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之主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可前知

第四百四十七章 可前知


  “白先生这形容,还是不脱医务工作者的习气,表述上严谨而保守,基本上不会说过头话。可是涉及到梦境、涉及到情绪欲望本能,根子就是一个‘由假变真’的引导转换。‘美梦成真’,这才是通灵术的要义啊!”

  罗南老气横秋地作出评价,可惜也只能在心里说说而已。此时他端端正正地坐在教室里,有种“最后一课”般的仪式感。

  学校客气、无奈又坚决的“建议”,还有家庭会议的结果,基本上已经决定了罗南96-97学年的提前结束,现在只是走流程的问题。至于什么时候返校继续学习,目前仍没有一个准数。

  罗南出现在教室,就学业而言毫无意义,只是来是躲个清净罢了。铺天盖地的八卦已经很让人烦,还有亲友团的戏谑嘲笑,固然没什么恶意,却不利于他集中精神。

  现在,他坐在教室里,自动屏蔽掉老师授课声以及周边的杂音,接收来自于猫眼的资料并认真审阅。至于猫眼与白先生聊天,背后议论自己,罗南并不介意……最多只是吐个槽罢了。

  他知道猫眼最近挺苦恼的,区区疑惑,其实若直接问他,他也不会吝于解释。可人家不来找,他也不能硬凑上去说“昨晚上我折腾你是因为OOXX,没啥问题,你放宽心就好”之类的吧?

  唔,这样想还真有点儿心虚……

  罗南低咳一声,又做了个深呼吸,调整下坐姿,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投影出来的工作区上。

  猫眼发过来的资料,特别是与“翡翠之光”号有关的那些,符合罗南的期待。猫眼完美实现了“染色剂”的作用,在一片浑茫的背景中,突出了有意义的因素。

  和猫眼的判断一致,罗南也认为,翡翠之光号豪华游轮,与他绘制在通灵图上的模糊轮廓,是非常契合的。而他又比猫眼更进一步,身在夏城,心神已经神游上千公里,跨越外海,直抵那处坐落在列岛之上的海上大型都市圈。

  正如资料所显示的那样,“翡翠之光”正停靠在阪城的邮轮码头,进行远航前的紧张准备工作。此时游轮上共有各式工作人员四千二百七十九人,码头附近游客、二十平方公里范围内船的船坞、工厂等,各色人员则在十万人左右。

  罗南的精神感应网络,便在富集的水分子承载下,粘连在这十多万人身上,凭着虚脑系统中有关人脸识别的算法,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就筛选了一遍。

  结果不尽如人意,那位邪罗教团的女主祭,并没有被检测出来。

  “应该说不出所料吗?”罗南保持了非常良好的心态,不沮丧不焦躁,确定了很难有进一步的突破之后,便暂时搁置了筛选工作,回归到资料上,逐页逐项地审阅,看是否能找到新的灵感触发点。

  “吴珺的事情算不得十万火急,接下来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况且在这件事上,我的思路和做法没有错。”

  罗南既审阅资料,也在审视自己的做法,最后的结论相当自信。

  过去这几个月,罗南过了一段相对平和的日子,除了前两天在春城折腾的那一出,以及偶尔神游万里,给大海捞针的探险者添乱,基本上再没有其他什么大的行动,也没有不开眼的人来招惹他。所以这长达四个月的和平时间,对罗南来说就是沉淀期。它让罗南真正地恶补了此前最为缺失的超凡理论基础。既有虚脑体系这样来自于未知文明,成熟深广,复杂严谨的构形、机芯设计规则;也有当前地球上仍在早期阶段,以经验猜测为主,却又不乏璀璨灵光的各式理论结晶。

  如此一来,罗南的行为判断,就抹去了很多臆想、猜测、赌博的成分,目的更加地明确,手段也更为简洁,自信则是水涨船高。

  在本次“通灵图”的绘制过程中,仅有的不可测因素,只是深渊日轮的影响,一旦接受,其他的环节上,罗南不认为还有什么瑕疵。

  “以覆盖全球的精神感应网络,搜检吴珺生活过的环境以及她影响到的人,寻找那种特殊的‘磁化’痕迹,期间还完美规避了可能造成反噬的超凡种强人;然后就是运用从速写练习中锻炼出来的观察力和特殊直感,从恢宏的大背景信息中,提取简约凝练的形象反馈……这是检索判断、是评估计算,同时也是联想创作。我的长处就是这个。”

  罗南的精神感应和灵觉敏锐性不用多说,就是世界上最拔尖的,同时他驾驭着魔符,可以随时下探人心情绪的深层,这就有了寻找素材的最好工具;而从小练习的速写技法,又与他的感应和灵觉巧妙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观察、发现、捕捉、复现,然后重组重构的形象思维逻辑链条。

  二者结合,就构成了生命星空以及封闭体系大生产线的核心基石。这是他体系建构的根本手段,他当然有信心,也必须有信心。

  世界上也许有很多人的逻辑思维和联想想象能力比罗南更强大;也有很多人的速写技法能把罗南碾成渣,但是他们永远都无法拥有罗南这样的感知广度和深度,也无法拥有建构在虚脑和魔符双体系之上的、对超凡力量规则和情绪本能欲望流动方向的敏锐把握。

