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之主 > 第四百零九章 困于梦

第四百零九章 困于梦


  极光云都某层走廊,已经是凌晨三点左右,本应该方兴未艾的盛宴活动被硬生生打断了筋骨,这边就显得空荡荡、冷清清,偶尔见到几位服务生,也个个无精打采,似乎还在为飞掉的小费哀掉,以至于连章莹莹这样的眩彩美人儿路过,都提不起兴致来。

  章莹莹对路人也没啥看法,只做好引路的工作:“白先生,这边请。”

  “哎哟,可别这么客气,看你这模样我心里头打怵。”半大老头的白先生眼睛笑得眯起来,他背着手颠啊颠地走着,是一贯的诙谐模样,顺口问了句,“那里情况怎么样?”

  “费槿的话,还在昏睡中吧,她只是个临时寄魂载体,应该会比李一维好处置些。”

  “我是说罗南,他怎么样?听说是性情大变,很是闹腾了一回?”

  “呵呵……玩尽兴了,在睡觉。唉,白先生你顺便帮那小子治一下吧,他今晚上的状态真是邪乎。”

  白先生眼角抽一记:“小丫头片子出什么馊主意!虽然我年龄老大、膝下不孝,但小日子过得也还可以,这年头还没活够数呢。”

  前方就是罗南一行人所在的房间,外面竹竿正倚着墙抽烟,见到白先生和章莹莹,远远地挥了挥手,算是招呼。

  章莹莹不理他,只看白先生:“让你看个病就要你老命了?医品医德在哪儿啊!”

  白先生理直气壮:“别扯啥品德,先看可行性。我这入梦法,说白了就是偷一些人脑人心里面的素材,搭建个似是而非的小迷宫啥的,把人绕晕了,让他们以为是自己的作品,主动跟着盖,来个偷梁换柱什么的……问题是,有人的素材是茅草,轻飘飘的好使劲儿;可有人的素材是大石头,搬不动还要闪了腰,弄不好连老命都要搁里面去。你说吧,罗南、罗老板、罗教授的素材,是茅草还是大石头呢?”

  “这什么歪理?”

  “不歪,它就是这个道理。”

  这边争拧的时候,竹竿早笑着掐灭烟头,给他们推开门,示意他们进去。章莹莹一马当先,都进门好几步了,才发现不对,扭头便看到白先生站在门外,左看右看,脸上表情丰富。

  “喂,又怎么了?”

  白先生咳了两声:“咱们再打个商量,给那个寄魂载体检查可以,能不能搬出来先?”

  “啊哈?”

  屋里面,秦一坤和高德两位保镖站在角落里,何阅音正在操作虚拟工作区,给各路人马命令,闻声都是抬头。

  此时,白先生面色转为严肃,他又朝屋里探了探头,老脸上皱纹叠现:“都这模样了,你们不觉得闷?”

  “有吗?”章莹莹眨眼睛。

  何阅音下意识移转视线,在她对面的沙发上,罗南蜷着身子,面朝靠背睡得正香,对外界的声息全无反应。

  此时白先生冲她招手:“出来说话……还有你们。”

  他把屋里清醒的几个人都叫出来,同时呼唤尚鼎大厦的灵波网维护组:“帮我调出所在区域的干涉场图。”

  几秒钟后,有关结果发回,被白先生共享到任务频道中:“喏,看看吧,现在屋子里被某人的灵魂力量搅成了一锅粥,你们都没有一点儿察觉?”

  仿佛错乱磁力线般的动态图像也就罢了,何阅音目注几个关键数据,眉头不自觉锁了起来。

  竹竿拍了下巴掌,后知后觉地道:“怪不得我这烟瘾犯了,原来是在屋子里面不得劲儿,潜意识要出来透口气!”

  章莹莹对他撇撇嘴,白先生倒是颔首赞同:“很有可能,反倒是和那位相处更久的何副会长还有一坤他们,早前受到更强烈直接的冲击,对于随后的影响已经不敏感了。”

  何阅音视线直指:“罗先生现在是什么情况,有没有明确判断?”

  “在做梦。”

  涉及到自身最擅长的领域,白先生答得爽快:“他的大脑皮层应该非常活跃,脑区中存储的信息不断地挖掘重组,而且还在不断地生成新东西。由于他的灵魂力量过于强大,就有相应力量辐射出来,但又不自觉地有所控制……不控制还好,力量自然就流散了,正因为他下意识进行控制,就形成有了意义的建筑,嗯,现在都流行叫‘格式’。你们久在其中,又是清醒状态,所以浑然不觉,可如果神志不清,迷迷糊糊,很可能会被他拉进梦境里去的,他有那个能力。”

  章莹莹听得牙疼:“什么状况啊这是!”

