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职场短跑健将 > 第三十六章 玩把侦探游戏

第三十六章 玩把侦探游戏


  黄峰和陈昱明离开人民广场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陈昱明哭笑不得。他看着黄峰哈哈大笑。

  黄峰抱怨道:“任务没完成,全被你给搅和了。”

  陈昱明嬉皮笑脸的说道:“你搞什么鬼任务呢?有你这样胡闹的吗?”

  黄峰咽了一口唾沫对陈昱明微笑着说:“快去给我找瓶水喝,口渴死了,一下午都没喝水。”

  陈昱明又跑出去买了两瓶农夫山泉。黄峰咚咚咚地喝了下去。陈昱明看着黄峰喝水的样子,乐呵呵地说道:“你还真有点像乞丐。你到底是干什么来了?”

  黄峰心烦意乱地说:“别提了。我是来跟踪我妹妹的。”

  “跟踪你妹妹?黄涟?你妹妹怎么了?”陈昱明不解地问。

  “这个死丫头!我要逮着她,非扒了她的皮!”黄峰苦苦地说,“你说,放着你这样的好小伙子,她看不上。偏偏看上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人。”

  陈昱明看到黄峰说话的时候,眼睛都发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怜天下哥哥心!

  陈昱明说:“大哥,你先别生气,有话慢慢说。这怎么回事呢?两个月前,不是还和我相亲吗,那时她还没有男朋友的。”

  “唉,学好不容易,学坏两三天了。”黄峰刚才凉水喝快了,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陈昱明说:“大哥,你急死我了,到底怎么回事啊,详细的说一说。”

  黄峰摇摇头说:“算了,还是不和你说了,反正你也帮不了我,还是别麻烦你了。”

  陈昱明皱着眉头说:“什么麻烦不麻烦。人与人之间就要经常互相麻烦,才能建立深厚的感情。否则你不麻烦我,我也不麻烦你,时间一长,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慢慢就会变淡。哥哥不要和我见外。”

  黄峰看看陈昱明,瞪着眼睛说:“黄涟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而且跟单位请了病假,手机还一直关机。她的闺蜜好朋友说她们一起在酒吧认识了两位广东老板,这两个人一个50多岁,一个40多岁。有一天,黄涟说要嫁给其中一位50岁的老男人。一开始黄涟的闺蜜以为黄涟开玩笑。可是后来黄涟突然没有了消息。”

  陈昱明嘴上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但这也只是猜测,莫须有的事情。”心里却想:当初幸亏没有找黄涟。想不到这位祖奶奶还挺时髦的,真要娶了这位祖奶奶后果真是可不堪设想。

  黄峰说:“前天我来到他们经常来的这家酒吧门口,足足等了三个小时,我发现黄涟和一个老男人并列走进酒吧。可是他们发现我之后,黄涟立即拉着老男人就跑。现在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今天,我在这个酒吧等了一下午,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陈昱明说:“江北市这么大,你这样胡乱找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黄哥信得过我的话,我来帮你找,反正马上就要放寒假了,而且我不着急回家,票买晚了,我买的火车票是除夕当天的。”

  “就我们两个人怎么找。她一看到我就跑。”黄峰很无奈地说。

  陈昱明出主意说:“要不然这样,咱们请卜老师一起帮忙。我对你妹妹黄涟记忆犹新,我能认出她来。老师这我来做他的工作,你给他一张照片。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回去。”

  陈昱明和黄峰一起返回。黄峰回去换了衣服。陈昱明找卜正金商量对策,卜正金很爽快的答应了陈昱明。他们商议,三个人要分头行动。

  陈昱明向卜正金借了一件黑色风衣,又上街买了一副便宜的黑色墨镜。他来到黄涟常去的那个酒吧门口,注视着进进出出的人。

  卜正金穿着一件老式的军大衣,来到江北市海洋与渔业管理局门口。他口袋里装着黄涟的照片,注视着进进出出的人。

  黄峰去找妹妹的闺蜜。黄峰认为妹妹的闺蜜应该知道事情的原委,但是他并没有详细对黄峰说。

  陈昱明站在酒吧的门口。那样子看起来很像是酒吧的便衣保安,在给酒吧放哨。

  陈昱明平时不戴墨镜,对墨镜没有研究。他买的这个便宜墨镜是不带度数的。平时戴着五百度眼镜儿的陈昱明,现在换上一个没有度数的黑墨镜。别说黄涟从他身边过去他看不出来,现在就是任何人从他身边走过去他都看不出来,甚至是看不到。

  陈昱明觉得自己很可笑,就把黑墨镜收了起来,换上自己平时戴的眼镜。他仔细地盯着来来往往的人和从酒吧进进出出的人。将近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并没有看到黄涟。

  突然身旁传来清脆的声音。“陈老师好!您在这儿干嘛呢?”

