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禁 > 番外之烛照,幽荧

番外之烛照,幽荧

莫燃收到了来自地狱的邀请……

        这个事情给任何人来理解都显得有点恐怖了,对莫燃来说,就更恐怖了!她并不觉得,地狱那种地方也能用一回生二回熟这种话概括,她一定永远都不会适应的!

        那是一片死地,莫燃一点都不想重温那里的空气,并且深深的觉得,那个地方还是保持神秘的好,她难得想装一次糊涂,可显然这次不行,那笔所谓的债、可是她亲自欠下的。

        不过,莫燃下定决心去地狱的时候,已经是五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五个月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三界渐渐恢复了平静,经过战争的洗礼,三界看似还是三界,但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青门前所未有的安分,几乎是关起门来整顿,帝后曾倚重的家族被打压的一个不剩,其中尤以厉家最为严重,青门白刃又消失了。

        青门的实力被狠狠的削了一番,天界四门实力变的均衡,这使得乾门和坤门也越来越不惧青门了,而戒门,一向苦修,不问世事。

        大战之后的某一天,戒门六面佛相一同拜访浩淼之城,竟是请伽蓝回戒门,说是要让伽蓝放下执念,莫燃尊重伽蓝的选择,而伽蓝竟然真的去了。

        这一去就是七八个月,那妖僧也没给她报个平安或者传个消息,莫燃也不知道那厮是不是重新剃度皈依我佛了……

        须弥界变化最大,原本称霸大陆的云岚国、沧月国、雪霁国三个帝国都被不同程度的削弱许多,倒是一些小国迅速扩张,多个国家分治天下,其中之最便是以女子为尊的凤鸣国。

        而蜘蛛门四门和庞大的分部也被清理的差不多了。

        无间界自然最潇洒,没了天界的处处打压,三域之间各自折腾,玩儿的也不亦乐乎。

        当然,三界之中最不能忽视的变化就是浩淼之城了,此战开始于浩淼之城,也结束于浩淼之城,“莫氏”强势复仇又迅速低调下去,被坊间传的神秘莫测,快一年了,莫燃这个人也被编出各种各样的话本,想象力之丰富,令莫燃本人听了都惊叹不已。

        这一人秒杀天界四门高手的霸气、一个眼神吓退身经百战的军队、一挥手召来山呼海啸的雷云……她还是人吗!

        还有什么不爱江山独爱美人,深夜入红楼,抢走俏新郎之类的浑话,还因此得来一个’莫飞花’的诨名,其实就是女采花贼而已,听名字就知道了,人们不仅不讨厌,还喜欢的很,所以才叫的这么……风骚。

        听说就因为这个,许多男子夜宿红楼,也不点姑娘消遣,只开着窗睡觉,不知道是不是都想着被路过的’莫飞花’抢走……

        想到这个莫燃就想吐血了,这个传言不算空穴来风,但是除了她去过红楼之外,其它都是那些无聊的人们意淫的!

        那天她只是去找狐玖,结果那厮发情,莫燃跳窗逃跑了而已,虽然被狐玖追了大半夜,但是她也成功脱身了,至于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传闻,莫燃也想知道!

        这个三界太疯狂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成了香饽饽了,走到哪里都能听到自己被yy的种种,她已经在慎重的考虑,是不是要改个名字了……

        这般乱七八糟的想着,莫燃已经来到了无极战场。

        她已经连着来了八次,每个月来一次,轻车熟路了,收回思绪,抬头看一眼光华越来越强盛的洪荒巨鼎,霸气到仍然移不开视线,鼎内的邪气已经见底,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就能彻底结束了。

        来到近前,却发现天帝已经在那了,这八个月来他们也不是次次都见,但这次莫燃并不意外,因为今天是两人一个月前约定好的。

        相视一眼,两人同时将异火打入了洪荒巨鼎之中,鼎腹之内火苗顿时高窜而起!等了半晌,鼎内的邪气终于一丝不剩!莫燃合上三个开口,待异火熄灭之后,洪荒巨鼎再次变成了小小的一尊,恢复之前一样毫不起眼的样子。

        这次是跟天帝合力才看到了洪荒巨鼎真正的模样,若要再次看到,怕是要很久之后了。

        天帝的视线在洪荒巨鼎上掠过,声音轻轻浅浅,“我们之间的缘分不浅。”