  何阅音紧跟着问:“这样对罗先生有伤害吗?”

  白先生摊开手:“这个我真不清楚。要说么,做梦会有什么伤害?对正常人来说是这样没错,可能力者又要另当别论。基本上,我认为做梦本算是对自身记忆信息乃至情绪的一种调节,能力者一般会把形神结构梳理得当,所以很少做梦,或者做梦时间很短。不是有句话叫‘至人无梦’嘛,就是这个道理……”

  “罗南他很强啊!”章莹莹跟上一句。

  “是啊,很强!不过形神结构失衡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即便经过‘觉醒’的调整,究竟效果如何也不好说。况且今晚他的情绪明显与往常不同,这也可能带来变数。”

  白先生一边解释,一边也尝试外放灵魂力量,对屋子里的混乱的“梦境磁场”进行探测,以收集更具体的信息。渐渐的,他的语调也有了变化,梦呓般开口:

  “他正在一个调整期,却又调整得太频繁了些,不断地挖掘翻找记忆。唔,又像是有大量的信息在持续刺激他,这份刺激很直接,所以逻辑的东西很少,神经系统却异常兴奋,咝……”

  白先生话音断掉,脸上颜色则不太好看,看上去有些眩晕感,还是想吐又吐不出来的那种。

  “不能太深入,漩涡似的,而且‘触感’上高温高压,弄不好能杀人的。奇了怪了,这不像是在‘组织素材’,倒像是一锅炖了,还能炖出个什么玩意儿来?”

  这里除了白先生是精神侧,还有就是竹竿,章莹莹扭头看过去,后者摊开手,表示无奈。他对梦境结构这块儿是睁眼瞎,毕竟术业有专攻,不是每人都可以像罗南那样,随时调整灵魂力量频率,随时切入不同层面的。

  竹竿只能是提出建议:“是不是简单粗暴一些,直接叫醒他?我看过一些资料,做梦的REM期受到打扰,并不会造成太多负面影响。”

  白先生有些犹豫:“所有相关理论,在能力者这边都要打对折……”

  “罗先生是有梦游的前例的。”

  何阅音所指的是当初“千分之二小姐”事件中,各方人马齐聚夏城,罗南高度紧张,连续几十个小时没有合眼,最后心力交瘁,是注射了药物后才入睡,然而又在半睡半醒间摆出奇怪姿态,很令人心惊。

  当时何阅音没在现场,不过秦一坤、高德都在,闻言都点头确认。

  白先生听得直皱眉头,想了想,轻手轻脚走进屋里去。趋近罗南,探指测他的呼吸以及其他体征表现。

  见他进屋,其他人也都跟进来。

  “怎么样?”

  “呼吸不够稳定,体表温度较高,肌张力异常……确实有点儿RBD,哦,也就是快动眼睡眠行为障碍的特征。但更直接的结论应该是他的形骸承受了一定压力,毕竟梦境中灵魂力量并不容易控制,罗先生本人似乎也并非是完全解决了形神结构平衡的问题,不排除失控增压的可能。”

  “那么就需要尽快叫醒他?”

  “现在的问题是,以他的感知能力,还有目前对周边区域的干涉情况,我们围着他说话,他竟然一点儿感应也没有……”

  白先生摇头苦笑,只能用医生的谨慎做建议:“是要叫醒他,不过要考虑到梦境崩溃时灵魂力量的失控可能。我可以尝试引导,但以目前的情况看,他的身体反应很强烈,生物本能正在活跃状态。嘿嘿,能力者的RBD,可真不好惹,还要注意别让他伤到自己。”

  一帮人面面相觑,他们对白先生的话,懂得有多有少,但都明白里面“没把握”的意思。

  这时候,人们早就把卧室里的费槿忘得一干二净。谁能想到一个例行的检查,正主儿没轮到,更重要的人物反而出了问题!

  何阅音沉思半晌,终于开口:“白先生,现在的问题很大程度出现形神结构失衡上对吗?”

  “嗯,确切地讲,是之前保持形神结构平衡的控制方法,在梦境中有失控的可能。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排除掉这种概率。”

  “好的……我打个电话。”

  何阅音开口,随即走向一边。就在屋中角落里与对面通话。接通后,她很直接地介绍了罗南的情况,随即便开始倾听,只是偶尔再说几个字,如此过了五六分钟,她忽地转过视线:

  “白先生。”

  “什么?”

  “是有关引导的问题。您能不能让外界的信息,较为准确地注入到罗先生的梦境里。”

  “这个嘛,具体是什么信息?”

  “声音。”


  https://www.biqubook.com/3_3056/555453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