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傻王哑妃 > 第一二一三章 穿的藤甲一模一样

第一二一三章 穿的藤甲一模一样

  忽然血书上多了一条手臂刚好挡住了所有的字迹,凌汛楞了一下抬眸一看来人是冷豪!

  凌汛不解的问“冷大人,皇上命微臣宣读长老会的遗书,你为何阻挠本王宣读遗书呢?”

  冷豪笑着做了个揖转身下跪给凌政磕了个头,笑着说“皇上,微臣有一些疑惑是关于这份遗书的!此事事关人鱼族君王人选与幻域江山社稷息息相关切不可大意啊!”

  凌政瞪了冷豪一眼刚想搪塞过去,景浩、孤青、孤高同时下跪急急的说“皇上,冷大人言之有理!恳请皇上允许臣等询问几个问题解开心中疑惑!只需解开疑惑臣等便不会再干预人鱼族君王人选一事!”

  凌政正想设法堵住景浩等人的嘴,正在这时躺在地上浑身僵硬的白鳍突然坐起来,大声嚷嚷着“准了!她们废了孤王依旧是人鱼族长老会的长老,此事必须经孤王同意交出玉印、虎符这份遗书才算是人鱼族长老会的遗书,才能呈交给皇上圣裁!在孤王交出玉印和虎符之前依旧有权利修改继任人选!此事乃是人鱼族的内务皇上也不能横加干预,皇上,你说对吗?”

  凌政无奈点了点头随即转眸恶狠狠地瞪着凌汛看,凌汛吓得低下头颅不敢吭气了!

  冷豪松了一口气笑着问“敢问皇侄,你方才说跟随六位长老进入树林之中突然遭到身穿藤甲的侍卫袭击!六位长老均遭到重创除了七长老无一幸免!敢问皇侄,这份血书是六位长老何时书写的呢?是她们口述亦或是亲自书写的呢?当时你是否在场目睹一切呢?”

  凌汛镇定自若的回答“冷大人,此事说来惭愧确实是本王疏忽了!人鱼族长老会诸位长老收到皇上举办拍卖大会的圣旨,于是她们决定一同前往帝都参加拍卖大会,昨日傍晚到了树林之外本想在树林之中稍事休息然后继续赶路,不想进入树林之后转悠了大半天我们依旧在原地打转,七长老白鳍正是在那时与我们失散的!后来本王无意中发现了一条崎岖的小路没走过,经过诸位长老商议委托本王前去探探路,若是能走出迷阵便回转将诸位长老领出去!”

  凌汛说到此处抬眸看了冷豪一眼,仿佛在说“本王的却没瞧见,但是本王证明这些都是真的!”

  冷豪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皇侄,如此说来你并没有亲眼目睹究竟是何人袭击人鱼族长老会诸位长老!更加没有亲眼目睹诸位长老实在何种情况之下写下血书的对吗?”

  听了冷豪的问题原本信心满满、洋洋得意的凌汛心里头骆瞪了一下,他不由自主地抬眸瞄了神色淡然的百里隆一眼,百里隆感应到凌汛的目光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鼻子,凌汛当即松了一口气冲冷豪摊开手掌,神情凝重的说“冷大人,此物是本王从乔西长老手中抠出来的,她昏迷之前死死地拽在手中!”

  听了凌汛的解释冷豪点了点头,刚想抬手将林勋手中的证物接过去瞧仔细了,身旁人影一闪七离一把夺走了凌汛拽在手心的证物,七离将凌汛拽在手心的一小块用树藤编织的盔甲高举过头,抬眸仔细端详了许久反手一甩藤甲安然落在凌汛手心之中。

  凌汛恶狠狠地盯着七离的背影,阴森森的说“七离,你这是何意?本王与你素无交集你与人鱼族长老会的恩怨情仇与本王无关!你未能替你死去的爹娘报仇是你欠缺运起!你若是因旧怨怀恨在心从中作梗休要怪本王心狠手辣对你动杀手哼!”

  被凌汛当众责骂七离丝毫不在意,他耸了耸肩淡淡的说“表面上说得如此义正言辞!暗地里确胆颤心寒、惊恐不已哈哈哈实在可笑!凌汛,你就单凭这么一小块藤片就断定那六个老妖婆被幻族的藤甲兵袭击了?如此不堪一击的说辞你也敢说出来呵呵呵!”

  凌汛一甩衣袖朝凌政躬身行礼急急的说“皇上,微臣领着几名侍卫小心翼翼走进崎岖小路之中,刚走了没多远就听见诸位长老大声惊叫!本王连忙领着侍卫回转救驾不想刚走了几步就被一群身穿藤甲,黑布蒙脸的神秘侍卫重重围困!本王与一众侍卫奋力抵抗且战且退几经辛苦,最后只有本王和另外一名侍卫侥幸杀出重围回往回赶!因为忧心诸位长老的安危,又担心那些藤甲兵追赶过来或者还会遇到其他的埋伏况且我们二人均不熟悉路途,故而我们两人慌不择路走偏了方向绕到林子另一边,快进入树林之时怪石嶙峋的草丛之中突然伸出一双血淋淋的手死死地拽住微臣的双腿!七离,你混账!”

  凌汛说着说着忽然指着正在察看乔西六人双手的七离大声责骂!众人都好奇地盯着满脸笑容的七离看,七离毫不在意的坏笑着说“凌汛,你知道什么叫千吹万吹牛皮不破吗?血淋淋的双手哈哈哈!凌汛,你回头瞧真切了!这六个老妖婆虽然废了但是有哪一个有一双血淋淋的双手了?”

  凌汛正想唇齿相讥他身旁一个侍卫悄悄抬手拦了,那个侍卫陪笑着走到七离身旁将乔西等人的手放好,赔笑着说“七离理事长误会王夫凌汛的话了!可否劳驾理事长听王夫说完再提出质疑呢?”

  七离没搭理那个侍卫反身出其不意伸出双手一把拽住侍卫的衣襟,垂眸上下左右不停地打量那个侍卫,这下可把众人给搞蒙了大伙都好奇地盯着七离看,凌政不耐烦的干咳一声冷冷的说“七离,冷豪对讯儿的话提出质疑,以为此事牵连甚广、事关重大!朕已经准许他当场询问讯儿了!你三番五次插手打断讯儿的话究竟意欲何为?”

  七离仿佛没有听到凌政说话一般,对凌政的问题居然不理不睬毫无反应!云天连忙上前一步躬身行礼说“皇上,七离素来没规没矩、任意妄为!恳请皇上恕罪不要与他计较!”

  凌政勉强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七离居然……。

  ------题外话------

  凌汛的血书应当是假的但是玉印和虎符应当是真的,冷豪这样做未必能揭开真相,因为凌汛应当早就想好了天衣无缝的说辞,冷豪应该问不出哥所以而然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

  https://www.biqubook.com/45_45204/841187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