        莫燃看向天帝,她还是有点无法消化,她一直以来的视作对手、敌人的天帝,其实一直是她自己创造的假想敌,现在他们一个是天帝,一个是浩淼之城的城主,好像除了合作将血海诛天大阵善后之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还行吧,到今天就算结束了。”莫燃慢慢的说。

        天帝看着莫燃,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说话,可明显心不在焉。

        莫燃笑了一声,大发慈悲的打破了沉默,因为他觉得天帝其实就是个闷葫芦,而且是最闷的那个!“对了,有个问题还想问你。”

        天帝道:“你说。”

        莫燃问道:“为什么白夜的第二个影身在另一个世界?”

        天帝稍微停顿了一会,道:“天枢之眼是我送到另一个世界的,白夜的影身也是。”

        莫燃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但她还是克制的问:“为什么要把白夜送那么远?”

        天帝自然注意到莫燃的异样了,他也配合的解释道:“若是太容易,也没必要那么做了。”

        莫燃愣了一下,不知道天帝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恶劣的想法,这分明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亲自给三界埋下隐患。

        在莫燃斟酌如何问个仔细的时候,天帝竟然主动说道:“我一直都希望有人能推翻天界,取代我的位置,只可惜,一直都在失望,如果你再有一点野心,也许你能做到,但看上去,以后也没机会了,是不是?”

        莫燃点头,但依然惊奇于天帝这种可怕的想法!难道这就是独孤求败的心理?

        “我是没有野心……但你为什么阻止帝后?”莫燃问道。

        天帝似乎笑了一下,嘴角的弧度有些冷冽,有些轻蔑,“她还不配,我要的是有人取我而代之,而不是毁了我亲手打下的三界。”

        这个人说话一直都很深奥,或者,他跟莫燃本就不在一个频道,所以莫燃听他的话每每也只是半懂,她点了点头,不在追问,最后才问到了她最感兴趣的,“咳,你是怎么去另一个世界的?”

        天帝看一眼莫燃,竟是直接道:“你想去那个世界?我记得,那里叫六界。”

        被发现了,莫燃也坦然道:“嗯……有个朋友,或许,有机会再去见她。”

        天帝道:“宇宙中修炼的界面也许很多,而每个界面并非完全封闭的,六界所在的界面很开放,进去并不难,而三界出去的’门’只有一个,就在封魔领域,以特殊的方法开启。”

        没想到天帝回答的这么痛快,莫燃愣了一下之后立即追问,“什么样的特殊手段?”

        天帝看着莫燃,“很特殊……特殊到,这世上只有两个人能打开。”

        “你是其中之一?那另一个呢?”莫燃道。

        “地狱里的那个人。”天帝淡淡的说。

        “地狱之主!”

        好像有点意料之中……

        莫燃忽然觉得,虽然地狱之主远在那个世人根本不确定是否真实存在的地方,但是他手里真的握着三界的命脉,一点都不夸张。

        “你要去找他。”天帝又道。

        听到这话,莫燃就更淡定了,从他还是居恒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如今前后联系起来,他更应该清楚才是,于是,莫燃也淡淡应了一声,“嗯。”

        “其实……”天帝忽然开口,他显得罕见的犹豫,最终眼睛看着不知名的方向,说了下去,“三界的支撑,来自于烛照,和幽荧,分管世间阴阳。烛照、幽荧化身为兽,便是我和地狱之主,他不能轻易离开地狱,我不能支配黑暗的地方,可笑的是,我们二人永生不死,如果这个世上有人能杀了我,我倒是很乐意被杀。”

        莫燃震惊了,这可是大新闻!烛照和幽荧竟有实体!“那你……”

        天帝接着道:“我一直在消除我的记忆,以不同的身份活着,但那仍然很累,只要我离开轮回,所有的记忆还会归位,你知道,那有多累吗?”

