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DOTA2之翻盘 > 一百二十一:天命断电

一百二十一:天命断电


  “吹了吹了!”

  猛犸跳进来的一瞬间,我将吹风按在了他的头上,两极反转的动画效果都出来被我硬生生逼了回去。我和幽鬼即刻开大,Wings五人都在我们后方。

  DDC陈直接被秒。

  人马开大追小强,却被白虎直接吹起,再接箭。

  “看一眼虚空。”Fy火女T住正在找位置跳大的虚空,我给上沉默给上吸取逼走位,但此时一个冒牌人马却打了我们一个出其不意。

  三角野区开团,有一匹人马孤零零地站着,见着人多过来踩了一脚狠的,晕住四人:火女、DP、虚空、幽鬼。

  Faith  bian猛犸拱过来就是一个扭头大,波加连击刀两拳快打。

  Shadow虚空醒来再照大,Blink跳过来就是个A杖双重星落,躲在一旁的小强再戳一记潮汐大……

  火女和我直接被秒,幽鬼仗着身板硬,踩着幽鬼之径要逃出生天,却被虚空两记重锤就送回了泉水。

  Yang的人马自打中箭以来就没人管他,回头看到我们被大中三人醒都醒不过来,他直接跳刀TP回家处理兵线。

  “我真是曹了这煞笔人马!”玩着人马的Yang怒骂一声野怪人马。

  Fy点了点时间:“盾应该没了。”

  35分钟,Wings收下二代肉山,这下子压力来到了我们这边。

  对面是虚空+猛犸的大招流,团控强的同时真空期也很长,但搞就搞在我们是DP和幽鬼,也是靠大招吃饭的组合,不然换个能打小节奏的阵容我们就直接开雾干了,哪里管他们带没带盾。

  5分钟的压制,难熬程度可想而知,只有AME有匕首能穿地形出去摸摸线,还不能深带,摸一下就得跑,因为对面有小强。

  此时的小强带个宝石开启扫图模式我们根本防不住。

  38分半,躲在树林深处的幽鬼被小强找到,直接击杀。AME有买,但买了就更不了龙心。

  “放一路吧。”我无奈道,对面双大齐握还带盾,买了也不一定打得过。

  幽鬼的血质量很高,龙心对于团战的抗揍和输出能力都有所提升,只能放路等大件。

  “团战得先处理这个A杖小强啊,不然正面没得打。幽鬼直接开大找他,我看情况用大招跟。”开雾临行前Yang的一通叮嘱,为我们画好了团战的蓝图。

  43分钟,我方上路锅点爆发了一波团战。

  “小强!”

  鬼影重重找到夹缝里的地堡,女妖们咆哮着也没啃下这块硬骨头,反倒是后排被白虎和猛犸给关了。虽然最后二冰在我们的喊打声中回了泉水,但他临死前极贱地开大A了一下幽鬼,破坏效果直接点没了折射。

  虚空跳来直接罩大……

  一换五,Wings只死了个小强。

  【VGJ.T.The  one(死亡先知):GG】

  这是自淘汰赛以来,我第二次敲出这两个字母,心里除了难受还是难受。

  输了倒是其次,关键是难打。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说白了就是BP打不过。DOTA这个玩意儿,BP就是根基,根基不牢、地动山摇是有道理的。大招流打大招流就是很极端,一种是我们被打灭了,但是没交大,因此下一波不失误基本随便打。第二种就是都交大了,结果没打过,第二波对面装备领先就更打不过了。

  “我的,兄弟们。”

  “没事没事,下一把干回来。”

  熟悉的对话,熟悉的拧绳。

  但我此时宁愿他们跳起来骂我一顿。

  AME的脸色不是很好,这把他有两波被抓让我们伤到了骨子里,但其实不怪他,局面的劣势需要他出去收危险线,不然一味缩高地打麻将就是慢性死亡。

  VGJ.T  0:1  Wings。

  我们一只脚已经踏出了舞台。

  输不可怕,但我明显感觉到队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了。

  Wings一ban精灵、小娜迦,给了我们拿绝活的机会。

  “要不直接TA水人点了算了。”我开了个玩笑活跃气氛,当然不可能这么早选。

  沉默。

  Yang眉头紧锁不语,Fy脸色不变,DDC一脸无所谓,AME脸就有些僵了。

  问题出现在队伍的一三号位身上。

  Fy和DDC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对于这种致命的回家局已经见怪不怪了,而我是个特殊存在的“未来人士”,打职业的真实时间也不少了,所以心理承受能力极强。但Yang和AME就不同了……

  两个都是才打职业不久的青葱少年,Yang别看他做事大大咧咧,但人其实是很感性的,容易情绪化,AME平时沉默寡言,但有时候最麻烦的就是把什么事都闷在心里。

  看到这场景,我最终没有拿TA水人,因为万一输了,对一个正在处于上升期的选手来说,那种打击是毁灭性的。

  我一抢陈,二选人马,Wings起手则是凤凰+沙王。

  三四手选人,我这边举棋不定,问队友几乎都是默声一片,备用时间被耗到只剩三十秒。

  很不对劲。我硬着头皮挖着BP陷阱,但就像是拳头打进了棉花里,使不上力。

  不禁拿出Y队那本册子,结果越看越头晕。

  五个人都蒙了。

  刷——眼前一黑。

  怎么回事?

  “什么情况?”

  “卧槽,灯呢?”

  “停电了?”

  舞台上漆黑一片,唯有观众席亮着寥寥的荧光棒,现场乱作一团。

  “不会吧,这么大场馆也会停电?”耳边这个声音,是皮鞋。

  我此时也成了睁眼的瞎子:“先去后台看看情况吧。”

  DDC:“咋走啊?啥都看不见。”

  此时Fy发话了:“先待着吧,看看情况。”

  没过多久,很快就来人了,领队小楷带着几个工作人员打着手电来接我们,显得有点搞笑。

  “小楷什么情况?”

  小楷也是一脸莫名其妙:“好像是总电箱烧了,然后备用电箱也烧了,不知道什么情况,正在找原因呢,主办方刚刚召集相关人员临时开了个会,说既然第二场比赛还没开,就顺延到BP为止,明天再打。”

  Yang惊呼:“啊?还能这么搞的?”

  相比于其他人的惊讶,我倒是舒了一口气,刚才BP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帮着巨石在海里游泳,真要打起来,必输。

  “诶,傻子呢?”

  皮鞋这么一问,我才发现王宸毓还没跟上来。


  https://www.biqubook.com/56_56625/5402411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