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之主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无声语

第四百八十七章 无声语


  罗南看着简单的文字界面发怔,上面的大字还好,可下面的小字完全搞不清是怎么回事。

  百年序列?什么鬼!

  脑宫中,外接神经元仍然放射电芒,显示出它正在运转之中。罗南本以为,开发出“虚脑系统”的外接神经元已经基本穷尽了其深层奥秘,可现在才发现,在其底层分明还隐藏着别样的信息,此时正在逐步加载。手绘界面的成型过程,其实就是加载的过程。

  三秒钟后,那什么“通识教育”的字样隐去,同样是手绘草稿样式的界面取而代之。仍然是极简模式,只是选项复杂一些,次第呈现出的,是文化、社会、技能和真传四个选择类别。

  罗南在界面尚未完全成型之前,就尝试看每个类别之下的条目,然而文化、社会、技能这三类完全是灰质的不可选状态。初时还以为是没有加载完成的缘故,可直到界面绘制完成,再逐一试过,才确定这里面能够点选的,也只有“真传”一类而已。

  “真传”类的二级菜单上,共有五个选项,如果罗南没有识别错的话,大概是内修、通真、造物、布法和构形。这些个词汇,有的熟悉,有的陌生,却都充满了超凡修行的意味儿。

  不过,只有“构形”这一项是可选状态。

  只有一项可选,罗南就只选那个。

  随着他再度点选,这回刷新的界面上,终究不是手绘模式了,而是一幅极其复杂的立体图景,明显属于构形体系范畴,但只是比较简单的静态结构。

  在图景侧方,还有题目和选项,特么这还是道选择题:“请选出不适合加入主图设计的一种基础构形。”

  选项就是四组简单构形图样。

  “哈!”

  罗南失声笑了起来,虽然喷出的气息没有一点儿快乐的味道,有的只是荒谬和愤懑。

  考我!

  你考我!

  你有脸考我!

  时至此刻,罗南再不明白做这些神秘兮兮布置的究竟是哪个,脑子也算是白长了十六年!

  他霍地起身,全身上下都绷紧劲儿,以至于把杰瑞又勒出一声闷叫,小家伙放光的眼睛已经偏离了虚拟工作区,不过此时外接神经元里隐藏的资料库已经加载完毕,有没有它的目光照射都无所谓了。

  罗南松开手,让小家伙跳下去,免得被他激动之下给掐死。而解放了双手之后,偏又无可安置,脚下转一圈,终于还是挥起了膀子,想抓住光影交织的树洞里,那个不存在的人物。

  “你开什么劣质玩笑!”罗南的闷吼声,震得树洞嗡嗡作响,却没有人回答他。

  杰瑞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叔叔”,缩在角落里,不敢冒头。

  至于按照自适应功能,嵌入弧形树壁的虚拟工作区,其呈现的所谓“水平测试”界面,仍然保持原样……

  不,也不对,在罗南狂躁的眼神下,那上面突地弹出了一个血红的倒计时界面,还有相应的字列:

  “未检测到答题动作,是否放弃本次模拟考试?检测到参试人不适应题库难度,版本将退回到‘普及版’。”

  “啊哈?”

  呵,还有倒计时来着!

  不只是界面中央的显眼位置,在界面左上角,分明还有整套题目的倒计时!

  未知文明的基本时间单位,如果用秒来换算的话,一个单位大约在5秒左右;而数字这种专业符号,罗南看资料库看久了,勉强也能识别。

  左上角的总计时,换算成地球时间,也就是一小时左右。至于目前界面的检测倒计时,看那血红的字码,已经是倒数第二个字符,再有十秒左右就要归零,

  即便罗南不清楚“验收版”和“普及版”的差别,更不清楚什么“百年序列”是什么狗屎玩意儿,在这种限定下,也知道绝不能再任性下去了——他面前只是死板的系统,而非活人。

  他一个大步冲上前,在血红倒计时最后闪烁之前,拍中了第二个选项。

  考试模拟系统淡定翻篇,之前的血色警告也全部抹去,显出了下一题。

  又是选择题,渣渣难度!想用这个来难倒我……

  事实证明,单看前面的基础题目,轻下结论是不正确的,就算罗南情绪翻涌,不在最好的状态。可后面的题目一路做下来,也能感觉很多都颇具难度。有些甚至是他从未涉及过的,因为时间限制,只能仓促判断,半放弃地过去。

  罗南也不知道这份测验的合格分是多少,一两道题错漏还好,后面跳得多了,心里头也渐渐紧张起来,不知道最终能否通过。

  测验时间大约是一小时,罗南花了不到四十分钟做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最后一道题属于构形设计,要求建构出一个“时空模块”,即在本地时空基础上搭建出微型空间断层之类。

