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五十六章 棋与牌(上)

第五百五十六章 棋与牌(上)


当章莹莹绕过那段危险的海岸线,扔掉水上摩托,微喘着气来到罗南身边的时候,沸石海滩,这处在蒂城小有名气的高级私人度假沙滩,已经彻底面目全非。

最前沿的区域,施新和驾驭的深蓝行者实验机,与几乎浑身燃烧的蒙冲,呈抱摔顶牛之势。

本来双方都是战士的类型,特别是蒙冲,也算是响当当的肉身侧强者,可在当下,他们完全没有任何精妙的战技显现,只有最原始的角力碰撞。

就算是这样,也爆发出震动海滩的狂暴能量,飞沙走石,遮天蔽日。

而在章莹莹这边,特别是当她从罗南所在区域的角度往沙滩上看,不免也冒出与此前某人相似的感受:

根本就是棋子沙盘吧,或者是战棋型游戏?

沙滩上人人如棋,没有什么主观能动性,只是由罗南摆阵,各居其位,点一点动一动,放个招式算球……

罗南似乎还在思忖后续的棋路,没有下步的动作。

章莹莹不及多想,她辛苦绕过来也不是为了看热闹,而是收到了来自武皇陛下的传讯,过来报信的:

“老板怕打扰你,让我给你说,其他人大多还是知趣的,她也会帮你看着。你自己把握局面,不要太操切,别让某些人带了节奏。”

“某些人?”罗南对渊区流动变幻的意念丝缕,也是大致有数,但具体是哪些,还真不知道。

“嗯,有的还好,但还有一些不安份……”

话说半截,不知道是不是武皇陛下隔空警告,她吐了吐舌头,没有再说下去。但忍不了几秒钟,还是积极暗示道:

“就是方片类的几个。”

“方片?”

罗南本来还挺明白的,结果让章莹莹一绕,真的糊涂了。

“你落后时代了……算了,回头说,你别分心哈!”

罗南不再说话,只是微微点头。

要说他心里面基本还是有谱的,相较于在夏城那回,今天的重量级旁听者们,已经相当有礼貌了。又或者,罗南对于这个层面,也基本到了见怪不怪的地步?

武皇陛下提醒得很及时,罗南控制得也很到位,最重要的是,持续改造的沙盘,以及训练了几个小时的棋子,渐渐也具备了他所需的三方对抗的雏形。

罗南本就是在追求相对封闭的时间架构,一旦基本形态对路,自然而然地就呈现出虚空扭曲封闭的效果。对于那些好奇或不怀好心人士的窥探,有一定的屏蔽作用。

在“囚笼”理论正流行的现在,精神层面强行窥伺和接触,说一声“性骚扰”,可是具备了相当的理论依据的。

类似的念头一闪,很快也就压下去了。

罗南继续注视着前方的沙盘。

在绝大多数人尚被沙滩前沿的“角力”所吸引的时候,却不知道真正的对抗主体,是沙滩上无形的领域结构,以及海上的已经开始翻涌流散的雾团。

蒙冲代表的“火狱暴君”式的冲击力量,虽说还有点儿似是而非,可在这个阶段,还是很好地完成了压迫性任务,如同一把重锤,将原本松散的领域结构,砸到变形,却也更加强韧。

以至于沙滩上这些人,终于稍有了些“战争领域”的架势,罗南顺势以切分仪粘合,以部分幻想拟态构形加持,使之越发符合梦境的中继站的基本形态。

至于外围海雾所架构“云母”,较之其真身无疑差得更远。就是这种差距,导致二者的碰撞,与罗南记忆中的模样,出现了严重的偏差。

但没关系,只有发现偏差,才好下手校正。

罗南此时倒觉得,现在的工作难度有所下降。

在他看来,之前的准备工作就像是在作证明、建模型,好像是数学考卷上最后面的大题,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所有的东西都要无中生有,逻辑上务求完备。

而现在这些,终究是有基本框架可以参考了,也有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可供选择,类似于选择填空题,当然要省不少脑子。就算一时做错了也没什么,也没人扣分,最多有哪一块崩掉,重新再来就是了。

而且这还有点儿像雾气迷宫里的情况,类似的碎片拼图工作,罗南就更熟了。

以罗南现在调动的计算力,推进的速度相当之快,对云母的基本构形轮廓有越发清晰的认识。

当然,绝不可能一步到位,罗南也从没有这样的奢望,他只是想把根基再夯实一些,不再是大而化之的“全模拟态”,而是有一次真正的跃升。

从物质层相对单纯的饱和水汽结构,向生命层迈出那一步……

咳,明显想多了。

不用真实作用在物质态上,单纯构形层面的“伪跃升”就可以,有蠢沙那种经得起考验的稳固基质模拟构形,他也很满足。

难不成还真指望硬生生造出一个磁光云母来嘛!

