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太阳树(中)

第五百六十四章 太阳树(中)


罗南以为他遇到电影场景中,经典的重金砸脸待遇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还真想看到箱子打开,满满的都是钞票……哦,权限时代了,指望一箱子黄金可还更靠谱些。

不过,看份量也不像。

血妖没有再卖关子,对一位精神感应大师玩这种把戏,只会贻笑大方。他很快把箱子打开,并将开口转到罗南那一侧。

这一刻罗南看到的,是堆放得整整齐齐的……

黑布。

这种布料看上去挺高级,是那种纯粹的黑色,几乎不反光,可细看过去,又有些绸缎式的密织暗纹。

质料如此,应有还有特殊的加工。罗南就确定,在这层层摞起的布料中,有着极内敛的灵波,有序缭绕,显然是经过了超凡力量加持的奇物。

除了布料以外,密码箱的上盖夹层中,还有一杆略粗的手写笔,露出半截。笔体为玉白色,套着笔帽,质感还成,同样有灵波辐射,与布料隐隐呼应。

“这是什么?”罗南都不知道这是玩意儿,当然也就毫无“动心”可言,只是好奇而已。

“密契书,我专门向密契尊主讨来的好东西。可以承载超凡力量,以它作为画纸,再用目前最有灵魂力量亲和力的‘H4-a’型有机粉末凝固加工,作为画笔……老弟,你不准备试试吗?”

罗南失笑,他当然不可能因为这种特殊料子,转变想法。不过他也不矫情,伸手拿过那杆画笔,在手中掂量掂量,又摸了摸箱子里的密契书——虽然名字挺唬人,可摸上去还是布料的感觉。

“你准备用这个做扑克牌?”

就算布料可以裁剪吧,可这质料,怎么也不像是可以在手里分合自如,且甩得“啪啪”响的那种。

“试试嘛,试试就知道了。”

血妖不刻意暴露“唯恐天下不乱”的禀性时,还是挺有趣的家伙。一副“请君入瓮”的架势,感觉随时要讹人。

罗南不怕被讹上,而且近来他脸皮也厚了,血妖让他试,他就试。

他先摘下笔帽,在桌面上随手画了两下,试试手感,也体会一下所谓“灵魂力量亲和力”是什么感觉;然后才从箱子里抽出一截“布料”,在桌上铺开。

血妖很殷勤地挪开水杯等杂物,腾开地方。

他们所在的露天咖啡座,就在港口闹市区,人来人往。二人这一番举动,也很是吸人眼球。就有几个人受好奇心驱动,驻足观看。

罗南也好,血妖也罢,都是随时能豁免外界影响的性子,都不在意。后者还开口讲解一些背景知识和基本用法:

“画笔和密契书的灵波,是经过专门调和的,只要将灵魂力量注入画笔,二者就能够实现‘链接’,形成各种不可思议的效果。

“当初,密契老头强按着亚波伦签下契约,就是利用类似的手段,当然,要比咱们现在这种高级多了。”

持笔在手,罗南还真想看看能鼓捣出什么玩意儿。

在他看来,画笔和密契书之间的灵波链接结构,严谨不足,但灵动有余,好像在设计之初,就给执笔人留出了余量。当执笔人的灵魂力量加入,正所谓“三生万物”,确实可以衍生出极多种可能。

这种体现出“互动”设计的结构,可以说相当高明。

罗南开始手痒了。

他开始在心里筛选可以入画的目标,当然决不能遂血妖的意,已知已见的超凡种统统过滤掉。其实最保险就是静物画、风景画……他不擅长,而且也太不要脸了。

罗南的厚脸皮神功,终究未臻大成。

一番挑拣之后,他忽尔一笑,笔尖落下,就在这看上去极度柔软的布料上,信笔勾勒出白色的轮廓。

真正下笔之后,罗南倒是先叫了声“不错”。

这种软性布料,决不是理想的画纸。他那种速写技法,对线条细部要求极高,要是一笔下去,整块布料都跟着走,就什么都不用说了。

可这种窘事儿并没有发生,罗南完全没感觉到布料的粘软滞涩。事实上,他的笔尖和“密契书”之间,还有着一点儿极度微小的距离。完全是互相作用的灵波,托着笔尖在游走,留出了作用的余地。

而灵魂力量的注入,又使得手感得到强化——这和平时在纸上画画还有点儿不同,但和在虚拟工作区里的感觉,已经很相似了。

他在这里叫好,血妖却也在旁边挑眉毛:

“牛鬼?”

没错,罗南信手画出的对象,正是不久前还在游艇甲板上涕泪俱下的“暗龙神”大人。

罗南终究是厚道人,没把那最丢脸的形象暴露出来,但他寥寥几笔,那位牛头蛛身、貌似狰狞却又低伏奸狡的形象,已经跃然而出。

“还成吧?”罗南只是试验,勾勒出大致轮廓,略得其神已是足矣,便收了笔,难掩期待:“然后呢?”