  陈昱明被吓了一跳。他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班里的学生。陈昱明很难为情地说道:“我在这里等人,你干嘛呢。”

  这个学生微笑着回答:“老师,我和家人出来购买年货,爸妈太磨叽了,我先从商场里出来了。”

  陈昱明鬼鬼碎碎的说:“好好,你先走,老师在这里要等一个人。”

  “老师再见,对了,今天你的样子很帅。”说完,这个学生转身离开了。

  陈昱明心想:怪不得黄峰那天要乔装打扮成乞丐。遇见自己的学生真是尴尬。一会儿要是在让认识人看到该怎么办。

  陈昱明转动脑筋,四处搜寻。他看到酒吧隔壁的商场门口有两个做广告的大塑料气球模型。其中一个人套着唐老鸭模型,另一个套着米老鼠模型。

  陈昱明走上前与这两个人打招呼。陈昱明微笑着说:“兄弟站了一天了,累不累啊。”

  “米老鼠”脱下塑料气球套子,说:“你站一天试一试,你看看累不累?”

  陈昱明一看原来是一位女子。这时,“唐老鸭”也摘下塑料气球套子,说道:“哎呀,累死我了,腰酸背痛的。”

  陈昱明见状,笑嘻嘻的说道:“我能替你们其中一个人一会儿吗,免费的不要钱,我想体验体验生活。”

  “太好了,太好了,这马路上的行人,要是多几个像这样的人可就太好了。”“唐老鸭”高兴的说。

  “那你替我哥哥一会吧,我哥哥晚上还要去洗浴中心临时当搓背工,晚上12点才能下班。”“米老鼠”看着陈昱明说。

  “不不不,你还是替我妹妹吧,我没事儿的。”“唐老鸭”边说边把妹妹的道具递给了陈昱明。

  陈昱明结果道具带在自己的身上,立刻兴奋了起来。这个米老鼠道具,对于他来说太及时了。这个道具上米老鼠的眼睛是两个圆圆的大窟窿。陈昱明看外面清清楚楚,外面却看不到里面的人是谁。

  陈昱明透过米老鼠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酒吧的门口儿。知道快天黑了,也没有看到黄涟的影子。

  陈昱明扫兴地回到学校。他换了衣服来到卜正金的办公室。没一会儿黄峰也回来了。三个人面面相觑,今天一天都无功而返。

  陈昱明说:“看来我还是求助于我的一个知心姐姐吧。”说完陈昱明拨通了吴倩的电话。吴倩的电话无法接通。陈昱明一看手表,这个时间,正是江北新闻播出的时间。

  黄峰请客带大家到辣天下吃晚饭。吃完饭后陈昱明又拨通了吴倩的电话。陈玉明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讲给了吴倩。

  吴倩在电话里哈哈哈大笑。吴倩说:“你们几个书呆子。哪有,大白天在酒吧盯人的呢。在酒吧找人一定要在晚上越是晚上酒吧人越多。”

  陈昱明听后恍然大悟。

  第二天,天刚一黑。陈昱明与卜正金一同来到人民广场附近的酒吧门口。

  卜正金说:“来这种鬼地方的,能有几个好人。黄峰的妹妹当初没有看上你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陈昱明笑咪咪的说:“大哥你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说完陈昱明从兜里掏出一包长征香烟。卜正金看到说:“来来来,给我也点一支吧。”

  就在这时,黄黄峰的妹妹和那个五十多岁的广东老男人,一起走进了酒吧。但是陈昱明没有认出来,因为陈玉明与黄涟相见的时候,黄涟是淡妆素颜,而今天黄涟却是浓妆艳抺。卜正金就更认不出来了。

  结果一晚上,两个人又是无功而返。

  这个广东老男人是个服装公司的老板。他的妻子几年前已经去世,孩子在江北财经大学上大一。这次来江本其实是来接儿子的。可是他的儿子利用寒假,在学校报了一个吉它兴趣班。因此要晚走一个多星期。

  广东老男人闲来无聊,就约了江北的一个广东朋友一起去酒吧喝酒。结果,有一天,黄涟的闺蜜心情不好,黄涟陪她一起散心,在酒吧与广东老男人偶遇。

  广东老男人成熟,气质好,一口广东普通话深深地吸引了黄涟。于是大家交了个朋友,互相加了QQ。结果,QQ上一聊,老男人艰辛的创业与不幸的家庭引起了黄涟的同情,她们单独相约再次见面。

  黄涟的哥哥黄峰是个文弱的书生。可能平日黄涟与哥哥接触太久了,黄涟更喜欢具有成熟魅力的气质型男子。黄涟与这个广东老男人没见过几次,就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出手阔绰的老男人。

  这个老男人对黄涟实话交待,自己的儿子已经上了大学,长年不在家里,以后也就直接工作,成家立业了。黄涟如果嫁给他,以后什么都不用干,每年只需收收公司对外出租的几十间房子的房租。公司的事老男人自醉打理。他们以后有充足的时间周游世界,还可以再生个孩子。

  黄涟认为这是自己的命中注定的缘份与富贵,于是整天跟着老男人干脆连班都不去上了。

  黄涟的任性与失踪,害得哥哥几个同事为了找她东奔西跑。而黄涟却又不请自到,带着老男人回家了……

  


  https://www.biqubook.com/47_47321/4583451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