怀揣这样的标准,罗南觉得距离目标实现似乎也不太远了,他有这种感觉。

还差一点点,一点点……

跃升是一种质变,就“一点点”,也许需要比前面都要庞大得多的积累,甚至可能要全盘推倒重来。

可是罗南有种强烈的预感,一种建立在扎实构形设计基础上的直觉,或许也算是“幻想学派”很看重的“灵性”所在:

方向应该没有错,就一点点!

那就把工作做得再扎实一些。

旁边章莹莹眯起眼睛,把手掌半遮在额前,挡住扑面而来的激旋风沙,努力锁定“亲儿子”的位置,也难免担忧。

唯一让她放心的情况是:现在沙盘上“棋子”们,除了最前端的两个,都老老实实地呆在原地当背景,不至于把蠢沙踩到。

可是后面会怎样,她就不知道了。

章莹莹扭头想问一句,又强按捺住,生怕造成干扰——此时的罗南,感觉中像一个专注的指挥家,在虚无的空气中,拨指摇臂,幅度不大,很克制,很冷静,却又比早先仿佛冷眼旁观的姿态投入太多了。

沙盘上见不到对应的变动,可是……

章莹莹皱了下眉头,抬头看天:

阴天了。

本来还勉强穿透雾气云层,秀一些存在感的太阳,在刚才一轮飞沙走石之后,彻底隐没在云层后面……其实,现在云层的边界和分际已几乎看不到了,只有阴沉沉铅灰色的一片。

章莹莹还能感觉到,大气中明显湿度增加,气压也在降低。这应该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过程,只不过被早前风沙漫卷的声势压过去,到现在才勉强体现出来。

而这些都不是主要的,章莹莹发现这系列变化的最关键因素是:

“打雷了?”她喃喃低语,由于大气中的震荡太过微弱,她不太确定,说不定是错觉呢。

“哦,错觉吧。”

“擦!”

章莹莹给吓了一跳,没想到这种时候罗南还能听到她的自言自语,且和她聊天:“别分心啊你!”

“没关系,我挺专注的。另外,有些时候,大气也很脆弱。”

“哈?”

罗南笑了笑,仍然继续之前的动作,看上去他真的挺放松的,几秒钟后,甚至嘬唇吹起了口哨。

他明显不太有技巧,初时有些破音,但超常的肉身控制力帮助他迅速找对了路子,哨音越发清亮明脆,在后面又与激荡的风沙击打在一起,以至于格外激越,倒是和现在沙滩上的情况挺配的。

可后面渐渐转长、低回的调子,似乎又有些空旷与苍凉。

这哥们儿心情……哈?

章莹莹一时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吹口哨的时候,应该是心态轻松心情好吧,可偏偏体会不到类似的感觉。

“旋律不错,什么歌来着?莫雅姐新作的曲子?”章莹莹悄悄用了听音识曲的功能,然而没有任何收获。

“随便哼哼。”罗南也暂停下来回了一句,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哼……是“吹”出声来了。

嗯,是蔚素衣的歌,那首“赤轮”,显然他是被梁庐传染了。

梁庐在专注工作,而且心情好的时候就会这样。

罗南开始不太喜欢,在他看来,音乐会引动别的思绪,干扰正常工作。

可是梁庐振振有词,说什么造物学派最擅长的精密统筹,分划脑区,处理并行任务的时候,需要一个缓冲或者节拍器,有效规划任务节奏。

反正就是有充分的理论支撑。

当时罗南不予置评,可现在,他突然感觉……

还不错。

他找了找感觉,又嘬唇吹出了声,那首至今也不太明白词义的歌。

就这抓耳却仍不够熟悉的调子里,他恍惚中真像是回到了中继站,在自己的工位上,在那封闭却又意外充实的环境中,面对着无数残破的机械,也挨着有趣又可靠的战友,让残缺的归于完整,让损坏的重组翻新……

一切都很熟悉、流畅,且并不枯燥,仿佛可以一直不停地干下去,直到让整个基地都充满活力地运转起来!

好吧,现实中并没有那样的工位,那样的基地……便是战友似乎也只是虚无的代码重构。

可在此刻,在罗南的眼前,确实有不可计数的无形架构,慢慢推移变化,协调作用,使得一种奇妙的作用力,隐然生发。

即使其中还有许多不谐,但无形架构之间彼此摩挲,嗞然震荡,直至杂音混攘,郁郁暗鸣。


  https://www.biqubook.com/3_3056/373048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