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寻魔书商 > 第一六九章 梦猞猁

第一六九章 梦猞猁

这趟车仍旧是空空无人只有他们,苏龙在摇晃中望着窗外渐行渐远的星港镇医学院群楼,怀疑这偌大的limbo异界中,魔人怪物什么的踪影为何如此难得一遇。

        阿市垂头仔细翻着书页,苏龙记得之前自己看时里面很多的记载叙述,都是平安时代前的日语,他理解起来有些问题;对于市姬就没有这个障碍,她也许能找到更多关于海族和猎人间昔日仇怨的细节。

        列车速度在达到极快后渐趋稳定平缓,苏龙感觉他们像是到达了平流云端之上,远方天际线间的黑云夜色中开始有灰白的耀光出现。

        眺望魔域边境茫茫苍天,苏龙突然心中隐然生出一个念头:世界的真理奥秘和最终力量的尽头又如何,如果眼前的每一瞬都是值得享受的,又何必去执狂于未来的、未知的所谓“进化喜乐”?

        他看看自己的右手,上面的血管中紫色罪火力轻泛,手指已经可以在人魔之间转换。

        我连寄生在自己灵魂深处的、这罪恶之灵的转生合体都还没搞清楚呢……

        苏龙叹口气,不知怎么又悲观地觉得,自己被卷进这宿命后,已经身不由己,只能够一直走下去。

        倒或许希望,这一切大千的命运轮回、善恶业报,最终都是无因虚幻一梦罢了……

        车厢轻微晃动,苏龙眼神回转到坐在面前的阿市,长长的乌黑睫毛点点轻颤,绝世仙颜的瓜子脸上浮起淡淡疲惫,美目聚精会神地盯在书页上。

        “……有什么收获吗?”苏龙开口问。

        阿市轻摇了下头。

        “确实是有提到和国中古到上古的各种海事,还有一些海族的隐晦记录,但还没发现什么我们不了解的。”

        苏龙垂手摸进包里,触到许久之前在神户买的那包烟,一揉搓却是已经全部抽完。

        哎……

        他向后一仰靠到椅背上闭目养神,微睁时瞟到飞速闪过的窗外景色中,忽然出现了什么模糊的巨大轮廓。

        苏龙张开眼把脸靠到窗边,仔细在漫天的黑云苍雾中辨认,在车身向那边又接近了一点后终于看清。

        一头漂在天穹上的星蝼!显眼的无面触须蠕动着,衬着整个夜色奇诡非常。

        他来了精神,叫阿市停下也来看。

        “啊……这不是我们刚入地底宫城后,那我们着了道的陷阱前死掉的怪物?”

        “嗯,这只是活的。”

        苏龙定睛看过去,这只星蝼最上面的双前肢正在缓慢、有节律地挥动,隔着车窗都能感觉到其中辐射出,令人神经抽动的混沌谜息。

        未知的、媒介使者……已经见过这些巨物很多次,苏龙还摸不到一点头绪,它们的存在究竟是什么目的。

        在混沌母神的造物中,地上凡人以魂为重、苏美鲁人以血为重,按九宫魔曲的说法,星蝼是母亲与孩子间的媒介……

        盯着看了会后,苏龙果然就太阳穴开始发麻、额头刺痛,脑袋里开始出现稀奇古怪的图像,自己感觉有点抽离,存在感有点模糊起来。

        他使劲拍打自己的脸,别过头去缓过神来,一个激冷就像挣脱鬼压床那样一个猛子清醒过来。

        喘了几下他回过脸,看到阿市也在受到混沌的疯惑影响,眼神正在迅速地迷离放大,苏龙过去一把将她的脑袋按到自己怀中。

        抱着她过了一小会,他听到阿市“呀”地轻呼一声,微喘着抬起头来,一脸的疑惑就似刚睡醒,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真是这么可怖吗……

        车速依旧飞驰,苏龙小心地贴着脸再向外瞄去,天间又只剩一片昏茫,星蝼完全不见了踪影。

        “怎么了?”阿市有点担心地问。

        苏龙看着她的眼睛,将刚才的短暂失控讲给了她,市姬捂住嘴半晌说不出话。

        他问她在古时战国的东瀛,有没有类似星蝼这样的怪物或者关于混沌的传说,她回想下后没有一点头绪。

        苏龙无言,心上好似又盖上了一层未知的阴霾。

        之后再无异常,异界列车只是一直保持稳定行进,窗外的景色千篇一律的单调天幕,阿市靠在他肩头睡着了。

        苏龙拿出魔书来本想继续研读,翻了几页后就心神不定无法集中精力,只好在烦躁中放弃。

        不知不觉间,他也迷糊地打起盹来,下巴轻轻贴到阿市的后脑上。

        迷离间,朦胧的梦境降临。

        ——————————————

        诡异的吟诵声中,苏龙的视觉和意识浮现,还略带迷糊地望望四周,自己处于一片白色的废墟当中。

        这里的砖墙廊柱都是古朴的白石,其间的草丛中散落星星点点的粉白花朵,再看头上是一片繁星闪耀。

        微风吹过,花朵慢慢摇摆,宁静与星光如温柔怀抱,但这怀抱中却蕴含着一丝不协调的冰冷。

        苏龙坐靠在断壁白墙之下,大脑放空,不知该想些什么。

        ……突然难得的彻底放松,他有点盼望就这么晕乎着放松下去……

        空灵的女声咏叹忽然随风传来,带来一片清冷之意,他不自禁转过头望去。

        一头淡金长发的白衣女子从花丛中款款行来,嘴里哼着那清美的旋律,她头上戴着一顶白银花冠。

        她慢走到苏龙面前,轻轻蹲下,停止了哼唱。

        细长的鹅脸,高挺棱角分明的鼻子,明媚的亚麻色眉毛,浅浅红唇如娇叶。

        非常精致的欧式脸庞,深邃的蓝眼里星光流转……等等,我在哪里见过……苏龙一下感到点熟悉。

        他眯缝起眼,再使劲瞧瞧,那眉眼……真像是在哪里的惊鸿一瞥。

        啊……是……

        “白猞猁!”这下他想起来了,这就是在得到《深血史诗记》的地底大殿那里,一遇就跑走、化成白色猞猁的那个女人。

        金发女人却一脸困惑地对他左看右看,然后突然发声:

        “ktotы?(你是谁?)”

        俄语……!?

        强烈朦胧的不真实感,让苏龙失神,不知如何回答她。

        女子盯着他的眼睛,若有所思地瞧了一会,突然伸过手来捧住苏龙的下巴。

        紧接着他眼前一花,就又是一片天旋地转。

  https://www.biqubook.com/45_45114/271992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