  这也正是罗南这半年时间一直在研究的主要方向,甚至罗南的研究还要更进一步,差不多是在全无依仗的基础上,凭空造就。

  相比之下,这道题目要求的空间容积和环境条件很低,只需要存放约1立方米的死物便可,持续时间也在5分钟以下,与其说是时空模块,还不如说是“时空气泡”。

  这却是压轴的最难一题,测试系统为此大约留出了一半的时间,而罗南加上审题和疑惑的消耗,只用了两分钟就搞定了。

  “易-难-易”的非常理设置,让罗南醒悟过来:

  “貌似我还是很偏科啊。”

  考试永远都是自我分析的良好手段,罗南再怎么情绪化,也能从中把握到一些关键信息:在测验过程中,但凡是涉及到未知文明的生命科学、材料科学方面的构形应用,甚至是基本常识,他都很弱鸡;但是在时空结构模拟、还原、建构等应该比较高端的内容上,又有非常明显的优势。

  如此知识架构,无疑是在雾气迷宫和母亲留存的笔记资料基础上锻炼出来的。

  不管怎么样,测验结束,罗南按了提交的选项。

  要出成绩了,接下来会是什么?

  人们总是会对耗费精力的事项给予格外的期待。罗南并不能免俗,他迫切地想知道后续的变化,他双手按在桌板上,也按住涌动的情绪,死盯着界面,眼睛眨都不眨。

  可两秒钟后,整个界面骤然间清除一空,只剩下一个空白区域,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喂!”

  罗南本能地伸手去碰,手指划过投影区域,带起错乱的波纹,而此时,正有全新的笔迹出现,而且已经是换成了罗南从小熟悉的文字。

  罗南的手指如遭火燎般缩回,让开了文字书写呈现的轨迹。他又往后退了一步,以扩大视野,更清楚地看到那前后衔接的字体字义:

  “通过!和我想得一样聪明呢!”

  两个感叹号戳在那里,字里行间分明有一份情绪瞬间飞扬起来。罗南身子还是僵的,可是神志已被带得恍惚飘荡,不知该做何反应。

  他呆呆地看字迹消失,又呈现新的内容:

  “你现在是二十岁?三十岁?结婚了吗?有没有孩子?目前地球还是自由状态?亦或者已经面向星空,进入了百年序列?不管怎样,能够在一连串前置的巧合中,找到这段隐藏的信息,都很不了起。

  “作为一个父亲,我希望你是在追思过往的闲暇中,阅读这些信息;希望你是在仰慕我救世主般的伟业时,偶尔补上了这缺失的一环。

  “可如果你现在仍然还是一个纠结痛苦的人,怀着对我的厌憎之心,在迷乱的线索中挣扎,那么请你原谅我的无能,我终究没能实现预定的计划,也许已经在隐忍和潜伏中愚蠢地死去,再不可能将荣耀照进你的生命里。

  罗南嘴角微微抽动,这里面有很多他看不懂的信息,可他完全没有探究的心思,要控制住激荡的情绪,控制住要爆炸的心脏,已经耗尽他的力气。文字还在持续呈现:

  “我再没有什么可帮助你的,我只能给你看,我曾经走过的路,我寻找答案的过程。虽然黑暗且崎岖,可我知道,你母亲的魂灵始终都在,她借给我天赋和智慧,在虚无的迷宫里,开辟出通向终极答案的长路。

  “然而,愚钝的我终究浪费了太多时间,李维,记住这个名字吧,这个天外恶客已经到了。我只能仓促截断这条坦途,迎接未知的命运……

  “于此落笔,只希望你能喜欢那份礼物,生日快乐!”

  落款是罗中衡,日期为2090年6月18日。

  罗南像桩子般钉在原地,看着那个落款,直到界面和文字一道消去。然后就是新的图景呈现,那是一个类似于DNA的双螺旋结构。只不过上面的节点并不是什么ATCG,而是一个又一个微缩的手绘草图,似乎分成两个路线,又彼此交错影响。

  具体的,罗南已经无心去看,他怔怔地站着,直到狂躁的心跳和激涌的血液顶得他浑身发麻,他才有了动作:

  下意识抬手,调出万年历,找到2090年6月18日。他的生日是6月16日,那么,这是两天后吗……

  在这里?

  距离那时的自己不过几十公里的地方?

  罗南深深吸气,他要上前,再把之前那些留言重新调出来。可是刚迈了步子,膝盖却莫名地发软,踉跄一记,还撞到了桌板下的矮凳。

  呵,太狼狈了!

  罗南垂下头,半躬身子,按着矮凳,忽地哑声失笑:

  “这是洗白吧?

  “罗中衡,我的父亲,要洗白是吗?好啊,我给你机会!

  “你出来,你现在出来!我可以、可以考虑,试着原谅你。

  “就这个机会了,出来啊!

  “出来!”

  尖厉的嚎叫撕裂了嗓子,动摇了枯树,惊起了雀鸟,可最终还是弥散在冷寂的夜色里,消融在呜咽抖颤的枝叶之间,缈不可闻。


  https://www.biqubook.com/3_3056/540288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