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拉马克游戏 > 0311 第八章上 双密三尸四方局(第二十四节)

0311 第八章上 双密三尸四方局(第二十四节)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陆仁抱着脑袋躲在除了自己身材最高的任棉霜身后。而任棉霜伤得其实并不严重,加之刚被系统完美修复的身体能量满满,说话间伤势已经好了小半。

  她在梅娴诗搀扶下起身,挣扎着取出那枚曲芸制作的筝形盾坚定地挡在众人身前。

  这种寻常灵异鬼物自身便是负能量体,暴走伤人时也没有民俗传说中那种形容得像悖影现象一般的诡异,而是本质上通常只有纯纯的负能量冲击或者用负能量一点点侵蚀人体两种而已。

  所以,作为对异能量攻击的应对,任棉霜盾牌上的附魔【隔绝】还是很能发挥作用的。

  “怎么样?撑不住的话我先顶一下,你快想办法。”女王版任棉霜讲话傲娇得很,却把曲芸的状态看在眼里,完全掩饰不住自己的担心。

  曲芸却是摇了摇头,虚弱却又平静地说:“依子的问题和你不一样,透支魔力不是一两天能缓过来的。你先尽快恢复,这道魔法还可以撑两三分钟。魔法破掉之前,不方便移动。

  一会儿魔法消耗殆尽时,听我指令。甄辉齐定位,依子打出一道攻击魔法,我们就向外冲,直接上车离开。到时候这一路就靠任姐支撑了。

  除了满足特定条件的传送外,鬼物的移动速度有限,只要能跑到车上就可以暂时逃掉。这次都怪我把事情想得简单了,对不起。我们先回云裳阁,准备几天再杀回来。

  小蜥蜴的事情不能不管,到时候无论幕后操手的目的为何,我们都一定会让他付出足够的代价。”

  本就身体羸弱现在还加上精神透支,想要曲芸维持着魔法移动着实有些强人所难了。所幸魔法一旦施展,之后的消耗会极低,大多数能量都集中在施展出手前那一瞬了。在魔法尚且维持的这段时间,正好可以让任棉霜抓紧时间多恢复一点。

  曲芸说到最后又换成了“我”来自称,虽然依旧笑眯眯的语气轻佻,但云裳的人全都明白这已经充分体现出她此刻认真的态度和自责的诚意。

  梅娴诗看着曲芸虚弱的样子叹了口气:“说来我本修道之人,遇了鬼物却无计可施,学艺不精实感惭愧。就是不知我们修士和法师都看不到的东西,甄辉齐是怎么看到的。莫不是和这鬼物生前的本体有所牵连?

  还有这本就罕见的鬼物今天却连见两处,时机位置如此巧妙,看来就是有专修之人在背后操纵无疑了。只是不知道他们究竟用了何种邪法驱使鬼物。这类东西原本能存在的时间就不常,怕不是为了坑害我们,现杀了活人。”

  曲芸的问题并非伤病,空有一身医术却也爱莫能助。所以她的指缝已经夹满了银针时刻准备作战,希望自己至少能在这方面派上一点用场。

  自从继承了涔云玄泽书整个一界,手上的针灸用银针也换成了可以战斗用的修士下品法器,只是不知道对鬼物能有几分作用。

  曲芸很温柔地笑了:“你这小丫头才修了几天的道,别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要不是前世的记忆,有谁能这么快化出真元?你现在恐怕连银针通脉的本事都使不出来呢。

  至于甄辉齐能看见,其实也很简单。你们忘了他刚习得的变异吗?【百鬼行者】第一阶段变异【开眼】,听起来说得就是这种情况了吧?

  他这小子其实不知不觉间已经具备了体内能量,只是因为太过微弱不足以护体,之前才会像普通人一样受到鬼物影响。”

  梅娴诗的后半句问题却被小赵接了过去,这小伙子胆色明显比陆仁好些。虽然一样战战兢兢抖成鹌鹑,但至少没有躲在女孩子背后。

  “如果,这个真是电死的女鬼……我,我可能知道一点。应该,不是专门被杀的……”

  曲芸皱眉:“难道她也是这小区里死的人?”

  自家小蜥蜴好好盖个小区招谁惹谁了?哪个不开眼的如此恶毒整出这么些事儿。刚问完鬼物又一次撞击魔法场,让曲芸顿感更虚弱了几分。

  “不是不是,”小赵担忧地看了一眼奥法边界泛起的涟漪,连连摆手:“要真是还没入住多少业主就三天两头的死人,谁还敢在这干下去?是隔壁小区啦。

  也就一个多月前,有个单身女白领和上小学的儿子住在一起,被发现双双死在了浴室里。是孩子的学校不见学生来上课,又联系不上家长才报的官。传言那女尸被抬出来时身上穿的就是一件下摆被烧焦的大红色浴袍。

  来查案的官差检查过现场后,判定为意外事件。他们推测应该是女子泡澡后在浴缸里吹干头发,失手将吹风机掉进还没排干的浴缸导致触电身亡。而小男孩正巧在场,着急救妈妈直接上手去拉也被一起电死了。

  警方完全排除了其它的可能性,因为门窗都是锁好的,没有被外力破坏的可能。屋里也完全没有任何第三者存在过的痕迹。你们说这女鬼会不会就是那个单身白领?”

  意外吗?曲芸并不敢像那名官差一样笃定。办案的官差应该是男人,平常没用过吹风机才会意识不到站在浴缸里吹头是极少见的。

  长发的女孩苦恼于掉发问题大多不喜欢没事把头发弄湿,如果泡了澡一般之后都是会再淋浴一遍的。头发既然湿了,就要趁机完整洗一遍。洗发液护发素那些东西不可能泡在浴缸里弄,肯定要之后淋浴的。

  淋浴之后擦干身子吹头,人不可能站在浴缸里,浴缸里也不应该还有水,所以说浴缸中水还未排干净就掉落了吹风实在讲不通。

  而另一方面,单身妈妈洗澡时让已经上小学的男孩子留在浴室也是极少见的。

  正常来讲等小孩发现浴室有问题跑过来早都跳闸了,孩子自然不可能电死。能在跳闸前的三五秒内触电身亡,说明小孩当时肯定就在浴室内。这就是又一个疑点了。

  当然,没有翻看过案宗也没有勘察过现场,曲芸也无法断定这就一定不是一起意外。只是梅娴诗说得好,无关人士的死因与自己手头的麻烦没有直接关系,不是现在该分心的。

  https://www.biqubook.com/44_44922/4667225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