        莫燃不知道,但是在天帝说完这些话的时候,那没什么感情的眸子里忽然蔓延出排山倒海的疲惫,那副打不垮的身躯也显的来了无生趣,给了她不小的震撼……

        “可是地狱之主过的很自在。”半晌,莫燃说道,虽然只有一次接触,但是那个俊逸逼人的男人,眼睛里的恶趣味那么多,绝对不像天帝这样。

        天帝只嘲笑一声,“我们不一样。”

        莫燃顿了顿,“有什么不一样?也许你也可以很自在,有些记忆,不是你忘不掉,而是你太想忘了,这世上越是执着的事情,越是容易掉入一个死循环,于是你把自己困在了繁重的记忆里,这个道理……大概很多人都懂,亏你烛照之名举世无双,也会困住自己。

        至于幽荧……他虽生在地狱,但若看透了,万般丑陋也是虚幻,我不曾像你一样有过那么丰富的过去,但是前尘往事,多半也忘了,有更值得的到东西去记住,还记那些无关紧要的干什么。”

        背对着莫燃的身影似乎微微一震,莫燃也没看到天帝眼中的光在迅速的变幻,许久许久,久到莫燃等不及就要告辞了,天帝才突然道:“我们确实有缘。”

        所以,有时候解开一个心结,只需要一句话而已,只是,这要看从谁口中听到了。

        “嗯……那就有缘再见吧。”莫燃说道。

        天帝转过身体看向莫燃,嘴角似乎勾起了一个笑,很不明显,但奇异的是,整张脸都神采飞扬了……莫燃有些诧异,这了无生趣的脸竟然也是极有看头的,只是这副精致的皮囊没被好好利用罢了。

        “如果哪天你要去封魔领域,可以来找我。”只听他道,“还有,我真正的名字叫做烛吟。”

        “喔,那太好了,我不会客气的!”莫燃愣了一下,欣然答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天帝突然变的心情很好,但正中下怀啊!

        ……

        几天之后,莫燃就去了地狱,带路的依然是冥狼。

        站在那堵黑墙面前,莫燃深深的吸气,只是,这口气还没吸完,人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的穿墙而过了!等到站稳的时候,莫燃在黑暗中睁大眼睛,她看到了那双仿佛无处不在的眼睛,依然是看不见他的身体。

        莫燃突然就想着,也许他就没有本体,烛照和幽荧都是天地之气幻化的实体,但这个实体也只是灵魂,而非身体。

        “咦。”戏谑的声音响起,“你好像很镇定,你这种态度是告诉我,你已经看透我了?”

        “咳咳。”莫燃差点呛住,她飞快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听说你是幽荧。”

        “这还不多?”

        话音刚落,莫燃只觉得面前一阵风过,一个满脸笑意的男子忽然间出现,而且离她很近,脚尖几乎碰到了一起!又是那让人无法承受的俊美容颜,长成这样也算是开挂吧!

        若是打斗的话,还没开始,迷人心智的药已经下了!

        剑眉飞扬,英挺中带着无限的邪气,眼眸深邃,轻佻灵动,仿佛眼睛一眨,就能冒出一大堆坏点子,唇若削成,锋利却带着诱人的色泽。

        只见他抱着双臂,微微倾身,目光在莫燃身上游走,他似乎看的很仔细,最后落在莫燃唇上,在莫燃开口要说话的时候,他忽然低头,准确无误的捕获了那张唇,并且极有探索精神的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谁都没动,莫燃抬头,而他低头,如有旁观者,肯定要震惊于这美好的让人想要尖叫的画面了,可当事人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地狱之主沉醉其中,灵巧的舌头像是一步步在打开什么新世界的大门,可莫燃却是快爆炸了!这个变态!这个神经病!这个接吻狂魔!她把能想到的词都骂了一遍,但这显然没有影响被她骂的人。

        不是莫燃不躲开,而是她躲不开!即便地狱之主一根手指头都没动,她都像是被绑在那一样,一动都不能动。

        直到某个人亲够了,那张俊脸稍稍移开一些,咂了咂嘴,“好像更甜了……”

        说着,修长的手指在莫燃的眼角拂过,沾了些许晶莹,地狱之主若有所思的看着莫燃绯色的脸颊和水润的眸子,笑了一声,“你也觉得很甜吗?”

        “什么甜?”莫燃问道,她的脑子似乎缺氧了。

        “我啊,你刚刚吻的是我。”地狱之主堂而皇之的说。

        莫燃一顿,脸爆红!可这一次是气的!

        “乖一点,说实话,否则你可走不出地狱。”眼前的人说话时嘴角带着让莫燃想要撕烂的笑。

        莫燃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甜……”个鬼!

