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五十六章 棋与牌(中)

第五百五十六章 棋与牌(中)


海岸线上的阴云,快速向内陆弥漫,蒂城的天空很快就阴了下去。当然,在始终没有拉开窗帘的房间里,这没有意义,与其探头去看窗外,还不如多费些心思,琢磨一下衣食父母情绪上的晴或阴。

在城区边缘某间别墅之内,狂欢party已经结束很久了,经过一夜的喧嚣和发泄,绝大多数人早就耗尽了所有的精力与荷尔蒙,该滚蛋的已经滚蛋,剩下的都是玩过头的,横七竖八的躺倒在沙发、地面、卫生间、泳池边,甚至直接浮在水面上,衣衫不整,有的还被酒水泡得傻了,睡得如同死狗一般。

这些都是有福之人,自顾自的玩儿,玩够了就睡,主人大把挥霍,从蒂城各处搜罗来的美女俊男,可以保证每一个参加party的客人都拥有天堂般的享受;就是受雇而来的特色服务人员,也能有远超标准的丰厚收入,正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然而,不管在什么样的群体中,总有那么几个倒霉蛋,比如已经困的快用脑袋砸赌桌的美女荷官,比如在同样困倦得要死却仍要保持微笑并努力为客人捏肩捶腿的按摩女郎。

或许也包括赌桌上两个纯粹凑场子用、现在已经快给扒成光猪的职业经理人。他们甚至要比周围的服务人员还要不堪,过度饮酒、过度熬夜、过度兴奋又过度恐惧,现在连玩的什么牌都快不知道了。

还好,桌上两位真正的大佬,也只是信手出牌,玩的是那个氛围。

如今,其中一位大佬也已经开始半真半假的打哈欠了。

这位此刻的形象并不比身边几个陪玩的男女好到哪儿去,他叼着烟,身上只穿了一条大裤衩,胸口还有已经干去的红酒残渍。最显眼的则是脑门儿上,紧挨着眉毛,被油性笔画了好几道又粗又长的平行线,横切过整个额头,好像是最劣质画家笔下的抬头纹,最上面还有一行字:

我是血妖,我是沙雕。

堂堂超凡种血妖大人,一念之差,引狼入室,如今对面的母狼貌似正开心,他则是有求于人,不好意思叫停,只能翻着白眼玩下去。

当然,总要想法设法暗示一下。

“海边没完没了……现在这些搞研究的,习惯拉长战线也就罢了,一个个还不会说人话,生怕唬不住人似的。”

对面和他形成对局的,是一位化着典型夜店妆的女士,感觉非常浓艳,以至于几乎湮灭了自身的特色,与房间里的其他女性服务人员也没有太大区别。

如果非要找一点不同,那么这位女士大概是别墅内外衣着相对最齐整的一个吧。目前只是脱去了外套,显出露肩的小衣。刚刚及肩的微卷黑发,在白腻肉感的肩头微微划动。

与此同时,属于不太走运的按摩女郎的手,也在这片区域慢慢揉捏,保养精致的纤手,与雪白紧致的皮肉往来摩擦,总体上相当养眼。

血妖却无心多看,瞥去两眼看看那位表情变化,便自顾自地笑起来:“不过这样也好,有这家伙作对比,咱们直观且富有视觉冲击力的生意,肯定会大赚特赚……”

受不了血妖荒诞的逻辑,对面的浓妆女士终于说话了:“就凭你不搞杂志,改卖扑克的点子?一副牌你准备卖多少价钱?”

“怎么是论副呢?要论张!”

“果然还是卖扑克,你邀请我,让我到杂志当主编……现在难道已经变成印刷厂厂长?”

“是副主编,主编只能是区区在下。”

血妖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来回摩娑手里的两张纸牌,仿佛是在展示他光明的未来:“我们只是换一种形式,就可以让这个除了一点儿八卦公信力,再没有任何价值的破烂杂志,浴火重生——为什么,因为咱们是天作之合!”

“笃!”

用来“赔付赌资”的油性笔,擦着血妖的耳朵飞过去,直接穿透了他后面的墙壁,因为速度太快,其他人甚至全无所觉,只以为那玩意儿被甩到了看不见的角落里。

“我……擦!”血妖本能想爆粗,但看到对方浓重眼影之下冷诮的寒光,后面那个发音就给模糊掉了。

“没有占你便宜的意思,我只是说,有你的通灵能力背书,有我非同凡俗的风格把控,还有充满话题性的扑克牌式榜单,这个杂志,今后就是权威的信息发布机构,是要名垂青史的。”

“你急着进历史,活腻了吗?”

