了南明月,没想到却是把自己搭进去了,发生这样的事情再嫁人已经是不可能了,而烁皇子也不是她的良配。

  她以前跟优伽郡主在一起的时候就听说烁皇子不仅强抢民女,而且还偏好男风,在帝宫外的府里养了一群小倌,死在他手里的少男少女不计其数,但是由于烁皇子是柔妃最宠爱的皇子谣言便被压了下来。

  南明柔越想越害怕,她现在只希望帝后能够说话算话,等事成后能够给她一笔金银财宝让她可以过上好日子,到时候将军府,南明月,她都会把这一切慢慢的找他们算回来。

  南明柔心里阴狠的想着,面上却是眼泪越来越多。

  “好了,既然你没事那就先回房间吧,好好收拾一下。”

  南昊天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南明柔心里更是烦燥,如果不是因为月儿他现在就把南明柔关到柴房了。

  “是,女儿这就告退。”

  南明柔眸光微闪,向南昊天俯了个身便向着大厅外走去。

  “月儿,你怎么看。”

  南昊天略带沉重的声音传来,任谁被别人惦记着心里都不舒服。

  “父亲,帝后容不下她。不必脏了手。”

  南明月看着南明柔远去的背影,嘴角扯起一抹轻笑,南明月还是太天真了,她当真以为帝后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吗,且不说她任务肯定不会完成,就算完成了那帝后也不会留着这么一个定时炸弹放在眼皮子底下,普天下只有死人才会永远的保守秘密。

  “月儿,你是说……”

  南明辰听到妹妹的话眉毛一挑

  “嗯。”

  南明月看着哥哥点点头。

  “走吧,月儿,还没吃早饭吧,陪父亲去吃早饭。”

  南昊天不想让女儿去接触这些勾心斗角,虽然依月儿现在的性格以后要走的路注定不平凡,但只要是在他身边,他只希望女儿能开开心心。

  “好啊,正好我肚子饿了,今天我要喝两碗粥。”

  南明月俏皮的看着父亲,打消了去钟离煌院落的想法。

  “你这个小花猫就要变成小馋猫了。小心以后长大了嫁不出去。”

  南明辰捏捏妹妹的小鼻子笑道。

  “哥哥,我是在长身体好不好,你才是大馋猫。谁说我要嫁人,嫁不出去正好,我会一直烦着你们。”

  南明月挣脱哥哥的手向着饭厅的方向跑去。

  “还说你不是小馋猫,一听说去吃饭就跑这么快。”

  南明辰也笑着追了过去。

  南昊天慢悠悠的跟在两个孩子后面溜达着,此刻他的心一片平静,自从月儿从迷雾林回来后,好像整个将军府更有了家的味道。

  不仅月儿可以修炼,他也突破了多年的瓶颈达到了灵尊,辰儿的灵力也得到了提升。

  如果这一切蓝心可以看到那就再美好不过了。

  想着那个被他深藏在心底的女子,南昊天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心儿,你在那边还好吗?咱们的辰儿和月儿都长大了,你一定要等我!等我!”

  “父亲,快来!哥哥欺负我。”

  前方传来南明月如黄鹂般的笑音,打断了南昊天的思绪,他看着打闹的子女抛开了所有思绪快步向着他们的方向走去。

  南明月和父亲哥哥吃完饭打闹了片刻便慢悠悠的向着自己的院落走去。

  “小白,你说昨天在轿子里的时候咱们说完话空间就被突然屏蔽了?钟离煌还可以屏蔽我的空间吗?”

  南明月边走边在脑海里和小白对话。

  “是的,主人,这个手镯空间和帝丹都属于神魔大陆最顶级的宝物,当初大魔头为了找到主人在这空间里放了他的一成修为,他可以自由出入这个空间,也可以屏蔽空间和外界的联系。”

  嗯,这她倒听钟离煌说过,忽然南明月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要这么说的话,企不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随时都能出现在我的面前?”

  南明月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以后的行踪岂不是随时都会被钟离煌知道?

  “按道理来讲,是这样的。不过如果主人不在空间的话那他是出不来的。”

  小白看着南明月阴沉的小脸尽职尽责的解释道。

  这还差不多,南明月听到小白的话心里稍微安心了一些,也是,如果钟离煌可以自由出入她的空间,那他就不至于找她找的这么辛苦了。

  “主人,大魔头在屋里。”

  在南明月刚踏进院落的时候小白就感受到了屋里大魔头的气息。

  南明月脚步未停的打开房门,刚走进房门便感觉腰肢被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握住,随后一阵旋转,等停下来的时候南明月发现钟离煌正坐在椅子上,而自己正坐在他的腿上。

  “圣尊大人,你光天化日的潜进黄花大闺女的闺房,不怕被浸猪笼吗?”

  南明月神色不变,顺势靠在钟离煌的身上,把头埋在他的颈窝。

  感觉身后健壮的胸膛,强力的心跳,她嘴角微微勾起。

  “浸猪笼?”

  钟离煌看着南明月依赖自己的动作不由得轻笑出声。

  “月儿,我是在我妻子的闺房,而且……浸猪笼不是女子吗?”

  说完,钟离煌低低的笑出声,性感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南明月把头微转,轻斥了一声造孽。


  https://www.biqubook.com/39_39101/4586364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