        而地狱之主却很满意,他奖励似的捏了捏莫燃的脸,“很有眼光。”

        莫燃垂下眼帘,她忍了,心想着过了今天,一切都好说,反正烛吟都说了,地狱之主轻易不能离开地狱,以后天高皇帝远,债还完了谁都不认识谁,哈。

        “我记得,我是五个月前通知你的。”这时,地狱之主幽幽的说。

        莫燃用非常抱歉的语气说:“不好意思,我当时受伤还未痊愈,就算来了也做不了什么,而且大战之后我还无法分身,这不,刚一准备好,我就来了。”

        地狱之主笑的低沉,那声音听在莫燃耳中就有点瘆得慌了,“你好像并不怕我。”

        莫燃一时不确定他是想听怕还是不怕……想了想道:“对待我们之间的约定,我是非常认真的。”

        “呵……”他似乎不那么想知道莫燃的态度,“那就来吧。”

        莫燃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是让她开始吧,而且她发现她能动了。

        “好。”莫燃点头,一点没犹豫,事实上她比谁都想快点结束!

        只见莫燃祭出了太虚册,随着复杂的禁制从卷轴上一个个飞散,封印也慢慢淡了许多,直到全部的禁制都解除了,太虚册猛然射出一到强光,周围震颤起来,在“轰”的一声巨响之后,慢慢的,周围又回归了平静。

        莫燃躺在地上,精疲力尽,已经彻底虚脱了,当初她封印戒门上千僧众的时候,是借着自家男人的力量的,可这一次却是全靠自己,太勉强了。

        都是因为地狱之主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变态,莫燃才想着一个人来,再说了,她要是带着许多人来,说不定那个地狱之主要说她来找茬了。

        莫燃漫无边际的想着,现在能动的只有眼睛,不过她还是看到了极美的风景,周围不再漆黑一片,仿佛夜空中飘荡着极光,色彩绚烂,近在眼前,很是震撼,耳中也有了些许潺潺水声,身下躺着的是平滑的大理石地面,转动眼珠,还能看到精巧的屋檐,别的,就看不到了。

        这,就是坤中庭吧,大概是地狱之中独一无二的的风景了,但是它在太虚册封印了不知多少年。

        头顶的风景忽然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存在感极强的俊脸!地狱之主显得很悠闲的站在莫燃身边,眯着眼看莫燃现在无力的样子,笑着说:“你是不是不舒服?”

        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白痴才看不出!莫燃闭了闭眼,克制了一下自己的脾气,道:“我休息一会就好。”

        男子蹲了下来,发丝随着他的动作落下,轻轻扫在莫燃脸上,有点痒,“可你看上去不像是一会就能恢复的。”

        “……你不用管我,我休息好就离开。”莫燃接着道。

        一只手在莫燃脸上摸了一把,随后莫燃整个人都被抱起来了!紧贴着男子的温度,莫燃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别说拒绝了。

        “虽然地狱是专门折磨人地方,但我不是,你放出了坤中庭,虽然是交易,但我感谢你也是应该。”地狱之主不无愉快的说,“所以……不必睡在地上,你就在这住着,什么时候有力气离开了,什么时候再走。”

        这番话说的,都不像她认识的变态了,莫燃狐疑的盯着男子精致的下巴,不一会,两人走入室内,纱帘轻舞,窗外的庭院美的虚幻,莫燃被放在柔软的床上。

        她看到地狱之主坐在旁边,倚在床上,眼神望向庭院,慵懒,更赏心悦目了。

        又过了许久,她看的眼睛都有点涩了,才发现地狱之主好像的确是有良心的,真让她在这休息了。

        有了这个认知,莫燃就有点抵不住汹涌的困意了,合上眼睛,睡的昏天暗地。

        期间莫燃醒来过,那个男子一直坐在她边上,靠在床上看着外面,仿佛庭院里有什么永远看不够的风景似的。

        莫燃的灵力在睡梦之中自行运转,昏昏沉沉也不知道几天之后,莫燃终于醒了,但是,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贴在眼前,一点都不美好!

        莫燃心里惊了一下,才慢慢稳住,而男子像是正在观察她一样,见她醒了,在她唇上“啵”的一吻,笑的有点吓人,“醒了?”

