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五十五章 血战棋(中)

第五百五十五章 血战棋(中)


罗南为什么直播授课?

也许最先还没想那么多,可到中途,目的早没有那么单纯了好嘛!

罗南一方面努力复原灵魂披风、重塑生命星空、修补祭坛蛛网,重新串联分布在全球的“计算节点”;

另一方面,他这一次的公开课,也等于是对全球的“计算节点”进行一次全面更新,在全球成千上万的能力者脑中留下了有关“超构形”、“幻想构形”的鲜明印记。

也许这里面能够学通弄懂的千中无一,可是只要有这个印记在,有这个模糊的思路在,就等于是实现了系统更新,具备了相应的计算功能。

持续复原的灵魂披风,就可以搅动精神海洋,连接贯穿这些节点,调动这些人的精神余波,让存在于虚无之中的“生物脑计算阵列”发动起来,进行持续的深层推演运算。

呼……好像变坏了。

不是局面,而是人心。

罗南长长吐气,想吐出那些无用的纷扰,可事实上,在超大信息量的处理压力下,些许的心情扰动,真的只是偶尔起伏的浪花,倏然隐没,再无痕迹。

虽然罗南正不断堆积重塑他的计算资源,可缓不济急,单凭修复中的云端生物脑计算阵列,还远远无法达到快速跟进的要求,强行硬推,不知要到猴年马月。

所以,罗南定下的“五区块”彼此衔接嵌套,互相参照的大思路,还是不能变。大数据就是这样,初始的复杂化,收罗一切的条件和参数,只为了最后的精准和简化。

罗南现在,已经将能做的事情都做了,因人成事的那部分,只能看最后那些人是否给力。

他再次确认一下时间。

或许他的动作带有某种催促的意味儿,沙滩上,气氛愈发凝重,偶尔错漏导致的光弧,在大气中穿梭劈落,胡德奔走在其间,越发紧迫,嗓门也亮了起来,对各个区块的镇守者,高声喝斥,包括最前沿的,已经登舱的“主轴”施新和。

这家伙,确实比现在任何一个人都适合担任队长,罗南给他挑的位置也很恰当。

可以确信,这个心理活动极度丰富的家伙,确实是沉浸了下去。至于其他人,受带动也好,本身配合也罢,基本上也都尽其所能。

在这种情况下,些许不稳和错漏,多半是他们能力极限外的问题,罗南只能考虑,回头再补充一组半组的切分仪,进行控制。

另外,就是血焰教团那边……

哦,来了。

罗南半侧过脸去,便看到通向庄园那边的防波堤上,蒙冲的身影出现,并一步步走过来。

这位血焰教团肉身侧第一高手,并没有拉出一个可以与沙滩上的燃烧者相媲美的队伍,只身孤影,走的还慢,乍看去简直要怀疑他的态度。

可是,罗南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在缓慢行来的这人身上,或者说是他摇曳躁动的气机之后、在物质与精神交界干涉区域,分明存在着一个几乎要跃然而出的沸腾的熔岩口,以至于周边空气都有些不太正常的扭曲。

罗南扬起眉毛,这一刻他看到的并不只是蒙冲,而是在其强制压抑又极度沸腾的气机后面,那套算不上完整,却已经具备了他所要求的超强爆发力和破坏力的畸形框架。

至于为什么能达到这一点,罗南也能猜到:多半是血焰教团那边,全力搅动了“渊区血魂寺”最底层的熔岩湖结构,导致这个渊区的固化构形,底盘有些不稳的缘故吧。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极端但又很巧妙的主意,哈尔德夫人用上这手,是表明教团决绝的态度呢,还是在新的层次上,越发地将教团工具化?

这些杂念,也迅速湮灭。

蒙冲步伐虽慢,也没长时间,就走到了罗南身边。在此他只欠了欠身,没有多说什么,就往前去,要跨过沙滩区域,回到他应该在的位置上。

罗南却开口叫住他:“等等。”

蒙冲下意识一停,整个人却有些幅度过大的摆动,愕然回头,眼角处却又有开裂,血液迸溅,其中小部分甚至瞬间干涸板结在脸上,而他竟浑然不觉。

他现在的体温一定很高,也许超过了五十度、六十度,局部区域甚至更高,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恒温动物的生理极限。整个生理系统,由此进入了一种高消耗的燃烧状态。

某种意义上,蒙冲甚至比沙滩上那些人,更适合称为燃烧者。

别说罗南,沙滩上的胡德都发现这边的异样,犹豫了一下,主动往回走,抵进观察。

罗南不管胡德那边,只对蒙冲摇摇头:“代价大了些。”

这个精悍干练的高手,对血焰教团,或者说是对哈尔德夫人,当真是忠心耿耿。

这个极端的方式,让“渊区血魂寺”过分动荡还在其次,承受这份动荡框架的蒙冲,必然要做出重大牺牲。

有思路但缺技巧的施为手段、过于粗糙的应用结构、有等于无的内部优化……种种元系凑一起,作为最终承载者,也亏得蒙冲曾经通过“血焰意志”的考验,对于这类极端力量,有一定的抗性,才能活着走到罗南跟前

换一个角度,为什么是蒙冲?

