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 > 七十二章 威胁老祖宗

七十二章 威胁老祖宗


  世间最残忍的事莫过于,给了希望又立刻失望。

  长公主自认为有了玉扳指,就能高枕无忧,谁料韩砚竟说出那样的一番话,而且众位大人也都表示很合理。

  各种情绪在脸上闪过,彷徨、害怕、心慌、悚然……

  “你们是想造反吗?”底气不足,音调也不似之前掷地有声。

  韩砚冲身后人抬手,示意他们站起来。

  集体起身的那一瞬,犹如千军万马在她面前站起来,而她,却是立在悬崖边上。

  曹致远捂着手,惊慌失措的缩在长公主身后:“娘——”

  生与死的决策就在长公主手里,她想保全儿子,自己就去死;如果想活着,那就让曹致远上断头台。

  西京王朝唯一的公主,现在成了天下最可怜的人,她突然迷茫了。

  这么多年算计这个,算计那个,她得到了什么?

  在太后的庇护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便自以为聪明绝顶,以为可以像母后那样左右乾坤。

  心爱的男人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找了一个江湖的粗野女子……

  儿子曹致远是她心头血,倾注毕生的精力在他身上,指望他能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

  这些个事情来来回回在她脑中回荡,长公主仰起脸,悲痛欲绝。

  为什么老天要安排这么残忍的事情?

  “呜呜呜……”长公主掩面而泣。

  曹致远跪在母亲脚下:“娘,我不想死……”

  听到这话的人都在心里嗤笑:搞的好像别人都想死一样。

  事已至此,如果不见点血,肯定过不去的。

  长公主含恨盯着人群里清俊少年。

  叶荣这个小杂种,生下来克死双亲,他的命运应该从此凄苦无依,事与愿违,叶荣活的甚至比父母同在身边的人还要幸福。

  老祖宗、建业候、榆国舅、榆太妃、包括摄政王韩砚在内,对他都是宠爱有加,他看似什么都没有,却什么都拥有。

  再看曹致远。

  长公主顿时悲从中来,他虽然有父有母,可比起叶荣,到底还是差一大截子。宗亲靠不住,这是她老早以前就看出来的,曹策在流放,压根帮衬不到任何。假如自己赴死去了,留下曹致远一个人,他的日子该有多苦?

  以王兄狭隘的心胸,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其次是叶荣,这家伙是个心狠的主儿。

  就算这两人不为难,他以后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曹致远以前在永安城横行霸道,以往看在长公主府的面子上那些人不敢有不满,万一自己去了,下场可想而知。

  曹致远一瞧情况不对,连忙跪在地上讨饶:“各位宗亲伯伯叔叔,还有各位大人,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放我一条生路好不好?”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没有一个理会他,曹致远连忙道:“我真的不是有意,若非叶荣侮辱我父亲,我压根不敢做出那样的事来,真的……真的是鬼迷心窍了。”

  可杀不可救。

  到了这个地步,还想着把罪责往别人身上推,北翟大汗端着茶水,幽幽的吹去上面的浮沫,如果是他儿子,恐怕不知死了多少回。

  “景阳王驾到……”

  众人一听,心里咯噔一下。

  “老祖宗怎么会过来的?”

  “不知道啊,我没讲。”

  “应该不会有人说的。”

  “老祖宗来了,咱们怎么交代?”

  宗亲窝成一团,交头接耳。

  从叶荣下大狱开始,所有人都三缄其口,不敢对外说一个字,他们并非怕老人家担心才这么干,而是怕老祖宗知道此事以后会袒护叶荣,不方便大家落井下石。

  谁晓得结局反转过快,明明该叶荣死罪的,如今却换成了长公主跟世子。

  “大家伙都在呢?”老祖宗体态雍容,被左右两名贴身侍卫搀扶着,慢吞吞的挪进来,路过长公主跟世子面前时,脚步停留了一会儿,皱眉:“好端端的,怎的哭成这幅可怜样子?”

  曹致远抽了抽肩膀,不知说什么才好。

  倒是长公主反应过来了,噗通一声跪在老祖宗脚下,拽着老人家的衣袍:“老祖宗救命,他们要杀了世子。”

  “嘶……”老人家抽了口气,枯槁的手安抚的拍了拍:“好端端的杀他作甚?”

  问道原因,长公主说不出口,只能埋头啜泣,想用这可怜的样子打动老人家的心。

  可惜,长公主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老祖宗来这一趟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叶荣。

  韩家,是个严重护短的家族。

  听说叶荣下了大狱,老祖宗差点没跳起来,质问府里的管家,为何这么大的事自己不知道。

  过来一瞧,嘿,事情并没有想的那么糟糕。

  走到正堂,指了指太尉:“你说给我听听呢。”

  太尉作揖:“事情是这样的……”

  了解到了前因后果之后,老祖宗的脸瞬间变了。楚怀王呼吸急促,走到他面前:“郡主命苦的很,还望祖宗为我做主。”

  他今天是肯定要杀一个的,不是公主就是世子。

  “韩馨儿,你护子心切,本王知道,但是,这事儿谁也救不了……”老祖宗目光锐利,洞穿一切。

  以前她做的那些事,早就够死七八回了,奈何有太后在,处处维护着,这才免了死罪。原以为她会吸取教训,痛改前非,没想到又犯了老毛病。

  长公主踉跄两步,颓然跪坐在地上。

  日光渐渐泯灭,坠下的太阳预示着一天就要结束了。

  曹致远不死心的跪趴到大殿中央:“老祖宗,为何……为何不肯伸手救救我?我是您的亲孙子啊……”

  跟叶荣比起来,曹致远跟景阳王有着血脉羁绊,而叶荣却只是干儿子留下的遗腹子。

  论起来,自然是曹致远更亲一点。

  “法不容情!”这话说了,就等于宣判死罪。

  曹致远胸口剧烈起伏,愤愤不平:“我知道自己比不得叶荣在您心中地位,您当初为了他大闹永州府衙,现在孙儿也落得一样的下场,您不能不管我呀……”

  他也是迫不得已才把叶荣拖出来当挡箭牌的。

  长公主眼前忽然一亮,爬起来指着叶荣道:“若说法不容情,三年前叶荣打死了先皇的小舅子,这事儿不也不了了之。皇叔当日能救一个杀人凶手,为何不能救世子?”

  这已经有了威胁的意思在里头。

  众人恨不得把耳朵捂住,生怕听见什么不该听到的。


  https://www.biqubook.com/43_43341/624467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