        莫燃的视线从那白森森的牙齿上移开,慢慢坐了起来,期间她已经快速查看过自己的身体,灵力充沛,按照她以往的经验,这一觉至少睡了三四天了。

        视线在周围晃了一圈,从窗外看去,庭院深深,有冒着热气的水池,有奇特的花丛,说是奇特,是因为那些花莫燃都没见过,有种妖异的美,天上那流动的光依然在,大概一直如此。

        “当初莫家那不男不女的小子封印坤中庭时不过眨眼的功夫,你却因此睡了这么久,同是莫家的人,你怎地如此不济?”

        这时,男子懒散的声音响起,很是气人。

        莫燃沉默了一会,道:“反正答应你的事我也做到了。”

        言外之意便是,她济或不济那都是她的事,你多管哪门子闲事!

        “呵呵,你这是在向我表达不满吗?”男子挑起莫燃的下巴,本来轻佻的动作被他做出来却自然的很,当他看不出来吗,莫燃来时便小心翼翼的,一副来历劫的豁出去的模样,可还是没忍住吗?

        莫燃偏了偏头,“没有。”为了转移男子的注意力,莫燃忽然说道:“对了,请把天枢之眼给我吧。”

        男子笑了起来,笑的莫燃头发都快竖起来,感觉越来越不妙的时候,才听他道:“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结束了。”

        “什、什么意思?”莫燃问道,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男子道:“所以送到我手里的东西,怎么能让你轻易拿回去?”

        “那不是我的东西。”莫燃道。

        “那又如何,用你的名义送来的。”男子道。

        莫燃沉默了,她没想到地狱之主会跟她耍赖!她送来天枢之眼,虽说是为了大局,但也是给地狱之主提个醒,告诉他她回来了,而且没忘了她答应的事情!保管一下天枢之眼,这种举手之劳的事,他竟然还想讨价还价!

        这阳谋,莫燃却只能顺着他问:“所以你怎么才肯给我?”

        他似乎等的就是莫燃这句话,他点了点自己的唇,挑着眉笑,“很简单,你过来亲亲我,我就给你。”

        确实挺简单的,但莫燃觉得自己不能答应……“不能换个方法吗?”

        男子仿佛料到莫燃会有这么一说,从一旁端来一个杯子,递给莫燃,“你把这个喝了,就能带着你想要的东西走。”

        这个诱惑就大了……

        莫燃接过了那个杯子,闻到丝丝酒香,液体清冽,似乎真是酒,可莫燃还是问道:“这是什么?”

        男子抱着双臂,毫不避讳的看着莫燃说:“加了一点料的酒,可能是剧毒喔,所以聪明的话你还是选择亲我吧,我的嘴肯定比这杯酒甜。”

        “没有第三个选择了吗?”莫燃问道,随后看见男子悠悠的摇头。

        莫燃垂下眼帘,看着那杯酒,这世上能让她嗅不出的毒还真是少之又少,而这个酒的味道便一点都没有杂味!莫燃有点怀疑地狱之主是不是在诈她,也许看她紧张很好玩?

        在不是一就是二的选择下,莫燃突然仰头喝了那酒!腥辣的酒水一路向下落进肚子里,莫燃静静坐了一会都没有任何反应,若真有毒,就算她闻不出,喝下去也感觉到了。

        精致的面容出现了裂痕,莫燃抬头看地狱之主,觉得自己被骗了……不过,她也选对了!

        男子笑的很开心的样子,随手一指,天枢之眼就出现在了莫燃腿上,“好了,我说话算数,你可以拿着它走了。”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莫燃立刻翻身下床,收起了天枢之眼,生怕眼前的人反悔一样,“多谢,告辞了。”

        说完,莫燃离开房间,沿着长廊一直跑出庭院,庭院外漆黑一片,茫茫没有边际,原地站了一会,莫燃又转身跑回去了,却见男子高挑的身形靠在门口,远远向水池里丢着石子,眼神松松的看过来,好像就在等她回来一样。

        莫燃脚步慢了慢,道:“请问,怎么出去……”

        “呵呵。”

        莫燃听到他笑了,但是笑吧笑吧!反正她很快就能离开这了!