是因为现在身在蒂城的血焰教团高层,有一个算一个,能够承接“渊区血魂寺”的极端力量,还能不死的,有且只有蒙冲一个。

所以,还是他过来,至于能否活着撑到实验结束,全看天意。

这已经不是帮忙,而是一种献祭了。

不用蒙冲说什么,哈尔德夫人、殷乐等也保持着沉默,但这份态度,不言自明。

这要比殷乐赶到阪城当生活秘书,更显份量;甚至哈尔德夫人不惜性命向宫启出手,也因为利益牵涉的缘故,显得有所不及。

罗南再迟钝,也是接收到了。

他终究不是铁石心肠,面对这种情况,即便明知对面也在等他的“判决”,都算是一种强行捆绑,也不想眼睁睁看着蒙冲去送死。

现在这个世道,如蒙冲这般的人物,真的是要绝种了。

这时候,胡德已经走过来,惊奇地看着蒙冲。前两天,因为卡德曼那个倒霉蛋的缘故,他和蒙冲是打过交道的,知道这个血焰教团的肉身侧,是个硬茬。

可也奇怪了,刚刚这哥们儿还好好的,一副要和他们摽劲的样子,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个随时要爆炸的人肉BOMB?

这哥们儿后面要和他们打对台的话,别一个吸气,直接来个血肉烟花……

全球直播呢!

罗南瞥去一眼,胡德这家伙丰富的心理活动,即便具体内容不详尽,也好似一个嗡嗡绕飞的苍蝇,烦人的紧。

也因有胡德这个外人在,罗南考虑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对蒙冲讲“你想活命,要如何如何”之类的话,而是告知他一件事:

“你现在身上的气机太暴烈,要是直接过去,沙滩上多半又要乱套了。”

“有道理。”胡德在旁边猛点头附和。

蒙冲略微调整气息,侧过视线,大致观察一下,也微幅点头,轻声道:“那我绕……”

他的声音非常低弱,却又有着异常的混响,显示出形骸肉身的不稳定状态。

罗南没有仔细听,直接打断:“直接飞过去好了,我帮你一把。”

说着,不等蒙冲回神,他便直接伸手,按住了蒙冲肩膀。

旁边的胡德眼睛瞪得溜圆,要看罗南如何施为:

起码一百米呢……

念头未绝,罗南说了声:“去吧!”

没有任何声光效果,事实上罗南什么都没做,只是在他精神层面那团迷雾深处,正与乌沉锁链一起认真扮演“日轮绝狱”的魔符,应他心念,丑陋面孔转向,异色六瞳投射魔光,穿透精神与物质的边界,在蒙冲身上一绕。

已经慑伏在魔符体内的,曾属于血焰教团祭器模具的另一座血魂寺,瞬间与蒙冲形成呼应,一道他人难见的血光,投落下来,直入蒙冲顶门。

以罗南对渊区血魂寺的控制力,双方不会形成任何抵触。

这份缥缈异力切入,如拨弦,如击鼓,引得蒙冲四肢百骸嗡然震动,也导致他全身气机失控,骤然暴冲。

蒙冲自个儿,都还在昏沉的震荡期,懵然不觉,那失控暴冲的力量便已经扩出体外,形成一圈已经肉眼可见的血红焰光,波折流转,炫然生芒。

瞬间的强光芒刺,就算是胡德这种经过专业训练的强人,都下意识眯起眼睛。

眼前模糊之际,风声飒然,热浪扑面。

胡德刚本能做了个防御动作,已觉得不对,定睛再看的时候,跑车老营这片区域,已经没了蒙冲的影子。

胡德一怔,再扭头去追索,但见与跑车老营正对着的沙滩那一头,血光飞落,正正落到海滩最前端,那部已经支立了很久的深蓝行者外骨骼之前。

再一眨眼,血光转实,显出蒙冲仍有些摇晃的身影,呆在他应该站的位置上。

然而那外扩的血光,并没有因为蒙冲抵达目的地而有所缓和。

蒙冲还在寻找半空飞落后的平衡体感,看起来根本没注意到,在自家微微摇动的身躯之外,血色焰光摇曳,不时有焰尾、射流飞突向外,又强行扭转,缭绕不散。

这些扭曲焰光,以及更外围被高温炙烤的空气波纹,如同写意大家随意泼墨,几回涂扫,便似乎勾勒出一个虚无狰狞的轮廓。

其下半部分,乍看几似嵌入了蒙冲的腰背,还有半截,正在焰光映照下无声咆哮,挣扎撕扯,似乎随时都可能从蒙冲躯体中挣脱出来,荼毒世间。


  https://www.biqubook.com/3_3056/373290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