血妖呵地一声笑,打了个响指,铺在桌上的那截黑布就“嘭”地凭空燃烧。火光极盛,却又一闪即灭,热浪才让周围不请自来的观众们为之惊呼后缩,又一切归无。

只有一张卡片式的硬纸片,飘悠悠落下来。

“哇哦!”

有的闲人开始鼓掌,显然以为这是一场街头魔术表演。但不论怎样,两位“魔术师”都不可能再表演下去了。

罗南伸手,接住了飘落的纸片——这是那种6.3*8.8mm的宽幅制式,比平常玩的牌型要大一些。

纸牌背面,是有序但不知意义的花纹;而在正面,罗南刚才绘制的牛鬼形象,已经缩到了与牌面相宜的尺寸,老老实实地趴在那里……

周围似乎还潋滟着水光。

视觉效果不错,但奥秘决不只在视觉上。

至于是什么,罗南还没看出来——就是这样才有趣。

“有意思。”罗南拈着牌,一时倒有些爱不释手了,“这是密契尊主设计的?”

“反正是他教团的特产。”

“你和他很熟?”

“我总共找到了两位画师,一个是罗老弟你,一个就是他喽。”

罗南有点儿……是很惊讶。

密契尊主支持血妖这狗屁倒灶的计划?

是血妖大言不惭,还是说,那位想通过“密契书”、通过这件事,谋划些什么?

罗南想了想,没有深入下去——这已经不是他擅长的领域。

既然想不通,他干脆把纸牌丢在桌上,摊牌了:

“这很有趣,但绝不是我参与的理由。”

血妖一点儿都不在意:“我明白,我也没指望靠这个说服你。不过接下来,我可要放大招了。”

“哦?”

“我先说一个关键词:披风。”

“……”

罗南扬起眉毛,几秒钟的时间,没有说话,然后背脊抵到靠背上,视线先从桌面上那一张“魔术牌”上掠过,才又看向血妖,就像是在看牛鬼不久前几乎崩溃殆尽的面孔。

这让他骤变的心情有所舒展。

“披风……对我来说,这可不是关键词,是敏感词,里面的意义非常丰富。”

有些话,罗南没必要说出来:

他有一件“灵魂披风”;

最近里世界喧嚣未尽的,甚至公海拍卖会直接相关的,则是邪罗教团的“圣物披风”;

这和他的爷爷有直接关系,他记得爷爷也曾说过相关的字眼;

甚至在中继站那种环境下,罗南也听到过类似的概念。

但不管是哪种意义,哪个层次,从别人口中,用“谈判”的口吻说出来,都是一种冒犯。

罗南毫不遮掩:“血妖先生,为了保持良好的气氛,我也可以预先告诉你一句,在这上面我比你想象的,知道的更多一些。

“如果玩猜谜,只是玩那些哄小孩的玩意儿,大家难免会尴尬。”

血妖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看得出来,所以我把话说在前头,我尊重你,不会玩什么花巧,一就是一……罗老弟你也要承认,你对这个‘关键词’感兴趣,咱们就可以接着往下谈。

“我还可以声明,我不会玩那种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性,赢得一时的利润。我以后还需要罗老弟你不断的出图呢,到时候你随便卡我一下,平白还要置气,那多不好!

“现在,可以接着往下谈了吗?”

罗南伸手虚引,请血妖继续。

后者并没有即刻说话,手指头轻轻敲了两下桌面,一块投影区域显现出来。

如今时间接近正午,亏得遮阳伞挡住了大部分的刺眼阳光,箱里的“密契书”也充做背景,除了有点虚,视觉效果还可以。

于是罗南看到了,投影区域中间,那看上去比较随意的摄录留影。

这应该发生在一个比较昏暗的空间里,周围影影绰绰,好像不止一个人,而影像聚焦的中心,是一本好像刚过了火的书册,看样子已经烧掉了一些,外皮黑乎乎的,整个都变得蓬松,边角处甚至还带着未完全熄灭的火星……

不,这好像是……

罗南的视线迅速从血妖脸上划过,后者露出了貌似友善的笑容,示意罗南继续往下看。

罗南重将视线转回投影区域。

这时,影像中有一只手伸出来,从先前的持有人那里,把这本“书册”拿过去,很随意地拍去烤焦的硬皮上残余的火星,好像还吹了口气,就在激扬起来的烟灰粉尘中,随手翻动。

残缺但也足够辨识的特殊结构,就此展现。

看着那破损硬皮边缘那一条尚未变形的活页铁夹,罗南校正了答案:

不是书册,是分页笔记本。


  https://www.biqubook.com/3_3056/369193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