浓妆女士讥讽一句,纤长手指灵活摆动,让已经形成黑杰克的两张牌,在指缝间往来穿梭:“这么看,你买下《牌组》杂志,是真准备大干一场?我还以为,你只是想折磨这两个可怜虫呢。”

另一边陪人搭台的两位“职业经理人”,同时也是《牌组》杂志的前任经营者,眼下已经快要瘫到赌桌下面,连陪笑的力气都快没了。

他们也是里世界人员,多多少少有些名头的,可在两位超凡种身边折腾了一夜,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磨损殆尽。

偏在这时候,血妖还笑眯眯地看过来:“坦白讲,是有那么一点儿类似的考虑……知道为什么吗,前任主编君?”

前任主编恍惚回答:“我们已经转到红心了。”

“红心10。”血妖很严肃地纠正细节,“我就不说你们之前把我放到‘方片’花色的问题,可为什么转到‘红心’之后,还把我排除在人物牌系列外?而且是在马伦后面……你们是在表达不满吗?

“全球八九十个超凡种,你们只选一半,已经够胆儿肥的了;给大家分区排座,肥上加肥;最后连座次都表达出如此明显的歧视,你们是重度脂肪肝溢出了吧?

“要不是血妖老爷我不计毁誉,出来力挽狂澜,你们还准备把这个方向性的错误放大到什么程度?”

完全相同的表述已经不只一次在两位“前任君”耳畔响起了,这回终于到了量,“前任主编君”白眼一翻,向后便倒,顺便很讲义气地带翻了自己的老搭档。

两人就此翻下赌桌,昏迷不醒。

浓妆女士依旧娴熟地转牌,对此情形视若无睹:“马伦能进人物牌,多少是有个第一副会长的身份加持——倒是你,从哪儿来的勇气,敢把自己摆进超凡种的前十六位?”

“这只是个八卦杂志,有话题性不好吗?”血妖倒是理直气壮,“黑桃花色不选我,也还罢了;又把我这样的守法良民扔进‘方片’里去,和亚波伦、尼克、科尼这种人物做伴,难道他们不该给我一个说法咩?哦,对了,还有波塞冬,一只畸变种。”

浓妆女士很认真地注视过去,并提醒他:“我是方片2。”

“2是好位置。潜力新人,一代版本一代神,随时会一飞冲天,哪种花色都不重要了,就像四张A牌,不也是三教团四首脑的专属?”

血妖用眨眼来回敬:“当然了,如果你确实很介意,就更好了。我们立刻组成复仇者联盟,把这个狗屎一样的杂志……”

“对不起,我不踩屎。”

“形容而已,这是事业。给世界重新洗牌的伟大事业!想想吧,你做了副主编,拥有了牌面花色、数字的裁判权,难道不想给某些人调调位置?”

血妖把手牌完全藏进手心里,向着对面猛抛媚眼儿:

“想一想,你肯定有想法的!”

“倒也是。比如老巫婆,背地里坏事做绝,凭什么她在梅花序列里,当她的精神侧大宗师,我却要和一只畸变种并列?”

“呵,呵呵……反正这就对了!”

明显牌局不利的血妖先生,借着放大的嗓门掩护,往身边美女荷官大腿根上抹了一把,在后者有些迟钝和含糊的娇哼声里,收回来又在嘴边吹了口气:

“咱就是要一个翻天覆地……羸了!”

薄薄两张纸牌砸下去,竟是砰的一声巨响,绿绒面的赌桌上,已经分发完毕的明牌暗牌,乃至于已经码好的旧牌、新牌,全都给震了起来,来了个炒菜翻锅……

翻砸了的那种。

“哎呀呀,劲儿用过了……不过就是这股劲儿,才有‘点石成金’的能耐啊哈哈哈哈!”

毫无诚意的反应中,血妖一手制造的超现实场面,让赌桌边上的女荷官面目呆滞,怀疑人生;也把另一边的按摩女郎给吓倒了,惊呼声中缩手往后退,却被前方的浓妆女士反手按住掌背,搁在其肩头处。

按摩女郎右手被抓,很快反应过来:“抱歉,墨拉女士……”

说着,她试图抽出手,可是前面的墨拉女士,按下的力量出奇地牢固,而且还有余力空出大拇指,在她手背轻轻摩挲。

按摩女郎有些意外,但她也算是见多识广的,当即就做出最职业的选择: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连已经抽离的左手也放回来,继续之前的工作,至于随后工作性质会有什么变化,就不是她所能左右的了。

总体上,她并不拒绝与她服务的女性客户发生些什么,只要钱给到位就可以——像是墨拉女士这样,样貌不差,肌肤更是好到犯规的客人,简直是职场上额外的优待了。

虽然,眼前的一切有些魔幻。

为什么……只是有些?


  https://www.biqubook.com/3_3056/372939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