  这就是本质上的不可逾越的差距。

  如此差距就决定了一幅速写作品,究竟是纯粹艺术性的发挥,还是神异的洞照和预见。

  更何况,还有深渊日轮。

  在那无远弗届、无孔不入的光芒下,人心的情绪欲望本能,就像是显微镜下的菌群,夸张地放大、舞动,并充满了敏感性和表现欲。  

  为什么罗南这么青睐入梦法?就是因为,除了基本理念的近似以外,入梦法也是罗南到目前为止,仅有的一个可以去部分解释、练习魔符体系,接收、利用深渊日轮威能的手段。

  当然了,深渊日轮的影响,就像是过于湍急的巨浪,顺风顺水的感觉固然好,一不小心也会冲过头。

  “通灵之术,可以溯往,可以前知。入梦法+深渊日轮,再算上我的‘创作初衷’,就是奔着‘前知’去的。可现在推动的力量不好控制,提炼联想的信息也太过跳跃了。竟然一杆子支到翡翠之光号,现在找不到吴珺,排除掉通灵失败的情况,更有可能是这件事情‘还没有发生’……”

  罗南在虚拟工作区写写画画,将收集到的资料加以排列,也对自家的通灵结果进行解读:

  “如果是这样,预见的场景之前,便有相当一部分缺失的环节需要补全。唔,通灵主体的问题也要注意。吴珺的行踪,是我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与我的切身利益相关。所以诱导梦境的建构以及它运转的规则,也是以我本人为中心的,通过它通灵、占卜所得到的结果,也要建立在我深度参与的基础上。这么一来,翡翠之光号就不单纯是吴珺会出现的地方,而是‘我’和‘吴珺’双方的交汇点。

  “我想要接触翡翠之光,任何时候都可以,但是观测行为的‘强度’应该不够。那么是需要我亲自前往吗?通灵术并不是篡改世界线,而是一种对自然发展趋势的观照、把握和猜测,也就是说,如果按照正常事态发展下去,我可能会有较大的机率登上翡翠之光号,并在那里与吴珺碰面……”

  十五分钟前,罗南的认知中,还不存在‘翡翠之光’这艘超豪华巨轮的概念。不过这艘巨轮目前所驻留的位置,却是阪城的游轮码头。

  阪城,那是罗南未来几日必去的地方。

  他要在那里,为清扫云端世界做预先的安排,也要利用血焰教团在那边的资源,大量练习以熟练掌握生化反应炉带来的新能力。特别是要适应脆弱“电磁肌膜结构”那短暂又强大的爆发期。

  呵,事态似乎变得明朗些了。

  可怎么再进一步呢?他可从来没有乘坐游轮的打算,就是现在也没有。谁还能拿枪口顶他的脑袋,逼他上船吗?

  接下来这段时间,罗南圈圈点点却毫无所获,正无奈的的时候,六耳微微震动,有人找。

  看到联系人,罗南挑动眉毛:哎呦,这是破罐子破摔,主动送人头了咩!

  发来通讯请求的,正是因为误信大嘴巴而闯祸,正龟缩不出的某人。罗南吐出口气,接通后直接下通牒:“章鱼哥,明天咱们搏击场见,一架泯恩仇,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说正事可以吗?”

  “我的正事现在成了世界级的花边儿,你不妨解释一下?”

  “咳,专业解释我肯定没问题。根据Y-STR基因座检测,你和另外那个送检人肯定不属于同一父系。要知道我连你爷爷的样本都采集了,还调用了SCA资料库里你父亲的基因记录,可以确定连万分之一的几率都没有……这是好消息对吧。”

  “呵呵。”罗南只能如此回应。

  坦率地讲,有这样的结果,罗南本心里是松了口气的。即便他对某人没有任何所谓的“期望值”,可能够少一点儿让人恶心的侧面,总不是件坏事。还有,他可以用更自然的态度去面对菠萝,也无疑是件好事。

  是吧是吧,是好事……可是还想抽死章鱼这混蛋!

  章鱼再干笑两声,也是后继乏力,干脆发了个图片过来。通讯状态下,图片自动映在视网膜上。那应该是一张自动抓拍的照片,上面的物件都是歪斜的,还好能看出大致模样。

  那玩意儿表面由皮革包裹,中间一页页纸张收拢在一起,由排列整齐的金属环串联,看上去方正厚重,整体又有些蓬松。

  嗯,这是一册陈旧的笔记本,是当今时代几乎已经被淘汰的东西。不过图片上这个,显然是充分实现了自身价值,瞧边缘污痕,应该差不多是写满了……

  理性思维流转至此,后置的情绪反应才蓦地翻涌上来,如同失控泄漏的液氮流体,瞬间将罗南的表情冻结。

  这种形制模样,他实在是太熟了,事实上他手边就有一本。

  分页笔记,爷爷的笔记!


  https://www.biqubook.com/3_3056/548683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