        男子悠悠笑道:“想出去也简单,你那张嘴那么甜,叫我的名字来听听,再说几句好听的,请我送你出去啊。”

        莫燃几乎要忍不住爆粗口了!这人也欺人太甚了!可过了一会,莫燃终于忍气吞声道:“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那你也不问?还是说,我叫什么、对你来说都无关紧要?你是不是觉得,走出这就再也不会来了,所以压根没好奇过我的名字,嗯?”男子不急不缓的说。

        虽然每个字都说到点上了,但是莫燃觉得自己不能承认,便委婉到:“怎么会呢,我是不敢问。”

        “呵……”那低沉的闷笑似乎很是通透,“这样吗?那好,我允许你问。”

        莫燃愣了一下,心想怎么会有如此爱玩的人,八成他觉得逗弄她很有趣吧,就像猫逗老鼠一样,其乐无穷?这个比喻让莫燃脸上的表情抽搐了一会,然后才麻木的问:“那,请问地狱之主,我该怎么称呼你?”

        “湮迴,你可以叫我湮迴哥哥。”男子慢慢说着。

        湮迴……两个字在口中徘徊了一圈,可听到男子的要求时莫燃脸色更僵,就当没听见一样,莫燃道:“那请你,送我出去吧。”

        湮迴等了一会,却发现莫燃没下文了,手里投掷的动作一停,挑眉看向她,“就这样?”

        莫燃也看了看湮迴,又道:“湮迴大人,麻烦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您送我出去吧,您这风景独秀,我就不留在这碍您的眼了,实在不行,您把我丢出去也行,只要您高兴就好。”

        湮迴慢慢向莫燃靠近,摸着下巴道:“看起来你也挺会说话的,原来只是跟我这惜字如金?好听是好听了点,但不是我想听的。”

        莫燃嘴角抽搐,看着男子停在了她的面前,眼中几经变幻,最后道:“湮迴……哥哥。”

        不等她继续说,湮迴执起她的手,低头笑道:“这便够了,没什么比这更好听的了。”

        而莫燃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跟着湮迴向外走,走进黑暗里,终于有点要离开的真实感了。

        “烛吟那家伙,输给你了。”

        声音从旁边来,很笃定的语气,也说明他虽然身在地狱,但却对三界之事了如指掌……莫燃看不到他,可手里的温度却很真实,“不算是输。”

        湮迴却笑,“不,他输了,不过,输是好事,所以他也赢了。”

        他这话,也跟烛吟似的令人听不懂。

        “你知道坤中庭为什么会被封印在太虚册里吗?”却听湮迴问道。

        莫燃摇头,很快意识到这个动作他可能看不到,就道:“不知道,是为什么?”

        湮迴道:“烛吟征战三界时,莫家那个不男不女的小子怕我横加阻拦,造成天下大乱,便使计将坤中庭封印了。”

        莫燃看向湮迴的方向,虽然他解释了,但她也没听明白这之间有什么玄机,然而,湮迴脚步突然停下了,道了一声:“到了,再往前走几步,你就出去了。”

        莫燃顿了顿,还是没忍住好奇,问道:“封印坤中庭就能阻止你?”

        只听湮迴哼笑一声,“我不能轻易离开地狱,坤中庭是我做出来的,有我一半的力量,若是坤中庭在地狱,我才能离开,封印了坤中庭,我自然就要待在地狱。”

        莫燃了然,然后才发现自己好像又知道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轻咳一声,莫燃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可湮迴却没放开,而听他又道:“给你喝的那杯酒,没有毒,但确实加了料,里面加了我的秘术,已经融进你体内,以后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哪怕你是进了轮回。”

        “什么!”莫燃脸色立即变了!

        可湮迴已经松开她的手,在她背上轻轻一推,她一个踉跄,眼前有了光亮,紧接着转过身去,却见背后一堵黑墙,她出来了!而且再进去就不可能了!

        “那是什么秘术!你快给我解开!”莫燃扶着墙喊。

        而里面轻快的声音传来,“解不开了,而且,是你自己选的。我难得遇到美味,岂能放过?坤中庭已然在此,说不定哪天无聊,我便去找你。”

        莫燃一愣,才意识到这是怎样的阴谋!她放出了坤中庭,其实就是放出了湮迴!而她好死不死喝了那杯酒,相当于给自己装了一个定位仪!

        虽然都是交易,但结果自己好像亏的有点大!

        莫燃又喊了半天,可里面再没声响了,把莫燃气的够呛。

        身后冥狼却叼起她的后衣领,往后一甩,莫燃稳稳的坐在了冥狼背上,半晌,就算再不甘,她也离开地狱了。

  https://www.biqubook.com/44_44900/267528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